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5章 到手的票子飞了

    第二天一大早来到村上,很多铺子还没开门,花脸就坐在柜台前了,问道:“打酒么?”

    “来五斤上好的陈年老窖。”林乐拍出一张百元大钞,嘿嘿一笑,探头看看外面无人,凑近她,食指和拇指做了个数钱的动作:“截屏收到木有?该兑现喽。”

    “瓜娃,穷劳饿瞎的,没见过钱啊,”花脸阴沉着那半边粉面,却掩饰不住满意之色,从坤包里摸出一叠早已准备好的大钞,“给,拿去,记住有了新相好,莫忘旧相好哦。”

    “哪里敢,”林乐揣稳票子,暗送了个秋波什么的,“还是跟易姐一齐好耍。”

    “口是心非的,人家更嫩嘛,”花脸愤愤的瞪他一眼,“下次要来,一齐去张婶那里好了。”

    “哎呀,春香姐喜欢多俩个人一齐交流啊。”

    “瓜娃,只约我不就行了?”

    “想独吞么?没门,像张婶所说,大家合着耍,更有趣嘛。”

    “瓜娃胃口不小,就爱贪占多吃。”易春香见外面已有了几个买菜的,递给他一壶老窖,低声道:“酒钱免了,赖在这里干啥,还不快走。”

    林乐有了这两千,加上原来的一千多,票子揣在裤袋里胀鼓鼓的,去杂货店取了包中华别在身上,叼一只在嘴里,走在铺子中间的马路上,逢人发出一支烟,愈发显得神气了,进了老茶馆,捧起盖碗茶,翘起二郎腿,暗自陶醉着,要是继续让人当枪来使,快活又有钱,隔三差五挣上个万儿八千的,成了个职业枪手,何须上班做生意啊。

    “乐子,斗地主么?一块钱一番的。”茶老板提着茶壶,躬身问道。

    “有没有玩的大点的?”他掏出大把的百元票子晃了晃。

    “呵呵,乐子发财喽。”茶客们盯着他手上的钱,眼睛都花了。

    小的不想玩,大的不敢玩,悠哉悠哉转悠着,到半晌午,见村上来了几辆奔驰宝马,长长一溜排在马路上,车上的人先后钻进村委办公楼隔壁的一家茶馆,竟鬼使神差,跟了进去,想看看里面在搞啥名堂。

    门紧闭着,轻轻一推就进去了,屋子里凉爽如秋,却是开了空调的。

    奇怪的是,各茶馆人声鼎沸,聊天的、打牌的、看牌的,异常热闹,这里人也不少,却是鸦雀无声。

    原来这茶馆属于村干部付金宝所有,平日由他老婆宋三妹照管,旁人根本不敢随便跨入,牌局里的赌注大得吓人,输赢成千上万,时来运转,说不准赢得一幢房子,倒起霉来,一夜输光家产也不无可能。

    “你干啥?”

    刚进门,宋三妹从上到下地审视他一遍,觉得有点莫名其妙。

    “没啥,进来看看啊。”针刺一样的目光,让他手脚无措,既然进来了,立马出去,有些丢人,只好硬着头皮凑上去看看热闹。

    牌局的玩法,叫做穿a,比点子大小,一个庄家,三个闲家,由一位来自县城的建筑老板坐庄,面前的大钞码得老高,起码不下十几万,而他的膝盖上还备有一个密码箱,里面的本钱到底有多少,谁也说不清了,仁贵强以及村上的两个老板,财大气粗,却坐在闲家的位置,而杀猪匠李勇以及几个小老板,只能站在一边,看准了,下点旁注而已。

    尽管每一手的输赢都是几千上万,输了,一叠票子轻描淡写地推过去,没事一般,赢了,坐等庄家赔钱,红票子来,红票子去,都平心静气的,没一个人高声喧哗。

    小百姓玩牌叫娱乐,这里才叫赌钱,人人表面上波澜不惊,玩的却是心跳。

    看着李勇三两百的跟风下注,几圈下来,每次都赢,两百变四百,四百变八百,很快赢了一千多,怦然心动,也掏出两百,朝桌上一扔,树叶一般,飘落下去,骰子摇响,开牌后,亮出点子,输了,那两百元经建筑老板的手一拨,到了庄上。

    林乐也跟风下注,三百两百的,却每次都输,很快,裤袋里只剩下两千多一点了。

    李勇鬼精灵,扯一个腿子就走,赢了两千多,趁人不注意就开溜。

    赌徒就是这样,既然半截身子都陷了进去,哪里肯爬出来,后来的半小时,继续下点旁注,一直是输多赢少,翻看裤袋,还剩七百元,头昏脑胀的,犹豫半天,心一横,全压在刚赢了一手的尾门。

    此时,静如止水的牌局上,竟爆出了阵阵窃笑,原来,在他下注前,庄家和闲家早就亮出了点子,庄家大,闲家小,那建筑老板开始收钱了,见又送来一贴,抿嘴一笑,毫不客气地顺手收过去。

    愿赌服输,耍奸不耍赖,若是这一手赢了,庄家必然不会认账,输了,既然是自己送上门的,哪有不接收的道理。

    于是,每个人都转过头来,看看这脑壳里装着猪脑髓的人到底是谁。

    即便据理力争,也讨不回那七百元了,说不定还让牌局上的大佬们笑掉大牙呢,林乐面上发烧,耳边嗡嗡作响,楞在当场,任随他人细细端详,输钱还丢人,实在比脱光衣服任人鞭打还难受。

    傻愣子闹出的笑话,不过是一段小小插曲而已,人们瞟他一眼,不再理会,全神贯注的看下一轮点子大小了。

    囊中空空,继续呆在这里,形如乞丐,趁人不注意,偷偷溜出门去。

    好不容易将第一美人搞到手,完成任务,领取奖赏,却在半小时内输的个精光!走在马路上,双腿灌了铅一样沉重。

    经过老茶馆门口,所有茶客的目光齐刷刷投过来。

    “乐子赢了多少?”

    “请客啊。”

    正此时,手机响了,一看,是鲜肉包子的,于是朝茶客们摆摆手,蹲在马路边接电话。

    “喂喂,大白天的,啥事?”

    “小龟儿子明知故问,除了那事,还有啥事嘛,快听从班主任命令,马上给我过来。”

    “你家那焉丝瓜在么?”

    “去镇上修理铺打杂了,莫要哆嗦,不过来,掐断你的活动本钱。”

上一篇: 第074章 夜半鞭炮 下一篇: 第076章 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