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章 夜幕下

    哎呀,这翠花老大不小了,总爱逗着他玩呢,林乐有些不好意思了,细声细气的道:“好羞人哟。”

    翠花继续玩着,面不改色的道:“小弟怕羞,还敢进来玩耍呀,大姐身上沾了些草籽,好痒哦,那晚用风油精给止痒,今儿该给我抠一抠嘛。”

    林乐似乎明白了什么,“是这里么?”

    “下面一点。”

    林乐的手又往下滑了一点。

    “再下面。”

    “是这里呀?”

    “不,再下面。”

    林乐的手一点点往下滑,到了一处有些含糊的地方,“没错啦?”

    “嗯呢,”她照样趴着,“小弟,你知道该咋办的。”

    “当然知道呀。”

    好久没落雨,墓穴里干干爽爽,空气里散发着腐土和腐骨的幽香,蛮好闻的。

    两个大活人,待在死人睡觉的地方,也不知为哈,却无比浪漫着。

    林乐像个听话的孩儿,闷声闷气的,老老实实干着该干的事儿。

    美好的时光终于过去,俩人钻出墓穴,手牵手的走在田埂边。

    回到家,翠花将他介绍给老人公和女儿,说他是山那边一个老盆友的儿,然后动手切肉,由老头烧火做饭,使唤根花带他去后山摘青辣椒。

    这根花还在读书,也十七八岁,长相不像她母亲,身材饱满,样子嫩嫩的,柔柔的,脸蛋也丰润,很好看,浅蓝色的校服内一对明显的小兔子呼之欲出,林乐跟在她后边,有一句没一句地闲扯着,发觉她有点呆笨,问啥答啥,像李成凤那般活泼,没啥头脑,哎呀,咋说呢,俗话说女子无才便是德,文明古国的女人嘛,本来就该逆来顺受的,而那些个美人儿博士硕士,阴盛得过了头,逼得高富帅们阳衰甚至变成焉丝瓜,难怪要变成剩女了,走着想着,全身软绵绵的,只一个地方还高耸着,“根花,你在职高里学的啥?”蹲在地里摘辣椒,问道。

    “酒店专业。”根花接过他的一把辣椒,放进竹篮里。

    “毕业就只能到酒店找工作喽?”她这样呆笨,到了酒店,难说不发生意外哟,林乐想来有点心疼。

    “不一定嘛。”

    回到四合院,吃夜饭时,翠花为林乐倒了当地的红苕酒,让他喝的醉醺醺的,收拾完碗筷,说是根花回来了,家里住不下,要送他回去。

    “既然来了,咋个还撵我走嘛?”出了四合院,林乐问道。

    “畜生,回去,”翠花赶走脚边的瘦狗,“女儿回来了,不方便啊。”

    “你不是说下午只有素菜,还要吃回锅肉么?”到了土坎下,林乐拉起她就往墓穴边走。

    “还想耍一会啊,好,回去我就说你找不到路就行了。”翠花跟着到了坎下。

    钻进墓穴,林乐有点不规矩了。

    夜幕降临,山沟里一片暗黑,翠花也不用草塞墓口,黑暗中,伸手一捞,碰到树根根什么的,“山里的女人,做梦也梦着这般的家伙呀。”

    林乐正想干点啥,不知为哈,整个儿像一台出了故障的发动机,慢慢软了下来。

    “咿呀呀,小弟咋啦?”翠花问道。

    “恐怕不行了。”林乐有点愧疚。

    “年纪轻轻,哪有不行的。”翠花翻身坐起,尽心的关爱着。

    没过多久,林乐感觉好多了。

    夜幕遮盖了山沟,墓穴里静静的,外边的野地里,小虫虫们欢快的叫着。

上一篇: 第011章 深山墓葬 下一篇: 第013章 柏树林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