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6章 潜水观察

    林乐抢过杨玉蝶的莴笋和手包说道:“喂娃娃不方便,弟娃帮你提。”也不买菜了,跟在她后面。

    “行,谢谢你。”毕竟是同学的兄弟,杨玉蝶微微一笑,一面朝家里走,一面以衣服遮着喂起奶娃来。

    “出来买菜还抱娃,一个人在家么?”走在途中,林乐问道。

    “屋里那人在外面,爷奶又跟着大哥,当然一个人啊,等娃娃可以走路,去镇上重开个酒铺,哦,忘了问弟娃在干啥?”

    “刚毕业回来,没事干,以后你开铺子,我去打下手行不?”

    “行,像你这般机灵的小弟,还真不好找呢。”

    并排走着,说些闲话,奶娃吧唧吧唧的吃得很香,吃饱后不再哭闹,安静的在杨玉蝶手上睡去,再陪她走下去,难免有些不正常,林乐及时递过莴笋和手包,转身要回村上,却让她拉着:“乐子弟,留个电话,以后开铺子了好联系你。”

    “杨姐真是关心人,”林乐要了她的号,相互保存,“以后弟娃要沾你的光喽。”

    “哪里,我家做的是小本生意啊,”同学的兄弟,杨玉蝶没当大人来看,拍拍他脑瓜子,“有啥需要帮忙,尽管说就是。”走远了,回头挥挥手,眼里木有丝毫的深层之意。

    尽管初次见面就接上了头,却素未平生,仅有的就是二姐的那点同学关系,无数次翻开她的号,手指头碰到了,就是不敢拨打。

    根据从小鸡公那儿淘到的经,这种活儿跟偷鸡一样,都得白天踩点,晚上下手,何况拿人钱财,替人办事,必须向花脸兑现不可,于是装作路过,在她家附近转了一圈。

    杨玉蝶所在的村子叫贺家大院子,除几户杂姓,其余都姓贺,由大片的竹林盘包围着,外围是空旷的田地,难以隐蔽,有个生人进去,院子里远远就能见到,里面好几十户人家,密密麻麻的,家家户户墙靠着墙,门对着门,其间的窄巷子曲曲折折,外人进去,好似进了迷宫,成了贼娃子不敢随便进的院子,很少听说哪家人丢失过啥东西。

    更为吓人的是,林乐从小就受过大人告诫:千万莫随便去贺家大院子,里面的土狗起码有几十条,闻到了生人气味,相互招呼,一涌而上,动作稍稍迟缓,说不定会咬出几个大窟窿来,群起而攻之,去找哪家狗主人索赔啊?

    既是多数姓贺,村里有啥事儿,一致对外,极为齐心,据传多年前半夜抓到一个毛贼,竟不问青红皂白,你一拳我一脚地给活活打死了,法不制众,公安来了,清查几天,问来问去,也是不了了之。

    偷东西都难,干这事必然更难,接下这样的一单生意,无异于高空走钢丝,林乐不免有些后悔,可回顾过去的经验,办成好事未必是在别人家里,既然对花脸有所承诺,就非得办成不可,于是后来两天,耐着性子潜水观察。

    出于谨慎,事前拜会了小鸡公,讨教如何做事前的准备工作,没想到他家里竟有一副业余望远镜,是偷鸡踩点专用的,于是死缠着借到手上,揣在怀里备用。

    贺家大院子半里路外,田地中央突兀起一座乱坟岗,树木葱茏,便于隐藏,又居高临下,是最好的观察点。

    大白天的进入乱坟岗,别人见了难免生疑,于是学着张婶的样,挎了个竹篮,一旦有人问起,就说是替城里的亲戚找草药。

    半路没遇上一个熟人,顺利到达目的地,潜入林子转了一圈,拨开浓密的野草,发现一家无主孤坟露出一个洞,里面白骨森森,却干燥清爽,里面能看到外面,外面却不能看清里面,实在是最好的观察点,于是猫腰钻进去,模仿电影里的侦察兵,老练地背靠坟内一块石板,将望远镜搁稳了,对准贺家大院子的垭口,调整焦距。

    这种半专业化的踩点工作,想来容易做起来难,半小时过去了,一小时过去了,垭口作为的必经之道,男女老少进进出出的,却没见到她的影子。

    半天时间过去了,望远镜里还是没见她的影子。

    这位村上名符其实的第一美人,为人低调,一心照顾奶娃,深居简出,要接近她很不容易。

    尽管无所收获,两个小时的观察,却慢慢熟悉了贺家院子的其他人,尤其几个刚从沿海捕鱼回来的年轻人,口袋里挣到钱,穿着光鲜,很是显眼,小渔船海上捕鱼,风高浪急,属于用命去换钱的活儿,回到家自然该享受享受了。

    然而这几个人年龄都比他大,过去从没打过交道,没法跟在一起混进院子里去。

    挨近晌午,大院子里,几户人的房顶冒起了炊烟。

    正当他大失所望,准备离去时,镜筒内,一个绰绰约约的身影终于出现,正是目标杨玉蝶,于是架好望远镜,眼皮也不眨一下,死盯着不放。

    做午饭的时段,满以为她缺了点油盐酱醋,要去村上走一趟的,出了垭口,却慢慢跨出竹林盘,径直朝乱坟岗方向而来。

    近了,更近了,蓬松的柔发,好看的瓜子脸,均称的身段,沉鱼落雁般的步态,镜筒里,人像越来越清晰。

    随着她步步的迫近,林乐的胸口仿佛有一只小鹿在撞,哎呀,就像在学校里不敢见美女同学一般。

    墓穴里活动,早已是轻车熟路,要能就地玩耍一会,岂不美哉。

上一篇: 第065章 杨玉蝶 下一篇: 第067章 贺家大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