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章 小毛贼的经验

    林乐没料到,刚出门不远,前边突然冒出个戴草帽的人。

    这是附近小火车站的一位农民工,因货运车皮急需调转,半夜卸完煤炭后慢慢朝家里走,见前边一个黑影,也吃了一惊。

    在乡下,半夜撞见陌生人,往往被认为是偷鸡摸狗的毛贼,会人人喊打的。

    “什么人?站住。”

    听到喊声,林乐像真的成了贼,拔腿就逃。

    “捉贼啦,有贼娃子啦。”农民工一面追,一面喊。

    附近几个村子的狗听得响动,此起彼伏的叫着,听到狗叫,一家又一家的灯亮了。

    林乐跑着跑着,失足踩入一个露天化粪池,扑通一声掉进池里,呛了几口粪水,冒出脑袋,抹掉脸蛋,爬起来又逃,慌不择路的冲进玉米地。

    摆脱了农民工,刚要停下来歇口气,忽见四面八方亮出一束束手电光,附近的村民听到喊声,纷纷拿起锄头棍棒来抓贼,夜黑认不得人,抓住了不打个半死才怪呢。

    凭着熟悉地形,林乐兔子一般,很快逃出了包围圈。

    又淋雨,又吃粪水,惊吓过度,第二天了重感冒一场,唉唉,打针吃药才好受些。

    以后几天,病恹恹的,哪里还有心思想别的呢,待在垭口上,听村民们说些小道消息。

    “前几天三组那边,晚上来了贼,差点就给抓着。”

    “说是从赖老师家附近出来的。”

    “她家里有啥偷的?没猪,也没鸡鸭呢。”

    村民们说笑着,见他站在一边不说话,笑道:“林乐,有人想打扰你老师了,还不去保护呀。”

    “你想去保护,就去嘛。”

    “你老师还是个美人儿呢。”

    “张三哥莫要乱说哦。”林乐脸红了。

    “见了女人都要脸红,他哪里有胆子去动老师嘛。”一个个叫小鸡公的单身汉说道。

    这小鸡公三十几岁,无爹无娘,光棍一个,懒得种地,靠偷鸡摸狗为生,俗话说兔子不吃窝边草,从没偷过当地人一颗针,加上嘴巴甜,喜欢开玩笑,跟村里大人小孩都合得来。

    村民们人走了,林乐拉住小鸡公的手,开玩笑道:“听说你从没失过手,还有楚留香一般的本事,能传授点经验么。”

    没想到小鸡公当了真:“正愁着哪天给抓了,本事失传呢。”他白天踩点时,发觉哪家的男人出去打工,只女人留守着,常找个借口进屋,挤眉弄眼,说些没盐没味的话儿,对方不太反感,多半有戏了。

    “小鸡公哥哥胆子真大呀。”

    “胆大的玩遍天下,胆小的自己玩自己嘛。”小鸡公递给林乐一支烟,炫耀起他的罗曼史来,说村里好几个女人跟他好着,包括那个远近闻名的陈美丽呢。

    “都说陈美丽心高气傲,又爱干净,你邋里邋遢的,也不嫌啊。”

    “嫌啥,床上木有机关枪,美女夜夜都心慌嘛。”

    “哎呀,鸡公哥哥真有能耐哟。”

    “空谈误事,晚上跟着我出去溜一圈嘛。”

    “我才不敢。”

    “不敢,哥哥教点观察的经验,一共有三条。”

    “莫说了,好羞人哟。”

    后来几天,他时时暗里观察村里待字闺中的陈美丽,见她一本正经、目不斜视,觉察不出甚么异样,不相信小鸡公所说是真,想去试探,却木有那个胆呀。

    收完玉米栽红苕,农闲的一天,小鸡公又来了,说北峰村有一排汉代墓,暴雨过后,有些墓口露出来,不用挖,直接进去捡东西就行,运气好捡到宝物就发了,不算盗墓。

    林乐终于动了心,答应去看看。

    北峰村在深山沟里,从半坡绕道进沟,里面除了庄稼地,峭壁下全是野林,黑幽幽的一片。

    塌了方的岩坎下,好几个暴雨冲刷出的墓口,环顾左右无人,小鸡公一把拉起他,钻进其中一座。

    翻来找去,刨土刨到一只破陶罐。

    “这墓有人盗过了。”小鸡公有些失望。

    其它几座墓,仅找到些几枚变了形的古钱币。

    坐在墓穴里抽了支烟,解了个小的手手,林乐觉的有些口干,“哪里找水喝呢?”

    “附近去要,顺便看看有木有美人儿嘛。”

    找了好久,走进一家泥巴墙茅草房的院子,说是四合院,其实只有三面,右边有间房子泥墙雨水冲刷塌了,只剩下残墙。

    院子里拴了条瘦狗,见了生人,吓的发抖,叫几声,伏在泥巴地上不敢动了。

上一篇: 第005章 师生情谊 下一篇: 第007章 好客的山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