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丢了几只鸡之十

    “李姐莫走,待会儿弟娃还跟你乐乐呀。”这边拿了山峰,那边还不让走,治安员的工作,真忙乎呢。

    “唉唉,三人凑一块儿,多羞人喽。”引走邪火,巢穴里却依然空空荡荡,李凤秋有点后悔了,不该这般大公无私嘛,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楞在床边,不知如何是好喽。

    一个嫩娃,一晚能玩几局呀,莫非是妖魔附身了?唐秀丽向李凤秋扬了扬眉毛,暗示着,叫你留,就留着,看他有多大能耐啊。

    林乐手忙脚乱的,留着凤秋,扒了秀丽的裤裤,以治安员的职责,从上到下的巡查着。

    呜哇。

    这一具身子,小小玲珑,和先前凤秋的,大为不同,线条的弯儿,转的特别的好看,人不大,咪咪却大,到了山峰级别,胀鼓鼓的,而两瓣美臀,翘的高高,紧绷绷的,小手手用力一按,嗨,还不见下陷呢,手掌滑行着,身上的其它地方,腰肢啦,凸起啦,沟子啦,都很紧凑,却又弹弹的,短跑名将乔伊娜再生一般,摸着,极为称手哦。

    “唉唉,看来小林是个老手了。”正欣赏着,没想到唐秀丽竟转身过来,目露凶光,双手握住一柄还有些水滑的爱爱,吭哧一口,活生生的吞了进去,凶巴巴的样儿,比起荣琼来,有过之而无不及呢,在口里运行了一阵子,使得它很快壮大,包不住了,哇的一声,吐了出来,喘口粗气,叹道:“哟,小小的一个娃,东东却是超级的哟。”

    “唐姐喜欢么?”拿捏着她高耸的山峰,问着。

    “锄把子样的,妇人家还喜欢,何况弟娃的,比锄把子还粗哦。”李凤秋嘻嘻一笑,替她答道。

    刚玩了个水嫩的,正好换换口味嘛,给她吞吐了几番,林乐又不是谦谦君子,哪里稳的住呢,小手抚弄着她紧绷绷的肌肤,结实的腰肢,心头特踏实的,用力捏了捏美臀,分开臀瓣,朝沟子里掏了一把,也算是安抚了一番,既然是个爽快型,跟荣琼差不离的,何必婆婆妈妈呢,不再迟疑,一柄热乎乎的爱爱,在那泉口附近蹭呀擂的,就当给小妹妹热热身喽。

    “哎呀呀,小林要干啥,好羞人哦。”唐秀丽口是心非的,见他动了家伙,心领神会的,两手搭在床沿上,腰肢塌陷,美臀更加高高的翘起,使得沟子里的一条缝儿,完完全全的敞开着,身子小巧,泉口也小巧,花瓣儿紧闭着,周围是一圈儿黑黝黝的颜色,除了口子里有点水滑,外面干干爽爽的,和李凤秋的相比,又是别有一番风味哦。

    “呜呜”,“呜呜”,正要开始工作,嗨,院门记着别上了,咋会没掩上房门呢,家里的大黄,悄没生息的溜进来,站在门口,好奇的瞅着主人,有点眼红喽。

    “嘘嘘,出去。”吆喝两声,大黄很听话的走开了,一柄爱爱,早已粗胀的不行,握在手上,对准目标,草了一草,哟喂,咋啦,妇科医生打针一般,紧绷绷的,连针头也送不下去了,不得已,一毫米一毫米的,极其艰难的推进着,恨不能以浑厚的异能,撑开那狭窄的通道,使得后面的运行工作,更加的水滑顺畅哦。

    “嗯嗯,”仅仅是进入了矛头,唐秀丽就胀满的难受了,却以妇人家大无畏的牺牲精神,甘冒被胀破的风险,自虐、自残、自暴自弃一般,小巧玲珑的身子,恶狠狠的朝后一座,噗嗤一声,一柄尺把长的爱爱,全根没入,扎扎实实的陷在泉口里,稳住不动,觉的送进去的,正是一柄火热的仙界丈八长矛一般,其中的千般苦楚,万种乐趣,实在无法用乡坝头的土话来形容喽,于是内急似的,低声叹着,“呜哇,说是水底的草鱼棒子,还不够呢。”

    “跟啥海底的蛟龙,差不离呀。”可心的娃,玩着好好的,却拱手送人,李凤秋站在床边,瞅着一副生鲜活色的画面,懊悔的很,弄了两局,还处于二级战备状况,就等锦政峎一声令下了,看在眼里,阴柔之火,呼呼的又燃旺了,恨不能及时的夺过来,送入自家的巢穴里哦。

    “待会儿这蛟龙,还要入一入李姐的海底呢。”安抚了李凤秋,一柄尺把长的爱爱,全根的陷入另一个,像一根长的螺丝棒子,旋入了混凝土里似的,拔出也困难了,稍稍的试运行了一番,呜哇,真格的串接、对接、焊接在一起了,没留一丝儿缝隙,正如大黄和它的相好一般,那种紧密相连的感觉,只有狗狗们才体会的到喽。

    “嗯嗯,这大东东进去了,弄的好胀好胀哦,”唐秀丽逆来顺受的,姿态不变,让他动了一下,巢穴里很及时的,咕咚,涌出一小股温热的春泉来,润滑着,有点顺畅了,而遍身上下,里里外外,仿佛有千百条蚂蟥在爬呀咬的,有苦难言哦,于是极其凶悍的,美臀朝后猛力的一座,将一柄炽热的爱爱,连并根子回收了进去,忽然的好受多了,仰起头来,微微的开启朱唇,低沉的叹着:“唉唉,这人不知咋的,里面有啥大东东顶着,心里才踏实呢。”

    林乐暗自的好笑,还没咋运转,心里就踏实了,运转起来,岂不是死去又活来哦,一股邪火轰的上来了,捧着两瓣美臀,让她保持着狗狗般的姿态,闷声闷气的,将异界的内能,自行的提升到八九成,气势威猛,力道沉厚的运行了三二杆子,觉的由春泉润滑着,极其顺畅了,再行的提升内能,又弄了个七八杆子,稳住不动,口水滴滴答答的掉在她腰上,说话舌头都大了:“嗷嗷,待在唐姐的身子里,弟娃心里也踏实着哦。”

    每运行一下子,唐秀丽喉咙里,都会挤出点声音来,“呜”,“呜”,“嗯”,“嗯”,遍身的每一处地方,手脚啦,腰肢啦,每一块肉肉,每一根骨头,一阵接一阵的紧缩着,像一条鲜活的啥美女蛇,忽然掉入了沸水里一般,弹动着,挣扎着,扭摆着,也不知是苦楚,还是舒爽呢,待他停下来,由衷的叹服着:“这样厉害的东东,村里恐怕难找哦。”

上一篇:第175章 丢了几只鸡之九 下一篇:第177章 丢了几只鸡之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