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丛林浪漫夜之四

    “咿呀呀,咋说呢,上小学五年级时,就有大姨妈陪着了,那年的春游,全班的人到河滩上玩耍,我跟着年轻的班主任走在后面,走着走着,突然说道,‘哦哦,我不舒服,要回家了’,班主任说,‘咋会不舒服呢,’我笑了,‘你都二十岁了,咋会不懂女人的事哦’,羞的他脸都红了。||”

    “何姐属于早发芽,早开花的那种喽。”

    “哎呀,比起同龄的女生,早了一年呢。”

    “既然五年级就有大姨妈了,那种做女人的滋味,又是哪个男孩给的呀?”

    “自个儿感觉着啊。”

    “女孩咋能感觉?像男孩一样吗?”

    “要说做女人的滋味,还是在乡下跟村里的小伙伴玩跷跷板的时候,那年我十三岁,一根树桩,中间搭着高板凳,村里的小男孩坐一头,我坐另一头,翘着翘着,正玩的起劲,忽然树桩上的一个疙瘩刚好抵在腿缝子中间,隔着裤裤,感觉咯噔一声,身子里面好像有啥东东碎了,破了,酸酸的,还有点甜甜的,说不出是难受还是舒爽,青涩青涩的,于是继续坐在树桩顶上,正对那疙瘩,摇啊晃啊的,一股水水流了出来,身子一软,栽倒在地上,惊的小弟弟马上跑过来扶起我,问道,‘雅美姐姐,摔着啦?’我起身朝他一笑,‘哦哦,没摔着,姐姐不玩了,想解小的手手喽。’说着起身走了。”

    “说说你的头一回吧。”毕竟是新潮的文化人,乐意敞开自家最细微的感受啊。

    “唉唉,要说姐姐的头一回,还真有点不堪回首哦,那是高一的暑假,刚十六岁,过去家里有点穷,见村里大婶大嫂们都帮着一个种食用菌的大户去大棚里摘菌子挣钱,我也跟着去了,老板是个四十几岁的男人,生着一口暴牙,满嘴的烟味,丑得恶心,那天他谎称要摘菌子,把我带到棚子里,等他关上门,一看,里面只有我一个人啊,心里有点慌了,他嘻嘻笑着,在我身上拿拿捏捏,摸摸搞搞的,不知为哈,稀里糊涂的就让他动了,忍着眼泪着跑回家,蒙在被子里悄悄的哭了一场。”

    “你木有去告他啊。”

    “我懵懵懂懂的,哪里想到去告嘛,没人知道这事儿,包括我的父母,从此不再去摘菌子,过了半月,一天,忽然觉的心坎里痒痒的,身子骨也痒痒的,要死要活,啥样的理智也没了,回味着那天让他干的滋味,忍不住又一个人去了种菌子的大棚,叫他欢喜的不行哦。”

    “又和他来了一次?”听到这个故事,林乐心里边酸溜溜的,真心羡慕着那长暴牙的男人呢。

    “哎呀,去过之后,暗自后悔了好久哦,后来他总是悄悄来缠我,却再没进种菌的大棚。”

    “以后呢?”

    “恶有恶报,过几年,听说他害了癌症,死了。”

    “再以后呢?”

    “以后我晓得自家的弱点,小心防范着身边的男人,直到大学四年级,离毕业不远了,才和一个同级的一齐在外面租房同住过,毕业后直到现在,忙于工作,见到你以前,那方面的经历都是空白了。”

    “姐姐一个文化人,为哈要跟弟娃这乡下娃一齐玩呢?”

    “自己也说不清的,就你那身上浓浓的气味嘛,坐在车上,还没看清你是谁,身子忽然飘飘然的,有点那个了。”

    早春乍寒,光着斜躺在篝火边,该说的已说完,火苗熄了,火炭快要燃尽,趁他添上些松枝,何雅美这才细细察一柄美好的爱爱,红唇又撮成了圆筒状,“哎呀,这样的情况,超乎姐姐的想象哦。”

    “天生的,弄痛姐姐了?”林乐笑笑,挺挺身子,让她更清楚的瞧着。

    “好吓人,跟小孩的臂差不离呢。”人不咋样,那部位比起过去高大帅气的同住男友,也不知要高上几个档次,难怪几下子就让自家丢了,何雅美不自觉地退了退,就像小时候见着一条巨大的毛毛虫一般,紧盯着,眼珠也不转了,感觉巢穴里空空荡荡,还想要它再进去玩耍着一般,却不知这毛孩儿内能如何呢。

    “爱了何姐一局,还怕啥,碰一碰它嘛。”刚才殷勤的照顾着她,这时不讨回点啥,真有点不甘心了。

    “哎呀,不要说这些个行么,”明明是弄到巢穴里万般愉悦的,何雅美却皱起眉头,装作很厌恶的样子,掩了嘴巴,闪让开去,“弟娃是个小坏蛋,真的好讨厌哦。”

    “弟娃讨厌,姐姐却不讨厌啊,”林乐几乎忘了大姐姐还是个呆萌嘛,不爱一爱我,爱一爱你总可以吧,于是捧起一对艺术品一般的峰什么的,很有兴趣的把玩着,“真的好美哦。”

    “姐姐美么?”

    “嗯呢。”

    从数学的角度来说,一对大大的峰峦,横截面积并不算宽,却略略的呈圆柱型,香蕉一般,微微朝上翘起,长甩甩的,只是轻微的下垂着,轻轻一拨,一颠一颠,看在眼里,胸口里的那颗心脏也跟着一跳一跳的,尤其咪咪顶上的两粒桑葚儿,鲜红无比,亮闪闪的,就像含苞未放的花骨朵一般,点缀着,使得整个儿的圆柱子洋溢着无比艳丽、无比美丽、无比秀丽的早春气息,恨不得一口吃了进去,可转念一想,就像城里小区门口的鲜花一样,摘掉插在自家花瓶里,还不如等它留在枝头上供大家观赏更显的无私啊,于是用嘴唇轻轻含了含,又万般爱惜的吐了出来。

    “嗯嗯,弟弟弄的姐姐好痒哦。”你明明在怜香惜玉,她却显的有点烦躁了,哪里顾得了姑娘家的羞涩喽,抱着他的后脑勺,把他的脸重重的按压在大咪咪上面,使劲揉啊搓的,恨不能把那一对儿弄的个稀巴烂似的。

    “哎呀,姐姐听过王子以身饲虎的故事么?”如此慷慨的赠予,林乐给压的喘不过气了,感动之余,柔声问道。

上一篇:第118章 丛林浪漫夜之三 下一篇:第120章 丛林浪漫夜之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