第001章 回乡种田

    后宫。--

    光透过檀木窗棂,照在一位妃子的床上,蚊帐之中,绸罗锦缎,煞是好看。

    门虚掩着。

    “笃笃笃”,“笃笃笃”。

    一位十几岁的小太监,手捧一只银碗走进去,到了床前,诚惶诚恐的跪了下去。

    “刘贵妃,你的滋阴汤来了。”

    也不知为何,此时妃子微闭双目,早已睡去,发出均匀的鼾声。

    少年太监伸长脖子,略略的瞅了瞅床上的妃子,这一瞅不打紧,一时间心神荡漾,血脉鼓胀。

    哇塞。

    酣睡中的妃子朱唇微启,许久木有求得皇上的宠幸,好似正在梦中渴求着某种甘露一般,因临时打盹,衣装不整,略略敞开的领口,露出了只是天子才有资格窥探的山峰什么的。

    少年进宫之前,父亲找人给净了身,木有了一对碍事之物,却因天生本钱极其雄强,此时目睹一副好看的画面,也忍不住有了些大男人一般的反应。

    想到进宫之时,父亲曾经说过,只要在宫里老老实实做事,终于辉煌腾达的一天,从十来岁到现在,转眼五六年过去了,却还是个受人使唤的小太监,越想越毛火,不由得将手伸向下边,当着尊敬的妃子,玩起了打飞机什么的游戏来。

    自顾自的玩着不过瘾,盯着床上的峰峦沟壑什么的,尽管失去了基本的能力,却心里痒痒,手心痒痒,贼贼的小手手,忍不住的去掏了一下。

    “呜呜,”“嗯嗯”,睡梦中的妃子,喉咙里一些奇怪的声音,让他吃了一吓。

    奇怪的是,妃子并未醒来,面上却流露出极其愉快的神色,原来,皇上有了不少的新宠,夜间的业务繁忙,早把她忘在九霄云外了,掐指算来,极其丰盈的身子,两三月木有给人碰过了。

    见妃子比较乐意,少年的胆子大了起来,邪恶的心瘾驱使,搓面团一般,恶狠狠的揉呀搓的,还不过瘾,小手手朝下边一掏,哟喂,好丰富的天然水资源哟。

    “大胆狂徒,你在干什么?”

    一声暴喝,外边的一位宫内侍卫监察很久了,飞身而入,抓小鸡一般的将他提了起来。

    “我错了。”少年吓的魂飞魄散,动了皇上的包产地,该当死罪呀。

    捉了现行,一切不容他辩解,第二天,直接押解至刑场,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咔嚓一声,少年的魂魄顿时离开肉身。

    一百年过去了,两百年过去了,数百年过去了。

    也不知为哈,在宫里恪尽职守,除了碰过妃子的山峰什么的,并木有捞到实质性的好处,少年之魂魄成了一种特殊的饿鬼,对某些事儿特别的神往,总想着投身在皇家,过上皇帝老儿一般的美好生活,久久的游荡在冥界,迟迟的不肯进入新的轮回。

    既然木有得到机会,几百年以后,只好将就着,随意的投入一家农家。

    “哇”,“哇”,“哇”。

    在一个宁静的小山村里,林家的又一个小男孩出生了,父母望他天天快乐,给取了个名,叫做林乐。

    ······

    ······

    转眼间,林乐到了两三岁,和别的孩子相比,个儿小小的,样儿弱弱的,唯独下边的本钱什么的,大的惊人。

    到三四岁,有时候,村里的嫂呀婶们,伸手想抱抱他,当抱在怀里的时候,也不知为哈,竟像小狼一般,一双弱弱的小手手,极其邪恶的朝她们的峰上抠呀搔的,一不小心还会弄出几道血痕来。

    ······

    ······

    学校里,林乐成绩不太好,毕业后回乡种田。

    这个暑假,属于长假,不再回校了。

    帮家里施肥,锄草,忙活半月。

    一天,阳光白得耀眼,从玉米地里回来,浑身汗水,又热又痒,进厨房烧了热水,用木桶提着去茅厕里搓洗身子。

    乡坝头的茅厕,多半是连带猪圈的,里头有个蹲坑供家里的女人解手,而男人要撒野或是洗澡,则在外面的露天粪坑边。

    独家独院,背后靠山,前边由树林遮着,白天冲一冲澡,没啥不方便的,而粪坑正对的,却是别家的一块地。

    这天,他脱光衣服,刚舀了瓢水当头淋下,有些舒畅时,突然听到不远处有人在挖地。

    嚓,嚓,嚓。

    抹抹脸上的水定睛一看,十几米外,站着个女人。

    她就是那块地的主人,叫啥名字,他也不清楚,家就在山背后的梨园里。

    这是个普普通通的乡下妇人,面色微黑,行动缓慢,男人一般的身材,像一头走不动的母牛,穿一身洗得褪了色的布衣,嘴唇厚厚的,总是和善的笑着,她和漂亮根本搭不上边,只是脸上有些若隐若现的雀斑,显得有点情趣。

