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8章 泡茶馆

    本想去二嫂家再干点啥子,走近竹林盘,几条狗闻到生人味,咆哮着冲过来,要不是她低声招呼着,恐怕要咬出几个窟窿来,一个月也不能和别人交流喽,只好退得远远的,如何劝也不敢进屋了。--

    站在机砖厂的废厂房外,相互关爱一阵,有点恋恋不舍,分手前相互留了手机号,约定下次充分备战,去渡船上好好的玩耍。

    开垦出新的自留地,回家后掏出山寨版,将新获取的号冠以“鱼香肉丝”之名,排在第六。

    刚躺在床上,意犹未尽,美滋滋的回味着漂流的过程,手机响了,是干煸排骨的。

    “喂喂,张婶,啥事儿?”

    “在渡船上玩的开心不?”

    “你咋知道的?”这张婶实在神通广大,幸好不是别人,要不然会在村里闹得个沸沸扬扬了。

    “瞒得了我么?有了新盆友,忘了旧盆友,还是我引的线哦,何时来山窝窝里一起耍?”

    “过两天就来嘛。”动真格的都忙不过,还玩空转?

    安抚完张婶,过会儿手机又响了,是甜烧白的。

    “喂喂,美芝姐,啥事儿?”

    “快过来耍,注意莫让别个看见。”

    “唉,今天没啥精神。”

    “莫非还有例假不成,过两天一定得来,不然美芝姐不客气了。”

    挂断几分钟,手机又响了,是鲜肉包子的。

    “喂喂,赖老师,深更半夜的,有急事么?”

    “有批示,是不是逮起那狗东西到处乱来啊?快过来,老师的命令。”

    “哦,我有点感冒,等两天再说嘛。”

    “等两天不来,休怪老师不客气了。”

    莫非还罚站办公室不成?暗自窃笑一阵,刚盖上铺盖想睡,手机又响了,是回锅肉。

    “喂喂,蒋碧秋,有事么?”

    “幺表叔,还用问啊,快来保管室耍,注意莫叫人看到哦。”

    “唉,这两天有点不舒服,你先自己解决一下嘛。”

    “幺表叔说的好笑人,过两天一定来啊。”

    也该稍作休整了,第二天吃过早饭,优哉游哉溜达到村上。

    秋高气爽,阳光明媚,老茶馆早就客满,门外的坝子安放些桌椅供茶客晒太阳,其中一桌,坐着张婶,另一桌坐着林耀锡。

    摆渡的活,不是一人干得下的,刘二嫂由侄儿轮换下来,也出来喝茶,坐在张婶旁边,昨夜的水上激战,明明凶悍得很,此时却规规矩矩的,双手放在膝盖上,缩着肩膀,笑眯眯地听别个聊天,从不搭话,像个多余的人。

    明明刚产生底下联系,走近了,却不正眼瞧上一眼。

    犹豫片刻,坐上林耀锡的那一桌,刚泡上盖碗茶,几桌人争相给茶钱,“收我的。”“收我的。”无数只手伸向老板,连忙起身道谢,“都谢了,都谢了。”

    “林耀锡给了。”老板唱道。

    “这娃儿是哪个?好面生哦。”刘二嫂才明知故问的说道,看来她虽然是小学文化,那方面的智力,恐怕在硕士之上。

    “他二姐林玉兰,跟你是同学啊。”张婶也搭话了。

    “哦,原来是林家的娃娃,长变了,认不得喽。”

    “认不得我,可认得你刘二嫂嘛。”

    三言两语,暗暗交换一下眼色,潜伏下来,不再理会对方,心里偷乐着,听几桌人的公共话题。

    活儿各干各,事情各搞各,龙门阵一起摆。

    中间院子的陈德贵,傍晚从坡上挑了两筐红苕回来,倒在屋檐下,十几分钟就断气了,也不知发的啥急病。

    做菜生意发了的孙国栋,在城里买了商品房,村里办房产证,还回来跟兄弟争老房子。

    镇上杀猪的向东东,老婆出去打工了,晚上跟丈母娘一起睡在杀房里。

    周家院子的李素芳,晚上煮夜饭时去屋后抱柴火,恰好遭遇隔壁子的单身汉吴红兵,剥开裤子就开干,遭人察觉,闹得个天翻地覆。

    每天太阳是旧的,新闻却是新的,说也说不完,数也数不清,几桌子的人,一边说,一边听,一边惋惜、感叹、唾骂。

    最吸引人的,是一些搞地下工作、底下工作的段子,小口呷着茶水,明明心里暗自神往,却诅咒谩骂,不为别的,仅仅因为当事者是别个,而不是自己呀。

    张婶在骂,刘二嫂不爱说话,不骂却不行,为证明自家清白嘛。

    林乐跟着骂的同时,有点心虚,地下名单中的几人,真要曝了光,还不遭众人口水淹死哦。

    汤美芝正在茶馆里激战,手风不错,每次先和了牌,听到外面的荤段子,扭过头,和林乐换了个眼色,忍不住窃笑着,花枝乱颤。

    说笑间,赖老师提着一篮子菜从茶馆外走过。

    “呵呵,今天茶馆里真是闹热。”

    “赖老师,耍会儿再走嘛。”几个人赶忙招呼着。

    “不耍了,回去有事。”

    忙得很,莫非是批示?走远了,回眸一瞥,恨恨地瞪了林乐一眼:说是感冒,好好的,想躲开老师不成?违抗师命,放肆。

    赖老师走后不久,蒋碧秋扛着一把锄头从外面走过,因为人缘好,都招呼她坐坐。

    “蒋大姐是个勤快人哦。”

    “都农忙过了,还赶工么,快点过来耍。”

    蒋碧秋一一应答着,走远了,回头盯了盯林乐:说是不舒服,还出来喝茶,不会是另有人在吧?

    泡在茶馆里,除了偶尔跟刘二嫂、汤美芝眉来眼去外,暗暗留意和张婶发生关联的妇人,哪怕是一句闲话,一个笑脸,甚至一个眼神,整个上午,老茶馆里的茶客,男男女女,老老少少,走了一个来一个,几乎每个人都要跟她打招呼,好像每个人都跟她有点关系,至于关系的深浅,凭借现在的本事,暂时还看不出来。

    浮出水面的,仅有汤美芝和刘二嫂,而潜藏在水底的,也不知还有多少个。

    望着每个过往的人,忽略男人,等待下一个来主动搭上单线联系的人。

    白日的老茶馆,和电影里的地下联络站差不离的。

上一篇: 第037章 顺水而下 下一篇: 第039章 备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