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 师生情谊

    唉,那一晚,在赖老师家,林乐才相信,其实乡下的生活并不是他想象的那般无味。||

    她女儿去县城读初中,黄老师帮店主守铺子,这一夜没回来。

    “林乐,这种事儿,你是第一回么?”

    “嗯。”

    “难怪有点慌呀。”

    “嗯。”

    “你已经大了,就是那么回事,不要觉的不好意思喽。”

    “嗯呢。”

    “还想不想?”

    “有点想。”

    “作个暗号,夜里来屋边看看,屋檐挂了串玉米棒,就可以进来。”

    回到家里,一连几天,心里除了装着和赖老师的那事儿,什么也不愿多想,傍晚,偷偷去她家看了两回,屋檐下都没挂玉米棒子。

    一个月黑风高的夜,又去了,见着屋檐上的玉米棒,放心地进门,门栓。

    她已吃过饭,正戴着眼镜在改单元测验卷子,见他进来,头也不抬。

    “赖老师,你还近视着呢。”

    “有一点,平日戴眼镜不舒服,哦,还有支红笔,帮着我改嘛。”

    “好呢。”林乐看了看她给的答案,“来了两回,却不见挂上玉米棒子。”

    “莫分心,好好改,看,我的红勾勾多深。”

    “是该划深些,哦,你的有多深,我也能有多深嘛。”

    “当然越深越好。”

    俩人看似心不在焉地改着卷子,说着闲话,都听得对方粗重的呼吸声。

    她的鼻孔有点扇动,面上红霞飞着。

    卷子还没改完一半,从他下边可以看出些异样了。

    “林乐,你咋啦?”她盯了一眼。

    “不改了,我们就在这里耍会儿嘛。”

    “耍啥?”

    “上回耍过的。”

    “老师瞧一瞧好么。”她大胆的动手了。

    “赖老师,喜欢不。”

    “当然喜欢呢,唉,咋说呢,老师是过来人了,没啥可隐瞒的,家里那人没本事,所以从来不过问,叫他哪晚不回来,就一定不回来。”

    “没听说过有这种男人呢。”

    “多着嘛,像你这般的却难找,好了,闲话少说,该干点啥了。”

    “好呢。”他显的有点急躁了。

    “慌啥,心急吃不得糖包子,”她拦了他手,拿了张草垫子出来,“地上冷冰冰的,不舒服嘛。”

    “草蒲团啊。”他的手有点不规矩了。

    “君子动口不动手,英雄动手不动口嘛。”她喉咙里深深的叹息着。

    “哎呀,学生偏偏要磨嘴皮呢,”林乐明明有点毛火了,却跟她逗乐着,像小时候吃糖一般,揣在衣袋里,流着口水,吊一吊自家胃口哟。

    “呵呵,你小子敢戏耍起老师来。”她狠狠揪了他一把脸蛋儿。

    “过去老师让我站讲台,面朝墙壁悔过,戏耍惨了,现在该戏耍你了。”林乐的手不规矩了。

    “胆子不小,敢招惹老师起来。”

    “还当我是小毛孩么。”他邪邪的笑着,将她推到草垫子上,“草蒲团好软哟。”

    “咿呀呀,还磨蹭啥,老师有点那个了。”

    “我也一样嘛。”

    过了会儿,俩人慢慢的清醒过来,躺在草垫上。

    “没想到偷着玩,好玩的很哟。”林乐叹了口气。

    “世上偷什么最好玩呀?”

    “老师当然明白嘛。”

    “林乐,村里的妇人家一听说到哪俩个偷,骂死了。”

    “骂着,是暗暗羡慕着,流口水呢。”

    “老师,过去在办公室里,你骂过三生产队的三花嘛。”

    “女人家,大多一样,嘴上骂,心里没骂呢。”

    “今儿个轮到老师你了。”

    闲聊一会,林乐不敢耽搁太久,穿上衣衣,抄小路悄悄回家了。

    这一年夏天,天气蛮热的,白天难得有一丝儿风,夜里闷热。

    也不知为哈,林乐的身子骨更热呢。

    后来,夜里又去过赖老师家一回。

    最后一回,天气闷热的厉害,黑云低低的。

    屋外闪电雷鸣,风声、雨声、雷声,淹没了屋子里的异常响动喽。

    到后来,雨停了,月亮露出半边脸,他溜出农家独院,悄悄回家了。

    哎呀,没人知道他和老师的事儿呢。

上一篇: 第004章 过去的女老师 下一篇: 第006章 小毛贼的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