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3章 临阵转移

    快三十了,名花无主,还是个老姑娘,以为林乐不知底细,花脸装作呆萌一般,一床洗的干干净净,带着清香的踏花被子,捂得严严实实的,就是不让他得手。

    长夜漫漫,过程繁杂,也许是想做点游戏增添情趣嘛,于是林乐不慌不忙,见她捂着,并不硬来,只掀开被子后面的一角,露出一双色泽嫣红的脚。

    “嘻嘻,丫有啥好看的。”

    “姐姐的丫,跟男人家的不一样,好细软哟。”

    半跪在床的另一头,捏住她脚,欣赏把玩着,毕竟是名媛,脚背脚底富有弹性,玲珑剔透,像一对精工雕琢的艺术品,散发着一股好闻的清香味,尤其是那姜芽一般的脚趾,柔柔的,嫩嫩的,指甲光鲜闪亮,不由得心生怜爱,捧在手中,送入嘴里,一根一根逐一吮吸啃咬着,吧唧吧唧,很快将每一根脚趾都弄得湿漉漉的。

    “啊啊,林乐,你干啥?好羞人哦。”

    花脸柔声叫唤着,火烧一般,被窝里的身子微微颤动,很是奇怪。

    “姐姐遍身都是香的,随便哪儿都好吃嘛。”

    仅是轻轻的啃咬,却叫她情不自禁,正如张婶所说,不同的女人身上,有不同的痒痒之处,除了沟壑以及峰峦,有的在嘴唇,有的在腰眼,有的在脖颈,有的在意想不到的地方,不经意的戏耍,莫非恰好搔到了她的痒处?于是愈加殷勤地啃咬着,这还不够,啃了脚趾,又翻开脚底,舌头在底下舔啊舔的。

    “呜呜,你这坏东西,弄得姐姐好痒哦。”

    “姐姐莫着急,待会儿弟娃给你搔痒痒好了。”林乐抬头,见花脸朱唇微启,脖颈软塌塌的垂下来,一副很舒爽的样,心里暗想,这一定是她的命门所在了,于是捉住一对精巧的艺术品,啃了这只,再啃那只,有滋有味的。

    “哦哟,姐受不了啦。”花脸喘息连连,腰肢扭摆不停,双脚一蹬,露出莲藕样的小腿来。

    一双脚已是美轮美奂,此时将小腿捧在手上,细细鉴赏,轻轻摩挲,但见其形态匀称,如脂如玉,看不出任何毛孔和瑕疵,好似人间极品,于是伸长舌头,从下至上、从上至下的滑行了几番,不由自主地感叹着,“呵呵,那天晚上慌里慌张的,哪里注意到姐姐的遍身都好看。”

    “啊啊,弟娃成了我肚里的知心虫虫喽。”

    女为知己者容,花脸原本对自家半边黑脸极其敏感,就怕别人背后说她丑,忽略了其它部分的审美价值,而那土豪村长尽管极具英雄气概,每次相会,都像吃白米干饭一样,三下五除二就下课了,哪里顾及到脚趾小腿的,此时莫说用嘴来啃咬,就是一句由衷的赞叹,搔痒痒也搔到心窝里去了,胜得过十位土豪的倾慕哦。

    “弟娃是你的虫虫,多爬几下好了。”

    即便是生手,凭借天生悟性,林乐很快心领神会,又撩开一部分被子,暴露出美腿的更多部分,鉴赏一番,但见其轮廓饱满,色泽嫣红,轻轻按压,弹性十足,好似蛙腿,恨不得几口吞进肚里,却按捺住性子,舌头慢慢上行,越过两截莲藕般的小腿,朝向内侧,一点点地沾,一点点地舔,献殷勤的同时,自家也无比受用,满口津液止不住往外流,沾湿了那半遮半掩的人间艺术品。

    “弟娃,不要啊。”

    妇人就这样,口是心非的,嘴上说不,却任随舌头爬行,爬到内侧最痒痒的地方,还嫌不够,微微张开一点,却不免暴露了最令男人血脉喷张的部位。

    “姐姐不要,弟娃偏偏要。”

    “哎呀,弟娃在看啥子,好羞人啰。”

    花脸见他的眼睛快要喷出火来,那目光,也像一条舌头一般,也许出于老姑娘的羞涩,猛然把他的头朝后一掀,捂紧被子不放。

    正此节骨眼上,忽然,床头上的手机响了,花脸赤脚靠在门边,惊慌失措地接听电话。

    “喂喂,还没睡啊?”好像村长的声音。

    花脸竟只穿了条裤衩,闪出门外,小声说着,不一会,又走进来说道:“我有个亲戚脑梗塞,得马上去医院看看,弟娃,不好意思,以后再一齐玩吧。”

上一篇: 第052章 危险关系 下一篇: 第054章 难言的沮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