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2章 危险关系

    到下午,争夺中坝的大战即将在河岸边展开,村干部付金宝四处吆喝,要村民前去,无须动手,壮壮声势即可,还许诺去过的人,不分男女老少,每人一律发给十元钱。

    中坝的砂石,潜在价值数百上千万,明明是村民共有的自然资源,仁贵强作为开采法人,一直无人敢提出异议,到此时神仙打仗,本来与凡人无关,可村民为那十元钱人头费,竟扶老携幼到了河岸,黑压压的一大片。

    可悲可叹啊,林乐原本不打算过问,却想看看大佬们如何对决,也跟着去了。

    再说花脸以及村里的几个名媛,都靠着关系投了一份钱在挖沙船上,自然也跟着村长老婆来凑热闹,却死要面子,不肯徒步,坐上一辆小车去了岸边,和村民们保持距离,抄起双手,嘻嘻哈哈说笑不停。

    影哥的宝马和奥迪,以及村长的雪铁龙,早已停在河边,正对中坝。

    河对岸,奔驰宝马停了十几辆,郑三娃搬来扎场子的,竟然是县城江都市的老大廖超娃,而且此人并未亲自出马,仅派了一批马仔前来。

    乡下闹事,几百个百姓也比不上一个马仔,跳出来的,就那圈内的少数人,河这边人来得少,车来得少,靠山也低了个级别,还未接触,先输了底气。

    河两岸的乡亲们,由运沙船载着,一船又一船的到了中坝。

    两个村的人各站一边,中间隔了几米的距离,而各自请来的马仔,则站在最前,横眉冷眼的按兵不动,这种资源的争夺,双方不轻易动手,靠气势取胜而已,既然为利益而来,打出事还得用钱摆平啊。

    想分到十元钱的村民们,都大气不出,静静的看着前面。

    最先上场打口水战的,是双方几个上了年纪的老汉太婆,就像国家之间争岛屿,挖根挖底数落历史,一直数到民国以前。

    数落没个结果,两边各一个五保户老单身汉,纠缠在一起,玩起了摔跤比赛。

    这边的老单身汉按过去,摔赢了,却被对方的几个马仔踩在脚下,又是脚踢又是棒打。

    最后上场的是仁贵强和廖三娃,又各自请来的人簇拥着,面对面商议中坝的划界。

    林乐站在村民中稍稍靠前的位置,抽着烟,踮起脚尖看大佬们谈判,而几个名媛就在他身边。

    和花脸昨晚才搭上关系,新鲜感还在,于是不自觉地靠过去蹭啊蹭的,而她在和几个闺蜜说笑的同时,眼睛始终离不开前面的仁贵强,显得无比的仰慕,哪里注意到他这个土包子。

    男人就这样,越是吃醋,对方显得越是妙曼,此时在花脸的那半边黑脸,看起来也蛮可爱的。

    由于人多,在她身边挨挨挤挤的,也不算啥异样,可她本来有点洁癖,耸耸鼻子,突然发现昨夜的闹倌就在身边,吃了一惊,竟一脸的厌恶,装作不认识,瞪他一眼骂道:“这娃儿,要抽烟站开点嘛。”

    晚上还夸赞本钱粗壮,扯脱就不认人了,林乐怯怯地退了两步,“对不起,对不起。”心里却骂道:这死婆娘,我俩昨夜还链接过呢。

    再说仁贵强和廖三挖的谈判僵持下来,越吵越厉害,扎场子的正要动手,镇上的干部及时赶到,只好不了了之,各自撤去。

    回到岸上,林乐也有点骨气,避开村干部,不去领那十元钱的人头费,悄悄走掉,途中突然接到一条短信,翻开一看,是鲍鱼发来的:

    林乐,刚才在中坝里挨着我干啥?不注意着点,以后莫来找我了。

    原来是怕败坏老姑娘的名声,于是很快回复了一条:

    请易姐放心,以后一定注意着点,乐子还会来找你哦。

    不久,手机又响了,汤美芝和赖老师先后来电,邀请他晚上去好好玩耍一番,而花脸的突然加入,使得场次完全乱套了,不得不分别说些好话,让她们等几天再说。

    乡下的日子就是好过,吃过午饭,又回到老茶馆,泡了一碗盖碗茶,和电鱼的麻子五爷摆龙门阵。

    午后,茶馆里的人渐渐多起来。

    比起大佬们,底下工作搞得有点寒碜,但上了这条道,哪里肯回头?自留地仅有几块,还嫌不够嘛,于是和旧相好眉来眼去的同时,暗中观察张婶身边的妇人,希望将业务做大做强。

    然而,斜对门的酒铺子里,一道道冷艳的目光,时不时扫过来,监察着他的动静。

    花脸毕竟是生意人,有投资就盼着回报,自昨晚尝到甜头,若是就差罢休,八百元岂不是打水漂了。

    果然,暗中休整两三天后,她又打来电话,邀请夜半上门。

    伺候这名媛可不是好玩的,于是待在家里,缩进阁楼,蓄积内能,只等夜色浓重时朝村上进发。

    临行前张婶突然来电,询问近日的计划之后,怨言不断,要他再去山凹凹里玩发动机空转,同时千叮万嘱,一定要把握好与花脸的关系,收敛着点,好自为之,以免惹来麻烦。

    翻坟山,过池塘,抬头望天,月色朦胧,星光惨淡,又是个私下交流的好天气。

    路过保管室时,那条小黑狗又在摇尾巴了,想到今晚有更重要的活儿要干,只好委屈一下老侄女喽。

    到了村上,已是午夜过后,两排铺子都收起了卷帘门。

    潜伏在树荫下,发现村长家和杀猪匠家早已熄灯,不见动静,而酒铺子二楼,灯还亮着,像暗夜的一只眼睛,静候着一位亲密伙伴的到来。

    后门虚掩着,轻轻一推就开了。

    蹑手蹑脚登上楼梯,二楼的寝室门也虚掩着,推门进去,花脸正半露粉肩,斜靠在床头,笑盈盈地恭候他的到来。

    “嘻嘻,洗澡没?”特爱干净的人,首先关心的竟是这个。

    “洗得干干净净,就等爱一爱春香姐喽。”林乐来站在床边,就要撩开被子。

    “哎呀,你好坏。”易春香娇声骂道。

上一篇: 第051章 自觉寒碜 下一篇: 第053章 临阵转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