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她说话了

    像还在做男孩的头一次,想要把所有的热,所有宝贵的东东,所有的所有,都奉献给最亲爱的嫂子。

    这一时间,他觉的自己长大了,成了大的男人,过去跟妇人们的嘻笑玩耍,忽然都显的不值一提。

    他哭喽。

    一柄仙界爱爱,深情的下探到一片既熟悉又陌生的似水空间。

    猛力动着的同时,泪水哗哗啦啦,痛痛快快的流着,好像两条山里的小河,喉咙里含含糊糊的,不晓得是痛哭,还是快活的哼哼呢。

    鸡圈上,抱着嫂子,让她蜷成个团子,保持着蹲茅坑的姿态,一柄炽热的神器,透入幽深,在温软的沼泽地里横冲直闯着。

    很快的,嫂子那蕴藏了多年的,一股又一股丰富的水资源,从链接的缝隙里喷涌而出。

    泪水、泉水、汗水,都快要把两个人淹没了。

    石板下,一两只关在鸡圈的母鸡,听到上边的巨响,吓得叽叽咕咕的叫着。

    那边,猪圈里的母猪和猪仔,听到啥异样,呼噜呼噜,不安份的在圈里来回走着。

    也就一两分钟,嫂子的全身,突然变得十分的僵硬,本来搁在他肩上的两腿杆子,像一个垂死的人,努力的蹬直。咕嘟,咔咔,呵呜,嗯,哇,她是哑巴,从来不能说话的,一股股猛烈的气流,从喉咙里喷出,冒出一些奇怪的声音,而恰在这时,林乐一个激灵,背脊上电闪样的酥麻,死死抓住她,拉向身前,开始了有生以来最沉厚的捣腾,同时,喉咙里也迸发出兽类一般的嚎叫,真是爽死了。

    “啊---”一种再清晰不过的声音,突然冒出她的喉咙,就像惊天动地的一声呐喊。

    “啊---”“啊---”“啊啊。”

    一股又一股的甘露,一股又一股的泉流,喷涌着,激撞着,交汇着。

    “嫂子,你说话了?”

    “是吗?林乐,我不会说啊。”

    “你不是在说么。”

    “不会的,我不会说话。”

    “你会说话了,这是真的?” 林乐一把抱了她,放在地上,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啊啊,嫂子能说了,老天有眼啊,莫非是真的?嫂子,你再说一遍,让我好好的听一听啊。”

    “哦哦,我真能说了?做梦吧?的确是真的,林乐,想都不敢想啊。”

    叔嫂俩抱成一团,哭哭笑笑的,哭够了,笑够了,林乐一把抱起她穿过厨房,进了她寝室,放在床上,出去掩上院子里的篱笆,别上了堂屋门。

    茅坑边,还是个开头呢。

    憋了好多年的知心话,只好留到后边来慢慢说了,明明不会有人,却拉上蚊帐,怕哪个见着似的,坐在床上,嫂子就像个好奇的小萝莉,头埋的低低,握住照样如钢似玉的神器,细细的查看着,玩耍着。

    面对的是自己的嫂子,血脉一跳一跳的,林乐突然冒出个古怪的念头,模仿着石雕的姿态,努力的弯着身子。

    一次次的弯腰,一次次的抬起,肚肚上的肌肉快要抽筋了。

上一篇: 第103章 最亲的哑巴嫂子 下一篇: 第105章 送别嫂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