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丢了几只鸡之八

    “呜呜,”比起荣琼来,李凤秋害羞多了,紧闭了唇瓣儿,避让着,避不开了,觉的滋味实在安逸,极其灵活的香舌,朝外面卷了几卷,又缩回口里,推了推那一柄爱爱,,“哎呀,弟娃好怪好怪哦。||”

    “人不怪,无后代嘛。”既然人家不乐意,真要硬来,杀到喉咙里,那才叫枪尖了人,执法犯法呢,于是另找地方,朝胸上的一对咪咪,不轻不重鞭了几下,还不过瘾,矛头对着顶儿,以大欺小,敲敲打打的。

    “嗯嗯,弟娃,姐又有点那个了。”尽管年纪轻轻,有点害羞,可下边的黑蚂蚁爬着,如何得了呢,见他故意作怪,磨磨蹭蹭的,实在等不及了,竟放下面子,双手抓着一柄炽热的爱爱,就要往下面的泉口处拖喽。

    “好呢。”林乐爽快的应着,邪火支持着,哧溜一声,来了个全根尽没。

    “哎呀,不知咋的,送进去,这人就好受多了,”回收了粗长的东东,李凤秋哪顾得羞不羞的,尽管林乐弄的大刀阔斧,却紧搂他的背,暗示着还要给点力嘛。

    深夜,山风习习,山脚下,静悄悄的李家院子,只有李凤秋家的那间屋子还亮着灯。

    从交战状况到第二回合,双方不再拖泥带水的。

    只有床架的吱吱嘎嘎。

    李凤秋保持着那种腿杆子张开的姿势,里里外外,所有的肉肉,都向这可心的治安娃子敞开了。

    一柄尺把长的爱爱,以雷打不动的节奏,极其平稳的运行着。

    门外,那一条家里的大黄,很少跟着主人夜里出远门呢,或是晓得他在屋子里快活,竟呜呜呜的,不耐烦的小声叫着,用爪子划拉后门,咔嚓咔嚓,有点羡慕哦。

    “呼”,“呼”,“呼”。

    正在大进大出,大开大合的,一种熟悉的声音,在李凤秋的房里响起,嗨,摸进来时,咋忘了别门呢。

    刚刚停止了运行,一团黑乎乎的身影,带着一股臭烘烘的气味,已经到了门边了。

    “我的儿媳妇,咋屋里弄的很响,是不是来了贼哦?”老头子杵着一根棍子,咳嗽几声,喉咙里咕嘟咕嘟,快断气了一般,问道。

    “哪里有贼,明明是老鼠嘛,爸,放心睡吧,凤秋惊醒着呢。”正要再次的飞升极乐,那种半空中发动机停转,飞机打滚,空难在即的滋味,好似提前进入了地狱哦。

    老头眼睛不好使,耳朵却特灵的,听了媳妇之言,确信村里无贼,才放心的睡去了。

    随着公公脚步声的远去,一柄仙界的爱爱发动机,仿佛为了提升快触地的飞机,猛拉操纵杆,再次的昂头向天,飞上万米云霄了。

    “姐呀,又要飞喽。”

    “嗯呢。”

    “好呢,弟娃再来几股热乎的,给姐热热身子哦。”

    “嗯嗯。”

    “呼”,“呼”,“呼”,万米高空,刚刚升上了八千米,那种讨人嫌的声音又来了。

    老头子还没回到自家的房,忽然觉的不对劲儿,咋啦,明明说没贼,媳妇的房里,又像是开火车一般,而且声音越来越大呢,于是杵着棍子,回转过来,竟不顾乡下的忌讳,直接走进了她的房内,站在床边,问着:“凤秋,床上弄的啥声音呀?” 轰隆轰隆的声音,竟然还在持续呢。

    “爸,嗯嗯,你真瞎操心哦,嗯嗯,凤秋身子有点痒,咿呀,正在搔痒痒嘛。”李凤秋哼哼着,吞吞吐吐的应着。

    “嗨,瞎操心,你是谁?莫非是下午那长头发的贼么?”老人双手瞎摸一阵,竟一下捞着了灯线开关,啪的,灯亮了,细细一看,哪里是媳妇,却是一个短头发的贼呢,怒火冲天的,抄起手上杵着的棍子,狠狠砸在被子上。

    “呜呜呜。”

    “嗷嗷嗷。”

    噫,床上的贼,挨了打,不仅不逃,还弓起身子,继续轰隆轰隆的开着火车,嘴里还嗷嗷的叫,好大的胆子。

    “爸,莫要打了,睡在床上的,是你的儿呀。”俩人当他的面,拼着性命,上了云霄,很快掉落下来,应付着这老不死的,其中的千般苦楚,万种心酸,一言难尽哟。

    “嗨,原来是小柱子回来了,咋不早说呢。”老头如梦初醒一般,揉揉眼睛,杵着棍子,回屋去了。

    俩人歇息一阵子,呼吸均匀了,一柄爱爱,待在李凤秋巢穴内,照样的豪壮着,大为惊讶,哟,莫非是仙人弟子,异能支持,这般的经久耐用?只可惜公公随时搅扰,有所不便哦,于是苦笑着劝道:“弟娃,你我有缘,今晚相会,可是家里有个死公公碍着,你回去吧,以后想念姐姐了,打个电话来聊聊,行么?”

    玩了两回合,林乐的异能,才耗去了不到两成,充足的很哟,就此罢休,哪里甘心呢,于是嘿嘿一笑,插巢穴里的爱爱,又运行了一下子,劝道:“屋子里不行,姐和我站在后园的鸡圈边再玩玩嘛。”

    休整期间,李凤秋依然处于二级战备,经他一个往复,巢穴里胀胀的,酸酸的,酥麻酥麻的,却因为过去在山沟里搞户外的活动,遭旁人撞见,当场丢丑,此时身子乐意,心里不乐意,犹豫半天,还是没答应:“在外边玩,好羞人哦。”

    “不去外边,家里女人的茅厕总有一个嘛,”职业的草花人,随便哪地方,只要容的下俩人的身子就行,林乐继续的运行起来,越来越快,“要不答应,就在这房里弄到天亮喽。”

    “呼”,“呼”,“呼”,床架的吱吱嘎嘎声,又让那死老头听见了,随着一阵粗重的喘息声,一道黑影,又出现在门外了。

    李凤秋哄着骗着,好歹把糟老头叫走了,暗自思量,虽说自家在外边有过两腿,名声有点糟了,真要在自家屋里,给公公一闹,再闹出啥乱子来,如何是好哦,于是挣脱连接,推推他说道:“厚脸皮的娃,再不走,待会儿挨了棒子,弄成脑震荡,自家倒霉哦。”

上一篇:第173章 丢了几只鸡之七 下一篇:第175章 丢了几只鸡之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