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4章 难言的沮丧

    临阵转移,还说亲戚脑梗,林乐却不敢揭穿谎言,小声应道:“好的,易姐你去忙,我走了。--”

    “等等,我出去看看再说,”霸道的旧相好要来抢位,新结识的小弟还在屋里呢,易春香如履薄冰,灭了灯,从门缝里朝村长那边望望,确信还没出门,朝后招招手,“外面没人,快点走,低头从后门出去,莫要弄出声音。”回过头去,不再理会林乐,手忙脚乱地整理被子,对着镜子清理刚才弄乱的粉妆来。

    林乐蹑手蹑脚下了楼,出后门,夜色茫茫,一时竟找不到背后的小路,靠在大树后定定神,心念一转,上回是你村长在先,我在后边捡残羹吃,自无话说,这回却无理挤占了自家床位,反倒吓得如此狼狈,真是窝囊啊,一定要瞅瞅他俩到底要干个啥名堂。

    从大树背后悄悄望去,易春香的寝室灯灭了,村长家的二楼阳台,冒出一个鬼鬼祟祟的黑影,环顾四下,确信无人,猫着腰一路小跑,很快钻进了易家后门,三步并两步上了楼,进了易春香的寝室。

    刚过几天,又和村长又撞个正着,看来他耐力差劲,想以场次来弥补不足哦。

    寝室里,台灯亮了,粉色灯罩内散发出幽暗的粉红光亮,像是黑夜里的一只媚眼。

    再爬上二楼去听水响,吃剩饭,也太窝囊了,就此离去,却心有不甘,于是猴子一般,爬上大树,坐在树杈上,刚好与易家二楼齐平。

    寝室里的飘窗挂着浅色窗帘,由台灯的灯光映照着,两个绰绰约约的人影靠在一起,正在不停晃动。

    胆子也太大了,也许在村长眼里,村里的名媛都是属于他的。

    一二三,一二三。

    蹦卡卡,蹦卡卡。

    原来这村长除了吃喝嫖赌,别的爱好没有,唯独喜爱唱歌跳舞,每当在江都城里吃饱喝足之后,往往会去歌厅一展歌喉,自以为是某某星第二,或搂着个小妹摇啊摇的,此时作为一个野闹倌,还情哥哥靓妹妹的卖弄风情。

    飘窗上的一对剪影,腰板挺直,踏着国标步子,转了一圈又一圈,而相互耳语的,多半也是海枯石烂不变心、哥哥马上去离婚之类喽。

    狂舞一阵,台灯灭了。

    坐在树杈上,愣愣地朝向飘窗,里面的情形,再也看不见,听不清。

    只能想象,就像李二娃晓得邻家的孩子在吃糖,不停流口水一样。

    和以往不同的是,脑壳里明明构思出一副生鲜画面,下面不仅没啥动静,反而继续朝肚里回缩,直到缩成了一根毛毛虫。

    甚至这根毛毛虫还要缩下去,变得一无所有,成了平板。

    不仅成了平板,还继续内陷,成了凹凹,无中生有地幻化出含含糊糊的沟壑来。

    沟壑之中,是一道可怜巴巴的创口。

    那是一种好羞人的感觉哦。

    黑暗里,仿佛他林乐就是易春香,正躺在一个土豪怀里,小鸟依人、柔情似水。

    于是,沮丧之余,终于明白,世间还有许多要求做变性手术、要求男变女的帅哥,不就是这种心念么?杀气腾腾的仁贵强,天生本钱薄弱,却莫名其妙地枪尖了一个人的意志,他的存在就是一种威胁,却不知如何去搬翻他。

    正此时,村长家的二楼上,突然传出了几声娇喝。

    “贵强。”“贵强。”

    “你在哪里?”

    村长老婆醒来,一捞被窝,空空的,估计男人又出去找美事儿了,手持电筒,四处探照着。

    林乐吃了一惊,赶忙闪在树杈后。

    “这个瓜娃子,短命鬼,遭天收的,又不知钻到哪里干好事去了。”荣琼穿着一身睡衣,骂骂咧咧的下了楼,走出后门,脑瓜子转不过弯,竟踏上小路,绕到铺子前面找人去。

    在外面沾花惹草,两口子打架打了不知多少回,而荣琼始终不依不饶,实在惧怕她火爆性子,见她绕到前面,村长披上衣服,慌慌张张从易春香家逃出,钻进树林,一路小跑,直奔镇上去了。

    怕荣琼绕回来后觉察树上有人,林乐滑下大树,慌忙逃离了是非之地。

    此时还不到午夜一点,回家途中,忽然手机响了,一看,是张婶的。

    “喂喂,张婶,这么晚了,有事么?”

    “没事,婶婶想问问,你跟春香一起玩的开心不?”这张婶消息真是灵通,也许暗网中的每个妇人,都在她的掌控之中哦。

    “还没玩耍,她就有事走了。”

    “啥事?锤锤事儿,没玩高兴,过来耍会儿,有醪糟蛋给你吃呢。”

    “好,马上就过来。”

    私下交流的活动,越晚越好。这边仅仅沾了点腥味,还可以在张婶那边得点安慰嘛,说不定还会叫来汤美芝作点补偿,何乐而不为呢?于是林乐来了劲,心中沮丧一扫而光,折转方向,脚步加快,直奔山凹凹而去。

    乌云遮天,夜色浓重,鸡不鸣,狗不叫,走过两条小路,穿过几道田埂,张婶和汤美芝所在的小村子就在眼前。

    不敢从垭口进入,穿过村背后的野林子,伏在土坎边一望,张婶家的后门半掩着,屋子里透出一线微弱的灯光。

上一篇: 第053章 临阵转移 下一篇: 第055章 拒绝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