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1章 好玩的游戏

    蒋碧秋仰面躺着,任随他自由自在的活动着,有了一种天高任鸟飞的感觉,没过多久,厚实的身躯慢慢搅动起来,施放出一股股柔韧的力量,几乎要将他掀下去喽。…………

    “哎哟,老侄女好厉害哦。”

    “好多年没这般的愉快过了,幺表叔,其实是你厉害呢。”

    这种游戏,比过去的办家家,好玩的多,一个用力搅动,一个勉力应对,深深浅浅,左右腾挪,都不自觉的想摆脱对方,却又不由自主的粘合在一起,两种对立的力,使得节奏放慢,以获得更大的动能,哎呀,咋说呢,就像总裁们崎岖山道上的奔驰g级,在发动机的巨大扭力作用下缓慢爬升着。

    静静的保管室,静静的夜晚,世上除了这游戏,还有啥更好玩呢。

    也不知过了多久,俩人无比满意的躺着,一动不动了。

    “幺表叔。”不一会,她的手伸过来,柔声叫着。

    “蒋碧秋,咋还叫幺表叔?就叫乐子嘛,你我现在是很好的关系了。”

    “莫乱说,哪里想到今晚会发生这样的事,跳河死了算了。”

    “这年头,何必那么认真,村里暗中好上的,多着呢。”

    “唉,想来也是,人嘛,其实不过如此呀。”

    “你看中间院子的一大群狗,谁也管不了。”

    “二不挂五的,烦人,真要有人知道今晚的事,我就跳河了。”

    运动游戏过后,一身轻松,既然她品德高尚,林乐不再提那方面的事儿,只是拉些家常,过一会看看手机,已是凌晨两点过,“以后想我,电话联系,随叫随到。”

    “唉,有了头回,就想二回,有啥办法。”蒋碧秋和他互留了号码,“记住一定要保好密啊。”

    “要是泄了密,我跟你一起跳河嘛。”

    回到家,因新开出一块自留地,一时兴奋的睡不着,拿出山寨版,把蒋碧秋记作回锅肉;赖老师有点放肆,来的直接,就像快餐,个儿娇小,却生了一对超级峰,记作鲜肉包子;聋子大嫂面色黝黑,毫不起眼,只有亲身体验才晓得她的本事,记作黑面馒头,往后一拨手机,不分白天夜晚,随时玩耍,迷迷糊糊中,一个个粗壮妇人在眼前晃过,认识的,不认识的,高的矮的,胖的瘦的,黑的白的,矜持的放肆的,能够满足所有胃口,跟皇帝老儿差不离呢,满意的笑着,在为所欲为的美梦中沉沉睡去。

    醒来已是上午九点过,在垭口上溜达一阵子,碰到李二娃赶着羊上山,抓起他衣领,连哄带吓之后,柳大哥恰好扛着锄头从小路上走来。

    “柳大哥,二娃在这里,你问他有木有那回事?”林乐迎上去。

    “是不是他把聋子大嫂压在地上?”柳大哥牵起母羊,“不说实话,我就牵羊了。”

    “就是林奥哥压倒了刘聋子啊。”李二娃急了,拼命想夺回绳子。

    刘聋子是村里的单身汉,喜欢跟小伙子摔跤玩。

    “原来这傻子看到了刘聋子,林乐兄弟,错怪你了。”柳大哥放开绳子,递给一支烟。

    危机过去,惊出一身冷汗,看来经营多块自留地,还是有风险的,可得小心为妙哦。

    一晚上活动了两次,也不是练就了摘花神功的仙人弟子,总该休整休整啊,下午一直在家里睡大觉。

    以后两天,没听到啥闲言碎语,跟蒋碧秋的事就风平浪静的过去了。

    躺在阁楼里,翻看旧书,又看到一段生物学家说的话:在动物界里,雄性为了传播个体基因,逐渐形成了见异思迁、喜新厌旧的本能,有时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然而,人类所处的文明社会不得不压抑这种本能,只有古代的皇帝等极少数人物才可在不花费太多代价的情况下得以实现,成吉思汗就是个最典型的例子,据科学家用基因片段作为铁证,至今的欧洲国家许多种群里还保留着他的基因。

    要弄出许多娃包悬着,哪里养得起呢?还是玩耍的好。

    几天来,吃得饱,睡得踏实,不知不觉,淘空的身子又胀满了, 就等电话响。

上一篇: 第020章 新开出一块自留地 下一篇: 第022章 引水渠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