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5章 实地考察

    易家酒铺子就在老茶馆斜对门,里面连着住房,小酒厂紧靠其后,自产自销,夜里朝酒缸猛灌自来水也无人察觉,不过,白酒行业竞争激烈,小酒厂能存活至今,拉点当地的买主,也是靠诚信经营,老老实实用粮食酿造,最多不过朝池子里渗一半食用酒精而已。||

    说起小老百姓仇富,也真有点冤枉,这易家富起来后,不把村民放在眼里,动不动用钱砸人,林乐清楚记得,小时候某年春节,易老板家里请客,想买土鸡,本来十二元一斤的,一时买不着,十八元一斤到村里买了十几只,唯独林乐家有点骨气,没卖出一只。

    过去小酒厂背后的阴沟里,常堆积着没吃完的整鸡整鱼,成了流丐叫花子光顾的好地方,让村民见了不免心寒,如今千万亿万富翁多如牛毛,随便去哪个厕所都能碰上个董事长总裁什么的,你易家还显摆啥!要显摆,开布加迪威航、阿斯顿马丁都不行,非得包总统专机或火星飞船了。

    再说易春香在茶馆里坐了一会,无人搭理,也无人敢去高攀,把玩着手机,自觉没趣,临出茶馆,又有意无意瞟了林乐一眼,却是一脸鄙夷,转身而去。

    一个高富半美,虽是农村人,却自幼过着公主般的日子,跟分不清麦苗和韭菜的新城市居民差不多,且自视清高,错过了下嫁的黄金年龄,耐不住寂寞,和张婶搅合在一起,也不知一齐干了些啥。

    以此解闷,总比独守空房的好。

    也许张婶对她夸大其词地吐露了啥,才会关注起一个小弟来,略略心动之后,却嫌弃他两根脚杆沾满黄泥巴,土里土气,属于背太阳过山的料,上不了档次,暗自予以否决。

    望着她离去的背影,恨得牙痒痒地,真想吐一泡口水,天涯处处是芳草,如何会稀罕一个花脸呢。

    然而,越是吃不着的葡萄,酸得不能再酸,越垂涎欲滴,望梅也能解渴,画饼也能充饥一般。

    尽管对她无比的憎恶,并无内能支持,某部位却凭空升级了。

    “看到哪个美女喽?”旁边的茶客不知,小鸡公却洞察入微,瞟了一眼,悄声问道。

    “茶水喝多了,想解小的手手嘛。”

    林乐去了趟茅厕,回到茶馆,挪了竹椅子,和小鸡公坐在靠门边的茶桌,斜对门就是酒铺子,在和小鸡公摆龙门阵的同时,眼角的余光,时不时地扫向对面。

    尽管酒铺子外门可罗雀,观察久了,才发现各行各业,家家都有本发财的经,村里都晓得粮食酒里面渗了酒精,却因为卖得便宜,主顾依然不少,走了一个来一个。

    山那边的老酒鬼二癞子,打了一大壶,山凹凹的老单身汉邓全福,抱走满满一坛子。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镇上农行主任的老婆,村长的老婆,还有个沙石老板的老婆,也去铺子里陪她摆龙门阵, 原本不拘言笑的,在闺蜜面前,却笑的前俯后仰,花枝乱颤。

    林乐一直观察着,盖碗茶喝成白水了,花脸坐在柜台边,偶尔探出头来,见他正朝酒铺子看,吃了一惊,赶忙把头扭向一边,像是怕跟他搭上干系一样。

    挨近中午,茶客们先后回家吃饭了,林乐也不知为何,心烦意乱的,在路上溜达一阵,避开众人,回到村上,去酒厂后面的小道上走了一趟。

    一排高大的香樟树,把酒厂和一套两层小洋房遮蔽得严严实实。

    酒厂外,一条排水沟流出一股股污水,混合着酿酒的浓香,气味怪怪的。

    在酒厂和小洋房中间,间隔着一条窄巷子,从那儿来去,极难有人发觉。

    小洋房二楼的阳台上,晾晒着一套套时装,中间夹杂着妇人的贴身衣裤以及罩子,彩旗一般迎风飘扬,而在二楼房间里,那位易家的婆婆,老眼昏花了,还抄起拖帕,正在房间里打扫卫生。

    林乐从后面转到前面,见村上仅有那苍蝇馆子生意红火,吃客满门,其它铺子没买主了,忽然心里痒痒,决定去打一斤酒,正面试探试探再说。

    酒铺子里空无一人,花脸正在厨房里做饭,听到有人打酒,应声而出。

    据说,有的人做买卖,平日板着脸,遇上买主时笑得比谁都欢。

    易家全家就是这样的人。

    然而,当她看到前来打酒的谁时,脸上的笑容凝固了。

    “你打酒?”

    “是啊,易大姐。”见她一脸惊诧,真后悔不该来,想溜走了事。

    “学生娃也喝酒么?”她提着酒提子,就是不动手。

    “大姐,我不是学生娃喽。”铺子里弥漫着酒的醇香,还有股好闻的香水味。

    “打多少?”

    “一斤,要最好的。”

    “十八元一斤的,老窖。”她撇撇嘴,买得起吗?

    老窖酒藏在屋后的酒窖里,易春香抓起个矿泉水瓶子,转身进去,见他跟在身后,回头一瞪眼,沉声道:“在外面等着。”

    怯怯地等在门口,易春香很快出来,递过矿泉水瓶子,“以后多打,可以优惠点。”

    “好,酒要是巴适,下回抱个坛子来。”林乐摸出一张崭新的百元大钞,等到她伸手,递过钱的同时,顺便轻轻捏了一下。

    “你啥意思?”她愤愤地瞪着他,黑着脸的样子真吓人,仿佛两边都成了黑色。

    “没啥意思。”林乐从没这般害怕过,吓得小毛毛虫快缩回肚里了。

    “呸,”易春香嘴唇搅动,收拢一泡口水吐在他脸上,“小瓜娃,一身的泥巴,手也没洗干净,敢来碰大姐。”说着,将矿泉水瓶子狠狠掷在地上,“快滚。”

    “你才是个瓜婆娘。”士可杀,不可辱,即便是搞底下工作,遭人蹬腿扇耳光,也是在零距离接触之后,并未伤及自尊,此时林乐怒目相向,真想一把掐死她了事。

    正要抓起捡起瓶子离开,忽然见到,由于生意清淡,好长时间没人打老窖,尘封许久,她进去打酒时,一条蓝晶晶的大蜈蚣恰好爬到手臂上,正在袖口游走着,于是故作委屈地埋怨道:“看你袖口上是啥子,咬死人不管喽。”

    “啊---”易春香别的不怕,最怕蜈蚣,面色大变,一声尖叫,手忙脚乱的剥了上衣,里面仅穿了件背心,高耸的峰,深深的沟,霎时间暴露在日光下。

    “莫怕,蜈蚣这东西,你不惹它,也不会咬你,”林乐英雄救美一般,找了块纸片,飞速撮起蜈蚣扔向铺子外,“不能踩死它,好歹是一条命哦。”

    “呵呵,你这娃儿还有善心啊,”易春香穿起外套,一脸愧疚,“刚才错怪你了,不好意思,拿去,酒钱免了。”

    “还挨了一泡口水呢。”林乐坏笑着。

上一篇: 第044章 又一个浮出水面的人 下一篇: 第046章 村长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