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送别嫂子

    近了,更近了。…………

    背脊差点折断,终于成功了。

    很快的,两片有点厚实的唇,也挨过来凑热闹。

    泥巴墙里,无比的安静,吧唧吧唧的声响,像是一段美妙的轻音乐。

    慢慢的动,轻轻的碰,就像两只小狗狗在用舌头打招呼一样。

    明明是那样的轻柔,却都在喘粗气了,口腔里的气流喷在对方脸上,呼吸都困难喽。

    林乐倒过去,重新弯折她的身子,埋入其中,尽心的照顾着。

    而在这同时,神器入了她口里,反反复复的吞吐着。

    他翻身坐起,半跪在床上,她很顺从的也半跪着,腰竿深深的陷下,臀高高的拱起来,直接对着背后的他,胸前一对软塌塌的面袋子,差点触到毯子了。

    第二回,都不说话,显得正儿八经的,那根没减弱的神器,有了一种很直接、很水滑的感觉,轻慢的活动着,手搭在她臀上,沾上些清亮的水资源,和稀泥一般。

    “嫂子。”

    “嗯。”

    “地里的红苕挖完莫?”

    “完了。”

    “鸡仔呢,咋会少了一只喽。”

    “让宋三嫂家的小猫叼走了。”

    “嫂子。”

    “嗯。”

    “弟娃进得深么?”

    “嗯呢。”

    “嫂子,舒服么。”

    “嗯啊。”

    “嫂子,弟娃日着,让你说话了。”

    “嗯呢。”

    一下午都关在屋里,尽情的弄啊弄啊。

    哑巴了多年,终于开口说话,嫂子却是个正经女人,跟小叔子住在一块,多一夜都不行了,第二天一早,神采飞扬的提着包袱回娘家去。

    阳光明媚,走出村子,登上垭口,翻过乱坟岗。

    林乐和家里的老黄狗,跟在她身后,跋山涉水的,送了一程又一程。

    渡槽边的引水渠里,由老黄狗陪着,叔嫂俩铺上干草,来了一回。

    大山脚下,崖壁上的洞子里,也让老黄狗在崖下守着,又来了一回。

    最亲近的嫂子走了,回到家里,心里有点空空荡荡,就像六一儿童节的下午,戏演完了,操场上空无一人,只有些纸屑在半空中飘啊飘的。

    一天,两天,三天。

    日子就像一辆幽灵火车一样,一天天的就溜过去,月亮圆,月亮又缺了。

    习惯了村上老茶馆的热闹,也习惯了一个人在家的寂寞,呆在家里,哪儿也没去,手机没了,接不到相好们的邀请,无牵无挂的,静心研读秘籍。

    泥巴墙的家,成了个潜修宝地。

    对照字典,把秘籍翻抄为小白文,一字一句的琢磨透了,依照含义,盘腿打坐,吸纳天地之气,结成丹阳,引入泥丸子内,意念导引,形成相对的椭圆形气旋,慢慢扩大,一直覆盖了肚腹。

    到了此时,终于明白,任何潜修的门派,须得排除杂念,做到天人合一,若然无我,将无限的光明空间纳入视界,才可潜修升级。

    依照秘诀所述,气旋扩大到肚腹,仅仅是第一步,等到旋转自如,无比流畅,没有阻碍了,意念集中在深腹里,内视那一对啥子囊,移动气旋,再以它们为圆心,做缓慢的圆周运动,运行七七四十九圈,再移动气旋,回到泥丸子内。

上一篇: 第104章 她说话了 下一篇: 第106章 重聚保管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