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章 送你回家

    蒋碧秋笑盈盈的眼神,跟聋子在茅厕外偷看他洗澡时没有两样,回到家里,一股蓬蓬勃勃的无名火从下面窜起来,一直窜到脑壳里,烧得晕乎乎的,多日不曾张扬的擎天柱,此时又猛然暴涨到极致!

    其实她并不吸引人,胖胖的,是那种大骨骼的、没有脂肪的胖,脸色黑里透黄,天生的泥巴色,看上去很健康,虽说算不上美人,却是过去晚上在被窝里作乐的偶像!也就是说,即使没跟她上过床,而在深夜的幻象中,也不知搞在一起好多回了!

    上初中时,经过保管室,总要朝她家瞅上两眼,那厚实的身子,常能激起更深层次的联想,可要在现实中动真格的,却从来想都不敢想!然而,一个口碑很好的妇人,男人是个远方的伐木工,只有逢年过节才回家,二十多年来守身如玉,跟她来点啥子,实在是一种莫大的刺激!

    来点啥子,某些妇人很容易,德珍妇人却很难,要成了,可算是修为升级!

    终于动心了。

    后来去中间院子斗地主,都没见着她的影子,莫非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又一天晚上,林耀锡来了,说是三缺一。

    摆开簸箕斗了几局,围观的人很多,不一会,她来了,因为不懂打牌,还是坐得远远的看热闹,也不说话,听人们闲聊,只是抿嘴浅笑。

    一连几局,不知为何,出牌时时走神。

    “林乐,咋个把赢牌打输了,又在想聋子啊?”

    “林乐,你的心是不是飞到梨园里去了?”

    正在难堪,还是蒋碧秋三言两语替他解了围。

    到十一点过,围观的人大多回家休息去,她也不见了。

    “不打了,明天再来。”

    摸摸口袋,输得只剩点元票,只得主动离场,走出中间院子。

    抬头望天,月黑风高,正是偷人的好天气!

    已是深夜,垭口上居然还站着个人!吃了一惊,连连后退几步。

    更吃惊的是,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几天来他日思夜想的蒋碧秋!

    “幺表叔,收场了?”听她的口气,好像是不经意碰到的。

    “不打了,手气背,蒋碧秋,你不在娘家过夜啊?”

    “女儿出去读书了,屋里就我一人,怕遭毛贼偷嘛,今晚好黑,可以送我回去么?”

    “当然可以。”走在一起,心口砰砰直跳,仿佛又成了跟女生说话也脸红的男生!

    “人老了,看不清,怕摔在阴沟里哦。”走过池塘边的小路,到了岔路口的石板桥上,她笑着说。

    “你哪里老,才四十几,精力旺盛得很嘛。”她家往左,自己家往右,他跟着过了桥,跟着往左走。

    “幺表叔莫开玩笑,你满二十没?”

    “满了。”

    “哥哥姐姐还好么?”

    “还好。”

    一边走一边拉家常,终于到了过去生产队的保管室,这里住着三家人,都是中间院子没地基修房搬来的,每家人都用烂砖砌了围墙,把晒坝围起来喂鸡鸭,互不相通,蒋碧秋的家在靠外的一边。

    一条小黑狗汪汪叫着。

    送她到家,按理就得走了,没有理由留下来。

    “幺表叔,进来坐会儿再走么。”她掏出钥匙打开门。

    “好嘛,从来没进来过呢。”

    院门很窄,刚好能过她的身子,走进去,一股鸡屎味扑鼻而来。

    “屋里乱糟糟的,幺表叔莫见笑哦。”

    “都是乡坝头的,哪里会见笑。”进门后,小黑狗不叫了,还摇尾巴。

    “看嘛,临时兴起的家,好窄。”走了几步,打开房门,第一间屋是厨房,一张饭桌,几跟木凳,简单整洁,里面有股柴火味。

    “里头还有几间屋?”

    “一间屋算是客厅,靠里还有一间寝室,坐嘛。”

    进了客厅,里面放着一台小电视,一套露出了海绵的旧沙发。

    “住在这里,晚上好安静。”坐在沙发上偷偷瞅她一眼,那黑里透黄的脸没啥子变化。

    “太安静了,一个人住,有点提心吊胆的。”她照当地习惯调了碗糖开水,递给他。

    “还是多个人陪着的好。”捧起碗,暗暗观察她脸色,还跟平常一样,没有丝毫变化!

    “有啥办法,我屋里那个人快六十了,还要在外面挣钱啊。”

    “该退休回家陪你了。”过去居民娶农民,往往是老头娶年轻的,一个快六十,一个才四十几,也不知这许多年她是怎么熬过来的。

    “还有好几年呢。”

    就是回来,也是一根焉丝瓜,不中用了。

    漫不经心地拉着家常,林乐有些紧张,不停喝水,下面却没懒洋洋地没啥动静,说到底,就是面对一个好口碑妇人,铁了心要上,却怕临阵出洋相!准备不充分,拿什么来动真格的?

    “幺表叔,还喝水么?”深更半夜,一男一女,有点不妥,她站起来,委婉地下了逐客令。

    “不喝了,”他也站起来,“我得走了。”

    外面黑漆漆的,走在回家的路上,实在心有不甘,蒋碧秋一个出了名的良家妇女,幺表叔上幺表叔下的,莫非是自己看走眼了,其实根本没那方面的意思?若是如此,还是死了这份心的好。

    走着走着,突然手机响了。

    “喂喂。”

    “林乐么,在哪里?”是赖老师。

    “在家里。”

    “过来耍嘛。”

    “深更半夜的,痒痒得不行了?”

    “小龟儿子,尽在乱说,快过来嘛。”

    “好,马上过来。”

    真是东方不亮西方亮,除了星星有月亮,偷人的生意兴隆,业务繁忙得很!想到那对惹眼的超级肉弹,下面又腾腾腾地窜起老高,很快搭了个凉棚,于是转身往回走,经过保管室,很快到了独院子。

    门虚掩着,推开即进,屋里没有亮灯,伸手不见五指,正要轻声唤人,突然间,那对热乎乎的超级肉弹猛地揉在脸上,几乎喘不过气来!

    “嗬哟,大东西差点把我打晕了!”说着,一柄犁头不客气朝她肚腹抵了两抵,发出明显的进攻信号!

    “摔来两坨肉,看你吃不吃?”赖老师仅穿了件睡衣,看样子准备很久了,一把搂住他就往床上滚!

    “难怪这么急,洪水早就泛滥了!”摸摸她下面稀里糊涂的地方,手掌湿漉漉的。

    “哆嗦啥子,还不快上!”她双手擒着牛犁头,急不可耐地往自家下面塞。

上一篇: 第018章 名声在外 下一篇: 第020章 新开出一块自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