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 鹤巢相会之二

    淡定,蛋定,一定要定啊,毕竟是来谈百把万的生意嘛,他暗暗的告诫自家道。

    呷了几口茶,通过漫不经心的家常话题,潘伊红慢慢摸清了这小毛孩的来路,晓得他是单枪匹马,没啥背景,也没啥威胁的,故意没提石雕的事,很有礼貌的摊了摊手,“小林兄弟,既然来作客了,随便四处转转行吗?”

    “行。”林乐装作很绅士的跟在她后面,却腰不直,脚不伸的。

    首先让他浏览的,是她的书房,走进去,好像到了图书馆一般,一排排,一列列,还分了类,哲学,文学,古玩,杂学,美容养生等等。

    知道他上过高中,有点文化的,她一一的介绍着。

    哇塞。他睁大眼睛,轻轻的感叹着。

    过了书房,是奇石奇木的陈列室,千奇百怪、五颜六色的石头,他忍不住的想摸一摸。

    “莫动,”她笑了笑,拦着他,“很抱歉,这里的东西,只能看,不能摸的。”

    “唉唉,小弟乡下来的,不懂嘛。”他不好意思的跟着笑了。

    “没事,没事。”

    过了陈列室,潘伊红按按一道门的密码,引他进了另一间漆黑的屋子,亮灯后,里面金碧辉煌,呵呵,全是稀奇古怪的珍奇古董哦,金银的、陶瓷的、玉石的,应有尽有,看在眼里,林乐像是进了阿里巴巴的宝库一般,贼贼的手又有点痒痒了,怯生生的问道:“潘董事长,这些东西一定很值钱吧?”

    “说实话,真正值钱的东西,全放在保险柜里的,”毕竟是小弟娃嘛,潘伊红顺手拍了拍他肩膀,“莫客气,以后叫我潘姐就行。”

    “好的,潘姐。”这种再正常不过的动作,对职业的摘花人来说,以为有啥深的意思呢,林乐顿时忘了是来谈生意的,仙界长矛不自觉的又弹又跳,很快胀到了极限,恨不能一竿子草入董事长的巢穴里去,也好让她很大方的多给出个几十百把万啊,杂念纷纷间,忍不住的吞下了一泡口水,还朝她身上靠了靠喽。

    “你再看这边,”感觉他有点莫名其妙的,一个比自己在香港的儿子还小的毛孩,潘伊红却根本没在意,引他到一个角落,那里有个玻璃专柜,陈列着历年搜罗到的春宫图图,以及各种民间的人体雕塑,其中的不少姿态,是芭蕾舞演员才做的到的高难动作。

    “潘姐学过芭蕾的,所以有这方面的审美趣味啊。”并排站着,一柄神器,就要擦碰到她的美臀了。

    “谢谢,”一个强势的女人,不仅喜欢男人夸她的美貌,更喜欢男人看到她的特长,一不小心,拍马屁拍到了点位上,潘伊红笑容如花,很怜爱的摸了摸他头顶,“国内专做这一项收藏的玩友,为数不多,我认识其中几位,都是沿海一带的大腕哦。”

    “潘姐对这方面的事儿,很有研究嘛。”自家的气味,对所有女人都很灵验啊,看她镇定自若,林乐有点懵了。

    “哪方面的事儿?”潘伊红面色一凝,冷冷的问道,吸入一股怪味之后,忽然间有点心神荡漾,想到传言江湖中的有些迷药,很有效能的,能让对方不知不觉,迷失心神,任人摆布,于是后退一步,万分警惕的看着这怪怪的娃。

    “弟娃说的是这方面的艺术哦。”看她冷若冰霜的样,有点心虚了,收起邪念,垂首应道。

    “人体艺术,也是一种很高雅的艺术嘛。”潘伊红很快的放松了,提放起一个乡下娃来,自家也有些好笑,跟他实在没啥共同语言,转悠一圈,回到客厅,才提到正事来,摊了摊手说道,“小弟,把你的货拿出来瞧瞧。”

    林乐从背包里取出由谷草缠了一圈又一圈的石雕,放在茶几上,“潘姐,就这四件。”

    “轻一点,弄掉灰尘,显不出年代价值了,”潘伊红小心翼翼,捧起每一尊的底座,吹掉谷草芥子,乍一看,这所有石雕,正是史书上记载的那还没找回的四尊,和广东藏家发过来的图片并无两样!却不露声色的撇了撇嘴,“的确是龙血石的真货,不过,这一类的藏品,在很窄的圈子里流动,不容易出手,要不,你说个价,让我藏着,自家把玩嘛。”

    “潘姐,我说了,你莫笑哦,三百万行不?”林乐说完,斜着眼看她的反应。

    “没事,生意都是谈成的嘛,”她很悠然的呷了一口茶,望望窗外,仿佛心思根本没在石雕上面一般,又转过来,紧盯着他,“你的三百万,参照啥样的标准啊?”

    标准?哪里有啥标准呢,不就从何雅美姐姐口中得来的消息嘛,林乐晓得遇到的是个谈判高手,有点心慌了,脸上发烧,吞吞吐吐的答道:“听可靠朋友说的,这东西,起码值四百万以上。”

    上千万的生意也谈过好多回呢,潘伊红笑容如花,看他呆若木鸡的样,靠过去拍了拍膝盖,想让他放松一些,“道听途说,就以为值三四百万,做我们这行的,恐怕连老本也会很快亏光喽。”

    林乐急了,要辩不过她,把宝贝疙瘩说的不值钱,休想发迹啊,结结巴巴的说道:“不是道听途说,而是据你们集团内部的可靠消息嘛。”

    潘伊红身子微微的一颤,很快镇静下来,在他回乡取货的同时,早已传唤王凤平和罗杰,着着实实训了一通,都交代没向他透露交易的细节,还说这小毛孩一开口就要两百万,也不知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于是说道:“集团内部,根本不可能向你透露任何的消息。”

    对职场虽是陌生,林乐心里却清楚,若是把何雅美抖了出来,她的日子从此不会好过,

    犹豫了半天,找不着谈判的筹码,只好一口咬定着:“弟娃的消息很确切的,潘姐不用问了。”

    “只有从我本人口里出来的消息,才算确切,”潘伊红暗自揣摩,这乡下娃该是容易打发的,“给你五十万,回家修几间大房子,买一辆小车,讨个漂亮老婆,咋样?”

上一篇:第128章 鹤巢相会之一 下一篇:第130章 鹤巢相会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