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9章 贸然闯入

    小鸡公亲授的另一招,就是死缠烂打不见效果时,来一番直接告白,让对方来不及犹豫,糊里糊涂给办了,林乐提出美好的要求,杨玉蝶却闷声闷气的,也许有点情况喽。

    俩人一前一后,各自心里嘀咕着,一路上只听得奶娃的哭闹,到了村上,杨玉蝶摆了摆手,叫他站在医疗站门外等着,上前敲门。

    几十年的赤脚医生,治疗小儿伤风感冒有一整套,细细诊断,开了药,究成粉末,沉声道:“一日三次,一次一包。”

    拿到药,杨玉蝶抱起奶娃急匆匆往回走,林乐追上去喊着:“杨姐慢点,莫摔坏了娃儿喽。”

    杨玉蝶并不答话,只顾用手电照着机耕道,走的更快了。

    “杨姐,让弟娃陪你耍一晚上嘛,”好不容易追上了她,靠得很近,却不敢动手动脚的,忽然想起张婶之言,照本宣科的道,“人哪,就那么回事,没啥大不了的呀。”

    “闭嘴,你娃儿讨打。”眼看不能摆脱,她站在原地,愤愤的道,“既然就那么回事,怎么会不跟你姐姐玩耍呢。”

    说是讨打,真要挨上一耳刮子,说不定还心安理得些,于是嘿嘿一笑:“小弟是说,杨姐的男人长期在外,晚上恐怕有些寂寞哦。”

    也不知为哈,听了这句话,她又不吭声了。

    村上到贺家院子就那么一两里路,俩人很快进了垭口,经过贺中贵家门时,灯光下,杨玉蝶眼里闪烁着一丝惊恐,脸蛋泛起了团团红斑,鲜血快要渗出肌肤一般,无比的娇美动人,见到这种特殊的信号,林乐心里暗喜,“杨姐,记住按时喂药哦。”抱着奶娃进屋了,还不忘关照一声。

    “好的,谢谢你。”杨玉蝶淡淡的道。

    跨入贵娃家,继续观看牌局,任凭桌上的票子飞来飞去,却视而不见,心思早就飞到隔壁子去。

    牌局维持到十点过,终于有两个输家囊中空空,只好散场。

    跟着几个牌鬼出了垭口,却不回自家村子,环顾四下无人,折转方向,猫着腰一阵小跑进入乱坟岗,潜伏在墓穴,只等夜深人静,再回贺家大院。

    墓穴里,依照小鸡公指点,早已准备了一把笔筒手电、一片薄锯条、一包肉骨头、一条带铁钩的绳子。

    静静的夜晚,天空飘着几片浮云,四面的田园景色朦朦胧胧的,又是偷人的好天气啊。

    望远镜的镜筒里,一家接着一家的灯光相继熄灭了。

    贺家院子的那些土狗真有点碍事,垭口上明明没有生人出入,却捕风捉影地乱叫着。

    十一点。

    十二点。

    院子内外,万籁俱寂。

    奶娃发烧,夜不能寐,杨玉蝶的屋后,始终透着一线昏黄的灯光。

    此时唯一能做的事,就是轻轻地撸着自家的锄把子,蓄积内能,以投入即将发生的激战。

    挨近一点,那一线最后的灯光突然熄灭。

    潜伏踩点,设计接近,可谓用心良苦,终于等到动手的一刻了。

    据小鸡公亲授,潜入妇人的家,摸黑到床上,最佳时机就是她躺下不久、似睡非睡之时,于是耐着性子又潜伏了半小时,钻出墓穴,站在乱坟岗外,举起望远镜环视四周,确信无人,穿过大片庄稼地,蹑手蹑脚地接近了院子外围的竹林盘。

    院子里的土狗就是多事,头一条听到一点响动,其余的跟着狂叫起来。

    很快,家家户户的狗都跟着狂叫起来。

    以小鸡公之见,进入陌生院落,必然要过这一道关,于是就地匍匐,趴在红苕埂子下面,掏出望远镜,慢慢横向移动,看看是否有村民听到狗叫,出来查看动静。

    等了几分钟,无人出来,狗也安静了,摸出事先包好的几块肉骨头,一步步走进竹林盘。

    汪汪汪,汪汪汪,你在潜伏,它们也在潜伏,然而一切在意料之中,抛出骨头,几条土狗呜呜几声撒着欢,争抢骨头去了,另外几条凑过来,嗅嗅他裤脚,确信是几天来进入院子的熟人,不再多事。

    若是从垭口进入,中间须得经过好几条巷子,曲曲折折的,一旦遭人发觉,抓住现行,有口难辩,后果不堪设想,那是笨贼才干的傻事啊。

    终于来到杨玉蝶家的屋后,贴着墙细听,奶娃也不闹了,屋子里静静的。

    此时那根绳子派上了用场,用塑料布包住铁钩,以免弄出声响,轻轻一抛,抛上了她家的房顶,用力拉了拉,感觉挂稳了,攀住绳子,脚蹬墙面,一步步登了上去。

    站在房顶,略略缓口气,定定神,感觉全身在微微冒汗,紧张之余,某部位也不那么昂扬了。

    然而箭已上弦,不得不发,再次侧耳倾听,确信周围没有动静,找到楼梯,踮着脚尖一步步走下去。

    杂物间里,伸手不见五指,亮起手电,小心翼翼绕过那些农具,生怕弄出异响。

    过了杂物间就是堂屋,里面静静的,只有一只挂钟正在滴答滴答地响。

    堂屋左边有一道上了暗锁的门,就是杨玉蝶的寝室。

    此时的寝室门,当然是紧闭着的。

    靠近那道门,摸出抹了油的锯条,贴在门上细听,这一听不打紧,吓了一跳,寝室里并不安静,床架吱吱嘎嘎的,奶娃睡了,她却醒着,正在辗转反侧。

    “呜呜。”

    “嗯嗯。”

    只听得她咿咿呀呀的。

    轻轻的叫唤一次,床架就轻轻的晃动一次。

    根据以往的经验,林乐自然明白她在干啥,时不可待,千载难逢,于是胸口怦怦直跳,找到门框缝隙,对准暗锁,将抹了油的锯条轻摇慢晃,一点点透入,顶住锁头,不出一点声响就捅开了。

    门推开一道缝,里面的哼哼声更响亮了。

    寝室里也是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

    一步,两步,三步,近了,更近了,根据她的声音判断,此时已经来到了床头。

上一篇: 第068章 奶娃感冒了 下一篇: 第070章 短兵相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