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0章 后门内的柴屋

    说另外还有点事,躺了会儿,稍稍收拾,抽身就走,赖老师还意犹未尽呢,死命拖拽,却如何也留不住,眼睁睁看他从后门出去,不停的小声骂着。--

    回家歇息一阵,寻思着该去拜会哪一位好姐姐了,拨通了汤美芝的电话。

    “喂喂,美芝姐姐,在哪里?”

    “在家里刚吃了早饭,正要去打麻将,啥事?”

    “几天没相会,想你嘛,小弟过来陪你耍会儿行不?”

    “大白天的,娃儿还在家里做作业呢。”

    “给张婶打电话,再借用一下她的屋嘛。”

    “好,我不打麻将了,先到她家等你。”

    早晨八点过,正是人们的外出时间,为了避免碰到熟人,不得不从小村子的后山进入,连野狗也钻不过的野林子,荆棘丛生,居然给穿过去了,到土坎边,身上一阵刺痛,一摸,钉着好几颗木刺呢。

    伏在坎上,露一只眼观察一阵,由于靠山,两家人屋后静悄悄的,而张婶家的后门不知何时打开了,虚掩着,等着不速之客的潜入。

    滑下土坎,进了后门,里面没亮灯,黑漆漆的。

    刚走几步,一双手突然从后面蒙住眼:猜猜我是谁?

    “美芝姐姐,小弟来干正事,莫开玩笑了。”两团温暖的部位贴在背上,不是她又是谁呢。

    汤美芝格格一笑,等他转过身,纤纤玉手伸下去,轻柔的关爱着。

    “嗬!知心姐弟一见面就亲热,却把我主人家凉在一边喽。” 张婶不知从哪儿钻了出来,掩上后门,别上门栓,引他俩进了一间堆着农具和柴火的窄屋。

    屋里有一架床。

    “婶,让我们在这里玩耍呀?”林乐耸耸鼻子,闻到一股霉味。

    “悄悄的玩,在阴沟里也一样,”张婶一把将他推倒在床上,“这间屋里的床,客多时才用,白天随便玩,就是前门来了人,也不会发现的。”

    “我都不嫌,小弟还讲究啥呢。”汤美芝温柔的关爱着他。

    张婶也靠过来,一双铁手,尽心的关爱着客人。

    “张姐,莫要弄过火,待会儿就不行了。”汤美芝缩回香舌,喘了口气,说道。

    “几十岁的人,当然有分寸。”张婶笑盈盈的道。

    “俩个欺负一个,木有道理哟。”林乐开始反抗了。

    “嘻嘻嘻嘻,”“格格格格,”俩人笑着,一人按手,一人按脚,将他按压下去。

    “嗬哟,快放开,再不放,去派出所里告你们。”

    “快去告,警察听了,不把你送进疯人院才怪,”汤美芝俯下身,朝他嘴里送入一只软软的东西,“吃了苦头,也占点便宜才公平嘛。”

    “嘻嘻嘻嘻,”“格格格格,”俩人一个玩上面,一个玩下面,筛糠似的笑个不停,还不过瘾,找来根麻绳,将他手脚绑在床架上。

    “哎呀,张婶,美芝姐,你们想干啥?”何时见过这种阵仗?林乐真有点心虚了。

    “乐子,她吃你的,你也吃她的,才扯平嘛。”由于手脚受缚,不能动弹,张婶捧起他下巴,朝汤美芝最神秘的部位送去。

    相互关爱一会,汤美芝面色涨红,坐上去,身子上抛下落,尽心的玩耍着。

上一篇: 第039章 备课 下一篇: 第041章 吃醪糟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