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8章 有人叫门

    俩人休息片刻,进了卫生间,热水哗哗哗当头淋下,林乐为她搓洗着,笑道:“搞这般的活动,还带点职业习惯,想给学生上课呢。”

    赖老师抹了香皂,淋一淋热水,先清洗下面的要紧处,听了此言,一手的泡沫甩在他脸上:“少油嘴滑舌的。”一低头,想看看他是否能重整呢。

    林乐知道她的心思,调皮的道:“光说不做,木有意义嘛。”

    作为老师,别的不懂,礼尚往来还是懂的,赖老师一把将某部位抄在手上,上了点香皂,揉着搓着,有些爱怜的道:“乖娃娃哪里都好,就这地方不太听话呀。”

    “太听话了,老师不爱喽。”这种无微不至的关怀,仅在张婶那儿体会过,尽管内能所剩无几,一股暖流自下而上升起,立刻有了反应,很快脱出她手心,拿捏不住了,同时投桃报李,抹了些泡沫,涂在那颤巍巍的峰上,殷勤的揉啊搓的,稍稍用力,竟发出叽咕叽咕的奇妙声响,像小毛孩过年玩氢气球一般,动听极了,用热水冲掉泡泡,埋下头,吧唧吧唧啃咬着,喉咙里呜呜咽咽的,一面叫道:“唉,好香。”

    “香么?多吃几口。”赖老师可不像杨玉蝶那般遮遮掩掩的,挺起胸,格格一笑,将整座的峰猛压在他脸上,压得他一时喘不过气来,还不解气,狠命揉啊揉的,恨不能揉进他肚里一般。

    “呜呜。”林乐后退半步,呛了一口水,猛咳几声,笑道:“哎呀,老师想害死人啊。”趁她不备,狠狠的在臀上揪了一把。

    “嗬,好大胆。”学生娃揪班主任,气的她花枝乱颤,不由分说,虚晃一招,指上打下,一把捉了他下边某处,拖牛犊一般拖过来,沉声道:“学生胆敢无礼哟。”

    “哎哟,再也不敢了。”遭她拿了要害,林乐只有束手就擒的份了,很驯服的让她牵过去,“快放开,伤了经脉,咋个来下一局呀。”

    卫生间里,热水哗哗响,雾气蒸腾,俩人嘻哈打笑的,就像过去班上的同学在操场上打水仗,对准相互要害,招招致命,你来我往,没过多久,闹够了,她一反常态,小鸟依人一般,背过身去,靠着他轻轻说道:“莫要闹了,还有正事没做完呢。”

    紧贴着她,尽管毛孔粗糙,肌肤没杨玉蝶那么光滑,却很紧凑,且富有弹性,靠在一起,心里无比的贴实,不太来气某处,绵绵的,柔柔的,很快暴涨升级,有点情况了,柔声道:“唉,一切行动听老师的。”却不等号令,率先行动,一手搂住蛮腰,就要运行了,唉唉,水雾弥漫,一时没寻到去处呢。

    小狗狗没长眼,造孽兮兮的,赖老师怜爱心起,一把捉住,轻易的链接上了。

    有了先前的活动,链接处无比的爽滑,林乐却不急于交流,站在热水器喷出的水流中,稳住不动,小手手在她全身滑行,捏捏这儿,摸摸那儿,轻轻叹道:“就像小时候打水仗,多好玩哦,”力道绵柔的运行了几下,“这样活动,才体会的到爱的滋味嘛,赖老师,你能唱这首歌么?”

    “说的好难听,学生咋个学会了婆婆妈妈的。”赖老师无心体会爱的滋味,配合着,使得学生的运行,更加完美流畅了。

    “学生哪里敢婆婆妈妈哦。”无论她如何卖力,始终略显笨拙,妇人夺回了主动权,天下岂不是乱套了?林乐后发而先至,重新夺回了草控权什么的。

    “哎呀,这种活动,毕竟该你来做嘛。”赖老师努力的前癫后翘着。

    慢慢的,渐入佳境,师生间爱意浓浓,不再说话了。

    忽然,院子外有了响动。

    “这婆娘,大白天的锁了门,会去哪儿呢?”是她男人的声音。

    林乐一惊,立马扯脱链接,准备从后门开溜。

    “嗨,这病猫说好下午五点回家,婆娘又没死,中午赶回来干啥呢?”尽管两口子钱合着用,睡觉各管各,心照不宣,若是亲眼所见,也实在难堪呀,赖老师一张脸顿时扭成了苦瓜,却舍不得即将到来的云霄极乐,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管他的,活动完了再去开门嘛。”

上一篇: 第077章 情不自禁 下一篇: 第079章 戴头盔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