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张琼花的秘密

    她是过去的班主任,相会一两回,都占了主动,就像贪吃的妹纸一般,这一天,没等他来劲儿,就要玩耍一番了。

    既然是老师,不管是帮她改作业,还是干别的啥,林乐一律认真对待着。

    于是,在这一回的师生活动中,组词造句一样,凭空造出些精彩的内容来。

    尽管纯属生造,有点别扭,赖老师却无比惊喜。

    师生之间,老盆友一般,无拘无束的。

    然而,活动久了,想要淡定,也淡定不了,赖老师热情似火的,对学生的领悟能力,不停夸赞着。

    而林乐最关注的,照样是那一片生命初始的美妙空间。

    狭窄的通道,通往无法估测的幽深。

    在那里,蕴藏着许多不可知的秘密。

    在有了奇遇,喜获仙界异能之前,此时林乐的原初内能,全部的释放到一片似水空间。

    长大后,在他眼里,老师已是个俗人,有点虚荣,除了不在乎钱,其它方面有点贪心,甚至有点浅薄,和乡下的姐呀婶的,并无两样。

    然而,在这几次不多的交往中,他感受更多的是,一位过去的老师无私的给予学生最深层次的关爱。

    她在嬉笑怒骂的过程中,不仅敞开了心扉,还敞开了一片柔情似水的另一种空间。

    师生间的交流,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着,一句话,只能身受,不能言传。

    这种关爱,不是能用金钱和别的东西能够衡量的。

    所以,即便是受了点委屈,甚至遭蹬了一脚,他也能忍受。

    师生相处的美好时光,尽管有些磕磕碰碰,有些惊险曲折,对他来说,却成了挥之不去的永恒记忆。

    现在,林乐在和老师交流的同时,只恨过去没在她手上用心学习,不仅连遣词造句都成问题,连一片起码的作文,也不能做到语句流畅。

    他若是个诗人,一定会及时的发出一番感叹。

    此时,他只能用乡下的土语来表达对老师的感激之情。

    在她听来,学生的土语虽然粗俗了点,却无比的真诚,流露出一个小小少年的内心感受。

    师生交流着,好像在燃烧着,无言的关爱着对方,默默的传递着人间的温情。

    当一切结束之后,歇息一会,赖老师轻柔的摸摸他的头顶道,“今晚这一手,从谁手上学着的呀?”

    “除了你,还有谁呢?”

    林乐接受着老师的爱,却不知为什么,眼前忽然晃动着汤美芝的身影。

    这一夜,闲聊一会,摸黑回到村里,一觉就睡到天亮。

    越是忍着不去想那汤美芝,越是心里痒痒,第二天下午,悠哉悠哉去了老茶馆,她早就坐上了机麻的位置,又是三缺一,却不敢再上,等凑起场子,只是远远地看着。

    骰子滚动,牌局开始,许多圈下来,汤美芝照样是赢了眉开眼笑,输了甩牌,却从没正眼瞧上他一眼。

    失望之余,想到张婶的承诺。

    要揭开这些秘密,作为刚毕业的学生娃,别的没有,时间倒是有的。

    潜水观察了几天,发现张婶并没啥异样,平日除了提起篮子扯草药,爱去村上的两三家茶馆里坐坐,作为老茶馆的老茶客,却从不打牌,只是聊天,五毛钱一杯的茶,开水掺了一遍又一遍,直到茶水都白了,还不肯走。

    和张婶聊天的茶客,男女老少,三教九流,各行各业的都有。

    张婶的话题很广,从过去的农业学大寨,到现在的惩治腐败,都有一套属于小老百姓的看法呢,一边发表言论,一边打着哈哈。

    于是,有她在,茶也要多买几碗。

    林乐有时也泡了一碗茶,围在一起,加入这一特殊的圈子。

    张婶却没事一般,当他不存在,那夜,一齐吃炖鸡,一齐玩爱爱,像是没发生过。

    回到家,晚上,电话响了,一看,正是张婶的。

    “喂喂,张婶,今晚又请我吃炖鸡么?”

    “脸皮厚,哪有那么多鸡炖来吃?快过来吃玉米馍馍。”

    翻过后山,怕遇上熟人,绕道而行,摸黑进了山凹凹,悄悄走进她家,顺手掩门,上栓。

    桌上果然摆着一大盘玉米馍馍,一盆洋芋红烧肉。

    “婶手艺不错嘛。”用手抓起馍馍,大口吃着。

    “做了几十年,火候当然拿的准了。”

    还是坐在一根长条木凳上,一边大快朵颐,一边说说笑笑,伸手动脚的,不知不觉,由她一双粗硬的手关爱着,林乐有点那个了。。

    “嘻嘻,又找不到地方可以钻,狗东西真是不自觉,”还没吃完,张婶用一根手指点了点,“昂起头干吗,想吃一块馍馍呀。”

    “它想跟张婶耍一会儿嘛。”

    “馍馍不吃,想跟我耍,好笑人哦。”

    “婶真会折腾人,逗了一下,就不理它了。”

    “今晚没吃到炖鸡,让婶来照顾照顾你这位小兄弟嘛。”

上一篇: 第026章 新近麻友 下一篇: 第028章 奇怪的婶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