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7章 夜半异响

    喊声惊动了正在家里喝酒的仁贵强,大步流星来到酒铺子门口,扬起下巴低沉地问:“啥事?”

    “没事,这娃儿喝得很多了,还过来想打老窖酒。--”易春香轻描淡写的答道。

    既然村长出动,隔壁子的杀猪匠、对门的茶老板,以及没回家吃饭的几个闲人,都涌过来看热闹。

    “原来是林家的娃儿,”仁贵强弹了弹腿,甩了甩手,和颜悦色地笑笑,“叫啥?”

    村里人都晓得,村长笑的时候,恐怕就要扇人的耳刮子了。

    “叫林乐。”小鸡公见他吓懵了,回答道。

    “小鸡公,一个院子的小娃,莫要把他带坏了,多找点正事做哦。”见是个喝多了的小字辈跟毛贼一起,仁贵强也没正眼瞧瞧,拍拍小鸡公的肩膀,扬长而去。

    “哪里敢,仁哥说的是。”人都走了,小鸡公还站在原地,点头哈腰的。

    遭村长一吓,林乐酒醒了大半,不敢在村上久留,慢吞吞地回了家。

    到傍晚,电话响了,是赖老师的,这鲜肉包子,胃口不大,却贪心不小哦。

    “喂喂,赖老师,又想我喽?”

    “想你的锤子,今晚过来耍。”

    “老师可得文明点哦,今晚有事,以后再说。”

    没等赖老师再说,挂断了电话,不久,彩铃又响了,甜烧白汤美芝、鱼香肉丝刘二嫂先后来电,一个要他去张婶那儿玩游戏,一个要他去水上做漂流运动。

    一一谢绝之后,刚躺了会儿,电话又响了,一看,是干煸排骨张婶的,莫非想要玩空转?应付几个真货都来不及,内能不足哦。

    “喂喂,乐子,今天去酒铺子跟易春香谈拢木有?”

    “张婶,你咋个晓得的?当然没谈拢,还差点挨村长的耳刮子哦。”林乐怯怯地答道。

    “他仁贵强又不是老虎,随便一吓,你就不敢上了,也太没种喽。”花脸和仁贵强的好事,也许只有张婶才掌握。

    “我林乐就此罢休,也让张婶小瞧了,一定要上。”

    “嘻嘻,这才像个男子汉嘛。”如此这般几句,张婶挂了电话,原来,她大儿子因为根底正,在村上做了几年事,很受镇上的重视,一直是村长的后备人选,后来让仁贵强夺了去,幽幽不得志,背井离乡去外省打工了,此时鼓动一个毛头小伙去动一动他的相好,摸摸老虎屁股,也可出一口恶气哦。

    对两家人的冤仇,林乐蒙在鼓里,自从在茅厕里遭聋子大嫂偷窥,入道以来,一直想保持单线联系,同时和姐呀嫂的交流,哪里会想到卷入世道纷争呢。

    照张婶吩咐,午夜过后,摸黑出垭口,翻过坟山,悄悄去了村上。

    此时夜深人静,两排铺子早就闭门熄灯,到处一片漆黑,鸡不鸣,狗不叫,偶尔一两只夜猫子追逐而过,也吓得他打了个寒颤。

    定了定神,从小路绕到左边那排铺子后面,蹲在树荫下,睁大眼睛,观察着几家人后门的动静。

    易家、杀猪匠家、村长家都熄灯了,只有隔得很远的一家人还在看电视,窗子里透出淡淡的荧光。

    易家的后门紧闭着,二楼上,白天晒的衣服收完了。

    贼娃子偷东西也要踩点,偷人的活儿更要踩点,夜探虚实前,白日里就清楚,易春香一个人住在二楼,她婆婆住在楼下紧挨酒窖的一间小屋里,此时若小声叫她开门,借故买酒,说不准挨了拖把不说,还惊动村长挨几下耳刮子,从此没脸在村里混!

    然而,休整几天,内中胀满,想到易春香那润滑的嘴唇、美妙的身段、紧绷绷的腹沟,连吞几泡口水的同时,某部位无限伸展,快要突出了。

    在树荫下潜伏着,脚也蹲麻了,头昏脑涨的,终于横下一条心,站起身想要靠近易家的后门。

    正在此时,眼角的余光所及,黑暗中,村长家的二楼仿佛有个黑影,吃了一惊,赶忙缩回去,蹲在树下不敢妄动。

    那黑影出现的同时,易家的二楼门无声无息地开了,淡淡的月光下,花脸穿一身睡衣,做贼一般,从门口朝村长家二楼望了一眼。

    村长家的黑影一会儿探头,一会儿缩头,朝四下观望很久,确信无事,轻脚轻手下了楼,朝易家后门走来,林乐细细一看,不是仁贵强又是谁呢。

    后门虚掩着,仁贵强轻轻一推,溜了进去,不出声响地登上楼梯,直接推门进了易春香的卧室。

    目睹此景,林乐像挨了当头一棒,恨得牙痒痒的,锄把子差点回缩成焉丝瓜了,同时好奇心大发,既然你俩个都是村里的上等人物,身着名牌,莫非那部位也豪华着么?既然夜色浓重,爬上二楼也无人察觉,一定要听听你二人如何玩法,于是靠近后门,猴子一般,跃上围墙,轻轻一撑翻过去,着地后,神不知鬼不觉登上楼梯,挨近窗户,侧耳倾听里面的动静。

    “香妹妹,想你想得好苦,”悉悉索索之后,仁贵强说道。

    “呜呜,捏的好痛,莫要贫嘴,还不离婚啊。”

    “离不离婚都一回事,反正你是我心里的最爱。”

    “呜哇,咋又喝了酒哦?满嘴的烟味酒味。”

    “男人不喝酒,枉在世上走,男人要抽烟,赛过活神仙嘛。”

    “哦哟,胡子好豁人。”

    “不去豁别人,就来豁香妹妹。”

    说话的同时,卧室里吧唧吧唧的异响,和稀泥一般。

    “哎哟,弄的好疼。”

    “哪里是痛,是仁哥让你开开心嘛。”

    林乐贴在窗户边,听到此时,恨不能破门而入,三拳两脚将那村长打昏在地呢。

上一篇: 第046章 村长其人 下一篇: 第048章 趁虚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