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6章 村长其人

    找回面子就不错了,倘若以牙还牙,还以一泡口水,或骂她一声花脸,恐怕得挨鞋跟喽,提着酒出了铺子,暗自窃笑着,连小小蜈蚣都怕,见着别的什么,不就晕死过去了?可转念一想,大惊小怪,越喜爱越装作害怕,本来是妇人的特长嘛。…………

    原本见她盛气凌人,想放弃发展这块自留地,却在酒铺子里做了回善人,有了点好印象,于是心念回转,一定要发扬钉子精神,有缝子要钻,没有缝子挤出缝子也要钻。

    刚毕业的学生娃,别的没有,富有的就是时间,以后每天早早来到老茶馆,和小鸡公或林耀锡一起,翘起二郎腿,坐上靠门边的茶桌,喝茶抽烟摆龙门阵的同时,朝斜对门时时观望。

    接连两天,细看进出酒铺子的每个人,发现花脸在村里虽说算得上上流人物,却不跟小百姓搅合,不坐茶馆打麻将,好似深闺淑女,因此人际关系极为简单,平日接触的人,也就村长老婆等几个闺蜜而已。

    只有张婶是个例外,偶尔也去酒铺子里坐坐,属于小百姓中唯一的一个。

    除此外,易家的婆婆也算个重要人物,每日进进出出,忙里忙外,不停打扫卫生。

    据说,花脸是个有点洁癖的人,家里容不得半点灰尘,有洁癖的若是遇上个有恋脏情节的,恐怕不好伺候了。

    观察期间还注意到,花脸年过三十,没找到个高富帅,爱打扮也是她的一大习惯,明明半边脸黑,却偏偏要将白的那半边略施粉黛,还画眉毛打口红,不伦不类的,却乐此不疲。

    尽管脸蛋怪怪的,裁剪得体的时装上午穿一套,下午换一套,身躯的凸凹与曲线展露无遗,真算得上村里的大美人。

    然而,最吸引人的不是身段,而是饱满的、略略外翻的嘴唇,色泽鲜润,胀鼓鼓的,还带着明显的唇纹,真像两片创口处的肉瓣子,瞟一两眼,也忍不住想要舔吮一番,而腹沟由紧身裤勒着,勾画出大块的纵深地带,上面看得见的,下面看不见的,不断激起更深层次的遐思,只好将清口水一次次吞进肚里了。

    于是,坐在茶馆里,时时瞟着这村里的大美人,两天休整之后,蓬蓬勃勃壮大起来,只得弓着身,以免在公众面前暴露机密信息。

    你在关注她,她却不理你,花脸坐在铺子里,没买主时,专心的玩着手机游戏。

    既然是村里的美人,很多男人从酒铺子外经过,尤其是几个老单身汉,都自觉不自觉的行注目礼,眼珠子都要蹦出来了。

    虽说每日接受多人的注目,花脸却很自重,极少投桃报李正面瞧上一眼,可是,跟蒋碧秋不一样,她毕竟算不上一个德贞妇人,总有行回头礼的时候,而那个让她回眸的人,竟然是本村的村长仁贵强。

    别以为村长个个都是大老粗,土包子,其实这世上的官,最好当的是村长,最难当的也是村长,说它好当,文盲半文盲都能拿下业务,说不好当,非得是当地豪强,红的黑的都能来,才摆得平村里的某些刁民。

    说起这仁贵强,年岁不大,才三十几,还算本地一大人物,舅舅是县上的交通局长,有了强大靠山,莫说村上,就是镇上也少有人敢招惹,多年来吃喝嫖赌,在道上打打杀杀,因注重哥们义气,名声大振,后来金盆洗手,做起了正人君子,携带虎威,拉拢弟兄伙,在选举中搞暗箱操作,一举跃上村长的宝座。

    仁贵强上任几年来,首先依靠关系,承包了村里到镇上的公路翻修,偷工减料,路烂了又翻修二次,二次不行来三次,每次都油水丰厚,在修路的同时,不顾村民反对,将河岸卖给外地的沙石老板,给村民小头,自己截留大头,腰包终于鼓起来,开了个雪铁龙c5,经常光顾县城,靠放高利贷继续敛财,成了个城市新贵,哪里还有半点土包子形象?

    再说这仁贵强身着一线品牌服饰,很上档次,座驾回村上,像首长检阅仪仗队一般,众人瞩目,花脸回眸,也许在情理之中。

    然而,不合情理的是,每次回眸,她朱唇微启,眼皮上翻,暗含着某种深层之意。

    更奇怪的是,仁贵强的家也是两层小洋房,与易家隔着两个铺子,自家的黄脸婆明明在门外等着,不先瞅上她一眼,却先向花脸暗送秋波。

    这种眼神的交换,只是一瞬间而已,不刻意观察,谁也不会发觉。

    俗话说权利是某些好事的催化剂,且回顾某些个古代美女,情愿在后宫里排队候宠,独守空房一年半载,也不愿跟了凡夫俗子天天快活,夜夜巴适,说不清花脸也是这类人,只要是心仪的豪强,理想中的大丈夫,偷偷摸摸从别人那儿分一匙琼浆也是心甘情愿,而吃了亏的贴身闺蜜,竟丝毫没有觉察到异样。

    探究到这一惊人秘密,又见村长开着雪铁龙回到村里,一身名牌的下了车,林乐的锄把子回缩成毛毛虫,一点底气也没有了,就像刘邦看到秦始皇巡游一样,暗暗发誓要得混个人模人样,往后开个奔驰s级在村里拉拉风,盖过那耀武扬威的瓜娃子。

    到中午,拉起小鸡公进了苍蝇馆子,喝光一瓶子老窖,醉醺醺的出了门,恍惚中,斜对门的花脸身段迷人,貌若天仙,飘飘欲飞,毛毛虫腾腾腾地茁壮起来,左脚靠右脚地进了酒铺子,嘿嘿一笑,靠近她坐在一根独凳子上。

    “易大姐,还有没有老窖啊?”说话的同时,死盯着那紧身裤勒着的腹沟不放。

    “要多少,把你泡进酒坛子也有余。”易春香卖酒,却不喜欢闻别人的酒气,耸耸鼻子,闪在一边。

    “把老窖坛子抱出来嘛,不然蜈蚣又会爬上你的手。”

    “喝醉了嗦?去去去。”见他眼睛有点管不住,易春香不禁微微一惊,推了推,低声骂道。

    “易大姐,乐子想跟你耍会儿嘛。”借着酒劲,不仅不走,反朝她身上靠了靠。

    “去茶馆耍嘛,”易春香推不走他,面色涨红,朝门外高声喊道:“来人,把这酒癫子拉出去。”

上一篇: 第045章 实地考察 下一篇: 第047章 夜半异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