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5章 逃出生天

    自小学一年级起,不该摸的要摸,不该碰的要碰,捅篓子站办公室的总少不了他,这下可好,惊扰了神仙,遭受恶报,恐怕连神医也没法诊治了!

    昨夜从家乡到天坑,遭人蒙眼,据大致时间和车速来看,起码跑了两百里以上,要是几个杀手重返现场,见他没死,如何再能逃得了魔爪?此时最要紧的还是尽快逃离现场,于是提起裤子,细细的查看了一番地形之后,却又大失所望,原来这巨大的天坑呈椭圆型,陡直的崖壁高约两三百米,根本无从攀沿,而唯一的缺口,也正对着外面一道更高的崖壁,要想靠一己之力逃出生天,谈何容易?

    像热锅上的蚂蚁围绕天坑底部转了一圈又一圈,直到日上中天,突然饿得心慌,自幼生活在山村里,晓得如何野外求生,从一种叫锯齿镰的荆棘上摘下大把的红山果,暂时填饱肚子,口干舌燥,又找到一股山泉,咕嘟咕嘟喝了个够。--

    吃饱喝足,无法突出重围,就地坐下,又关心起那命根子来,拔一颗木刺朝包块刺了几下,却发现刺得越深,痛得越厉害,几小时以后,这凭空飞来的麻烦早已和顽根融为一体,成为身体的一部分了,如何能下重手自虐啊,万般无奈之下,仰面叹道:“嗷嗷,莫不是神仙要收我的大家什喽!”

    平白无故给身上多添了个器官,不自在倒没多大关系,要是丢失了基本功能,则比丢了小命还可怕!于是不紧不慢的撸了又撸,那淘气的至爱还算争气,很快就窜得老高,无比昂扬了,身处绝境,哪有心思把玩自己,本想试过之后,就此罢休,然而停下后,那至爱却不听使唤,继续暴涨,血脉快要胀破,胀大到了难以置信的尺度!并且通杆子滚烫滚烫的,真要成一柄红烙铁了,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自语道:“啊啊,到底是咋回事呢!”情急之下,脱光衣裤,跳进汇聚山泉的小水潭里,由冰凉的泉水浸泡着,好歹让它回缩到了正常的尺度。

    泡了一会,冷得发颤,爬起来揩干水迹,晒了晒太阳,看看身下,家什倒没啥,腹沟周围却平白无故的泛起了由一点点小粒组成的团团红斑,麻疹一般,触目惊心!更要命的是,凸起的小粒正在朝其它部位慢慢扩散开来,又慌忙跳入水中,浸泡很久,直到打起冷摆子来,爬起来一看,红色的小粒已经爬到胸膛了。

    孤身一人,听天由命的躺在天坑里,红斑弥漫至全身的每个角落,又麻又痒,引起高烧,脑壳里有些昏昏然了,身边并没美妇人陪着,那家什竟莫名其妙的昂扬起来,长时间不倒,肿胀得比平日长了一截,大了一圈,形如真正的仙界神器,却透亮透亮、生疼生疼的,呈现出一种病态,轻轻抚摸,麻木得像一根木棍子,再没过去的那种舒爽之感!不由得呜呜呜地哭开来,自语道:“天哪!得罪了老神仙,报应也太凶了点,若是以后成了一条废物,活着还有啥意思啊!”

    困在天坑里,时间长了,就算没病死,也得饿死,再次巡视一番,发现天坑形如水桶,三面绝壁,只有从那一面豁口才逃得出去,而豁口之外,也是陡崖,见天坑底部蔓生着许多粗大的青藤,忽然计上心来,要是弄断藤蔓,连接成一根长绳子,岂不生还有望?

    毕竟是乡下的娃,没有割藤的刀子,找一片页岩慢慢打磨,成了一把石刀,费了好大力气,砍断两根藤,打成死结,连在一起,用了半天时间,终于结成一根绳子,站在豁口边沿抛下去一试,距离地面还不到一半。

    白天造绳子,夜里点燃火把继续干,饿了吃些野果,口渴了喝些山泉,不停的砍藤打结,直到手上起泡,到第二天上午,抛下绳子试试,够得着地面了,将一端死缠在一棵树上,抓紧了,胆战心惊的向下滑,几分钟后,双脚踏地,心里也踏实了。

    半小时后,走出荒山野岭后,见到一个路人,问问家乡所在方向,找到一个小镇的汽车站,还好,手机没了,衣袋里还有几十块钱作路费。

    几经辗转,傍晚时分回到了家乡。

    存心害死他的妇人家属,一定以为他死了,于是暗下决心,暂时不在村里现身,暗中调查一下这心存歹毒的家属到底是谁,没能力去报复,也得和此妇人断绝来往,以免再招来杀身之祸,于是避开大道,在羊肠小道上迂回穿插,路上没遇见一个人,悄悄的进入小山村。

    回家的感觉真好。

    哑巴嫂子总是这样,没法过问,也不愿过问小叔子在外面干了些啥,见他回来,微微一笑,捆起围腰进厨房做饭去。

    很香的红苕稀饭,很香的油炒泡青菜。

    入夜,躺在床上,慢慢琢磨,遭人暗算,不知到底在哪个妇人身上出了问题。

    最先引他下水的聋子大嫂,男人柳大哥曾听信傻子二娃之言,让他挨了一拳,此人年过三十才娶到老婆,醋意特浓,一旦察觉到俩个来往的蛛丝马迹,极有可能狠下杀手。

    赖老师的男人是个软骨头,样子文弱,低声下气的,本事不行,时时有意让出床位,一味的纵容她随便乱来,但这种人一旦钻了牛角尖,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蒋碧秋那老男人五十来岁了,在林场干了很多年,有的是钱,也不排除嫌疑。

    花脸依然单身,跟村长暗通来往在先,要说有钱有势,村里就算他了,并且跟道上的朋友渊源深厚,然而为了外面的相好冒险杀人,似乎说不过去。

    汤美芝男人是个醋坛子,在外包小工程,有点钱,虽是个纯粹的生意人,也不排除可能。

    杨玉蝶男人贺二哥常年在外,不晓得干些啥名堂,对他所知最少,近来没见他回家,要说报复杀人,可能很小。

    相好众多,慢慢回忆曾经的过往,实在理不出个头绪来,在天坑里困了两天,疲惫不堪,合上双眼,很快睡着了。

上一篇: 第084章 得罪死人惹来祸事 下一篇: 第086章 门诊室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