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鹤巢相会之四

    “潘姐,你是个芭蕾演员,也做的像其中的女子动作嘛。||”林乐仿佛能摸透她心思一般,见她肚肚很明显的起伏着,觉的有点盼头了,并不提到宝货的价钱,很及时的发问着。

    “唉唉,”潘伊红脖子软软的一歪,搭在沙发靠背上,眼珠儿定定的,眼眶里红红的,燃烧的火焰一般,却照样微笑着,微微的眯着眼,不像乡下妇人的那般直露,“潘姐虽说多年来一直没放弃芭蕾的训练,工作之余,当业余的爱好来玩玩,却老了,身子不太活络喽。”声音越来越细小,显的无比的娇弱、柔弱、脆弱,仿佛那巢穴里的毛毛虫,正慢慢的爬遍全身,完完全全的控制了她,只有任人摆布的份了,而这时客厅里能摆布她的,除了眼前的小毛孩外,还能有谁呢。

    “潘姐还显年轻的很,看来就是三十多一点的年纪啊。”幽静的客厅,富有浪漫情调的吊灯灯光,一位绝美的中年妇人,这极其隐密的鹤巢对林乐来说,像在梦中一般,邪恶的异能之火持续的燃烧着,也不那么蛋定了,既然一个山里的穷娃,从小到大的穷怕了,何不趁此良机,为尊敬的董事长大人草上个千百杆子,真要草出个一两百万的现金来,那才叫真格的爽呆喽,于是紧靠着她的肩,大胆的拿住一只纤纤玉手,细细的把玩着,觉的手指匀称,指甲修剪得很是齐整,温温的,软软的,细细的,摸着舒服极了,堪称绝品啊,尤其那富有弹性的手掌,色泽潮红,边儿上还隐约的现出几根深红的毛细血管来,借一斑窥全豹的,联想到身子的其它部位,一柄仙界的长矛,变的无比的炽热喽。

    “呵呵,小林弟娃好会说话哦。”一句很俗的夸赞,潘伊红每日不知会听上多少遍,出自这小毛孩的口中,听起来却特舒坦的,仿佛是有魔力的咒语一般,搔痒痒搔到心坎上了,于是逆来顺受的坐着,任随他翻来覆去的拿捏着尊贵的玉手,觉的这怪怪的娃,胆子倒是不小,说不定还想干其它的名堂呢。

    “哪里哪里,潘姐真的好美好美,弟娃打心眼里喜欢着。”凭着以往的经验,估计火候差不离了,林乐一只贼贼的手,很不规矩的就要从她领口里摸进去,就要掏一掏那一对隐藏不露的绝品咪咪喽。

    “啪!”玉手不轻不重的拍在他手背上,阻拦着,潘伊红笑骂道:“死娃娃,谁叫你这般不老实的!”情场老手,这嘻哈打笑、打情骂俏、摸摸搞搞的功夫,实在是纯熟的很啊。

    “老实的娃,姐姐不爱嘛!”林乐厚着脸皮,口水都流出嘴角了,无比坚持的继续掏她的要害部位,晓得她的阻拦,仅仅是意思意思而已,也就不那么客气了。

    “啥姐姐不姐姐的,我的年龄,都可以做你的妈妈了,”潘伊红挣扎着,拦阻着,嬉笑着,反抗的力气却越来越小,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小,“莫要小不正经的,快坐远点啊。”毕竟身为董事长嘛,觉的拦不住,只好背过身子躲闪着他了。

    “哎呀,弟娃从小就没了妈妈,一直就盼着找个好妈妈爱一爱呢。”林乐站在她背后,像个亲密的老盆友一般,手肘弯搁在她肩上,小手手很顺利的就滑入了领口,插入罩罩之内,感觉进入了春天的鸟巢一般,无比的柔软、无比的温软、无比的酥软,恨不能连头带脚,一齐钻了进去,躺在敬爱的董事长妈妈的怀抱里,享受着从未享受过的爱爱,那才叫草花小仙过的日子喽。

    “莫非小林弟娃有点恋母情结哦。” 对潘伊红来说,谈生意,攀关系,只有彼此混的很熟了,且对方是个极品的男人,这方面的交际手段,才提的到具体的工作日程上来,也不知为哈啊,还没摸清这毛孩的底细,素未平生的,竟不明不白的给掏了,还属于头一遭呢,却以好妈妈一般的慈爱胸怀,任随他摸摸搞搞着,同时一股莫名其妙的阴柔之火,在下面的巢穴里很旺的燃着,又一股温泉止不住的流淌着,快要沾湿外边的长裤裤了。

    “董事长妈妈,像我们这般年纪的娃,好多都有点恋母情结嘛,”站在她背后,一只手不够,林乐伸入了两只手,使出捏面团的劲儿,有点儿恶毒的拿捏着,恨不能把它们捏变形一般,弄出些美好的汁水来,好让恋母的娃品尝一番其中的滋味啊,捏着玩着,自家那无比强盛的异能之火,早已烧的特旺特旺了,于是顺带的拱了拱身子,一柄粗胀到了极限的仙界长矛,不轻不重的在她美臀上草了一草,一面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凑近她耳边说着,“潘妈妈的咪咪,大小合适,软硬也特合适的,紧紧的一团儿,小儿摸着,好舒爽好舒爽哦。”

    “潘姐就潘姐,啥妈妈不妈妈的。”以堂堂董事长之尊,前后上下的,受到一个乡下娃粗犷、粗野、粗鲁的骚扰,有点儿把持不住了,要是轻易的投降,也就不叫绝品女人喽,于是拿出绝品女人的非凡定力,端坐不动,仿佛是让他捏碎了咪咪,也感觉不到疼一般,却气他一时的改了称呼,想要缩小年龄差距,一齐回到值的怀念的青春时光嘛。

    “哦哦,潘姐,弟娃着实的错了,”所有的妇人,都巴不得别人把她说成是二八的小妹,这点基本的常识,职业草花人都忘了,林乐惭愧着,为将功补过,把她搬转过来,面对面的,很殷勤的解开了名牌时装的衣扣,“姐姐的咪咪,摸着舒心,看着更舒心啊。”暗自想着,根据以往的草花经验,年龄稍大的妇人,就算阴柔内能无比的强盛,要达到能够顺利草入的生理平台,前面的时段,越是悠长,自动的调节越是充分嘛,于是不紧不慢的,就像剥蒜壳一般,剥了外衣,嘻嘻一笑,贼手在里面的薄衣上面轻轻滑动,好像为她预热一般,就是不解除最后的武装哦。

上一篇:第130章 鹤巢相会之三 下一篇:第132章 鹤巢相会之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