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章 贺家大院子

    镜筒中,杨玉蝶不同于先前的所有妇人,一句话就是小,身材娇小,模样弱小,小得弱不禁风,小得让男人怜香惜玉,肉嘟嘟的樱桃小嘴,令人联想到其它小的部分哦。

    毕竟是貌若天仙的美人,一股暖流在心里涌动,又找到了在学校偷看李成凤的那种感觉。

    一个职业杀手,最忌讳的就是动情,一旦乱了方寸,就意味着危险的到来,最好的结局,也不过是就此封刀,终老一生,一位玩耍的少年,最忌讳的也是动情,一旦用情专一,中断职业生涯,希望成为五好家庭中的好男人,也就是浪子心目中的窝囊废了。

    还好,随着杨玉蝶的越走越近,看在眼里,身子骨里毛火着,压制了那些乱七八糟的遐思,那些个遮遮掩掩,卿卿我我,扭扭捏捏,见鬼去吧,乐子就喜欢来点直接的呢。

    此时,杨玉蝶在距离乱坟岗不远的地方停下来,那儿靠近土坎,有几块自留地,她自小喜欢吃小葱炒土鸡蛋,隔上两三天,就要炒一盘来解解馋。

    镜筒里,她弯下腰来扯小葱,领口刚好正对墓穴,一对活跳跳的玉兔,被放大得成了巨无霸,直奔眼前,仿佛挨了两下子,被打得晕乎乎的,下意识地眨巴眨巴双眼,往后退了退。

    杨玉蝶扯了几根葱子,屁股微微扭摆,转身离去。

    此时若给她拨个电话,约过来在墓穴里大战三百回合,岂不美哉?暗自叹息一阵,流着口水,自顾自的动了几下,隐忍着,管束自己,准备投入下一场活动喽。

    一连两三天,看杨玉蝶在垭口上进进出出的,慢慢总结出她的生活起居规律,男人不在家,独自一人过活,冰清玉洁的,看不出跟哪个男人有联系,除了带奶娃,木有其它爱好,既不打牌,也不爱坐茶馆凑热闹,名副其实的好人儿嘛。

    一天下午,正要收起望远镜离开时,一个特殊人物进入了视线,她的小叔子贺中贵回来了。

    想起这贺中贵,记忆实在深刻,小学同窗六年,调皮捣蛋,让赖老师伤透了脑筋,到了初中,也是班上天天站办公室的差生,不想念书,喜欢打牌、打架、惹女生,一有机会就翻围墙出去泡网吧,到初二就辍学出来,成为社会上的小超哥了。

    自己玩自己,还是跟他学的呢,从此捂住被子流眼泪,后悔了大半年。

    终于找到进入贺家大院子的机会。

    此时贺中贵邀约了几个打鱼的在家玩扯旋,赌的很大,不参与的闲家每一轮也得给五元皮子,三个小时下来,输了两三千,再也没钱投注,赌红了眼,风风火火地冲出垭口,想去村上找个熟人借钱翻本。

    林乐见他急急地出门,收起望远镜,连作为道具的竹篮子也不要了,猫着腰钻出乱坟岗,好不容易追上了,拍拍他肩膀叫道:“中贵。”

    “是乐子啊,好久不见。”贺中贵转身来了个拥抱,无比亲热。

    “听说你回来了,找你耍呢,去哪儿?”

    “挨得惨,扯旋输了两三千,出去借钱啊。”

    “我有,要多少?”林乐一把掏出了易春香给的红票子,数也不数就塞给了他。

    “呵呵,够哥们,”贺中贵接过钱,竖了竖大拇指,“赢回来马上还你,”生怕别人撤了场子,一把拉起他往回跑。

    进了贺家大院子,几条土狗直奔过来,嗷嗷直叫,跨进贺中贵家门,晓得他是客人了,不再理会,各自散去。

    赌局就设在堂屋里,还没撤去,也许是借钱借到了手气,贺中贵压上五百元赌注,接连拿两手丁二黄、一对天牌,端了别人的簸箕,很快涨到三千几,翻了盘。

    趁几人在屋里酣战,林乐到了门外,发现这贺中贵三兄弟住的是平房,隔壁响起一阵奶娃的哭声,必然是杨玉蝶的家了。

    三家人之间,屋内没有连通,却各有一段楼梯登上房顶,可以互通往来。

    没过多久,杨玉蝶抱着奶娃走出门,正好和他面对面。

    “乐子,你也来打牌?”

    “贺中贵回来了,找他耍,可他们赌得太大,不敢打啊。”

    “忘了你跟他是同学哦。”

    闲聊几句,杨玉蝶根本表现不出那方面的意思,转身进屋,不再出来。

    不知为何,再次见面,像过去见到那些个清纯淑女一般,林乐有点怯生生的,为了尽快搭上底下关系,也许是为了给自己壮胆,回头看看贺中贵几个正在专心看牌,一头钻进了她家。

    堂屋里,只有奶娃躺在婴儿车里睡觉。

    寝室里也没人。

    再往里走,一阵锅碗瓢盆之声,原来她正在厨房里做饭。

    听到脚步声响,她回过头,眼里闪过一丝警觉,“乐子,有事么?”

    “没事,看他们打牌,自己又不敢上,过来逛逛嘛。”

    杨玉蝶很快放松了,继续淘米,“那个不争气的贵娃,不务正业,只晓得打牌,每次借钱,我都没借给他。”

    “要是我来借钱,你会借么?”林乐嘿嘿一笑,偷偷靠近她背后。

    “乐子真会说笑话,刚进大院子,不会向杨姐借钱吧?”杨玉蝶把饭锅放在灶上,侧身瞟了他一眼,觉得有点不对头了。

上一篇: 第066章 潜水观察 下一篇: 第068章 奶娃感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