    对她,林乐了解不多,晓得耳朵有点不对头了,跟她说话,要凑近耳边大声吼才听的见,所以,左邻右舍平日很少跟她接触,更不消说自家这样的少年喽。

    俗话说一个男人一种偏爱,一百个男人一百种偏爱,你眼里的丑八怪,却是他眼里的豆腐西施,而他见了妇人脸上的雀斑,心里总有点痒痒的。

    以往在上学的路上常见着她,再熟悉不过,从没引起他的注意,也从没往别处想,有点在意的,仅是脸上有点好看的雀斑而已。

    光叉叉的暴露在一个妇人面前,还是头一回呢,想逃,却一身是水,来不及穿衣,想躲,出了屋檐,躲到哪里去啊。

    明明从远处开挖的,也不知为哈,她扛起锄头来到离粪坑三四米的地方,近了,更近了。

    一个聋子,眼睛可还是看的见啊。

    她对着他,懒洋洋的瞟了一眼。

    懒洋洋的目光伸过来,好像一根长长的舌头,很快的舔遍了他全身,有点无地自容了。

    无地自容之后,却有一股暖流从小腹窜出来,直直的向上,冲到脑壳里。

    咯噔一声,身体里像是有啥子破了、化了、流了,却又有点舒服了。

    然而,人家在干活呢,这恐怕是他单方面的念头啊。

    她瞟了他一眼,当他不存在一样,然后背对着他,弯腰挖地。

    嚓,嚓,嚓。

    他慢慢的放松了,也当她不存在一样,慢条斯理的用洗澡帕搓洗身上的汗,想要早点穿衣。

    嚓,嚓,嚓。

    没过多久,他突然感觉到,她虽然在弯腰锄草,可腰杆弯的太厉害,整个人倒了过来,两腿直着,分得 很开,目光朝后面投过来。

    这一回,他有点不好意思了。

    让大嫂盯着,对这时的他来说,是一件多羞人的事儿啊。

    想也不敢想,却实实在在的发生了。

    在学校,他胆子小,很少跟女生主动说话,在村里,也不敢主动的看哪个大嫂大姐一眼。

    男女之间的事儿,是村里最大的禁忌嘛。

    她的身子时不时直起来,时不时弯下去,游离的眼光,仿佛是她那温软宽厚的大手,一遍又一遍的抚摸着他,慢慢地,血脉喷张,差点要晕过去。

    她看到了,啥也看到了。

    他给看了,啥也给看了。

    仿佛俩人心里的念头,电传一样的就相通了。

    说不出啥滋味啊,他脑子里嗡嗡作响,觉的全身快要胀开。

    正不知如何是好,她走了,扛着锄头,慢慢的走了, 就像突然来了一样,突然的走掉,头也不回的,留下了愣愣的他。

    都说聪明的妇人懂得若即若离,而这聋子大嫂人不咋样,本事却炉火纯青着,对男女之事的理解,不知高过了学校里那些叽叽喳喳满天飞的女生们不知多少倍,那些递纸条、写情书、在走道上偷偷摸摸的牵一牵手,跟她相比,都算小儿科了。

    穿上衣服,失魂落魄的回到屋里。

    家里出了他,只有个女人,他的亲大嫂,是个哑巴。

    父母老去,他有三个哥哥,大哥英年早逝,二哥在县城打工,三个在西藏开餐馆。

    大哥去后,留下个侄儿,读高一了,跟二哥住在一起。

    小叔子跟大嫂住在一起,不太方便,曾有人劝她改嫁,她总摇头,习惯了小山村的日子,不愿离去。

    又一个热烘烘的夏夜,林乐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白天茅厕外的一幕,时不时的浮现在眼前, 那些妇人,不是靓女,不是淑女,而是乡下身材厚实、步态舒缓的大婶大嫂们,一一的从他眼前晃过。

    想象着在柴屋里、阴沟里,在红苕窖里、岩洞里,慢慢的脱光对方的衣服,摸摸搞搞着,一直到双方都熬不住时,好好的来上一回。

    就在初二,放学路上,一个初三的大男孩向他说了一个很羞人的秘密,回到家,背着嫂子藏在被窝里试了试,那情况真不好说哦。

    从此不可收拾,每次在夜里干那事儿时,都要虚构一个女人陪在他身边。

    这一夜,虚构的枕边妇人,就是扛着锄头的、山那边的聋子大嫂。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 第002章 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