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180章 丢了几只鸡之十四

    林乐闷声闷气的,贼贼的小手手,吱溜,滑入她裤裤里,掏了一掏,噫,怪了,里面咋会水塘一般,弄的满手的水水,黏乎乎的哦,于是嘿嘿一笑,背诵着张婶的名言来,“舒兰姐,不好意思喽,其实人哪,就那么回事,没啥大不了的嘛。”

    “唉唉,你咋啦,还保护我们村民哟,人都那么回事,不就随便给掏,随便的给弄,吴二哥不就满村子搅扰,也不用管喽?”遭他掏了要害,还当二位邻居的面,暴露了里面的情况,姚舒兰脸蛋儿羞红,慌忙提了提松紧的裤裤,恨不能挖个洞钻进地里去,同时明白这小小的治安娃,其实有点邪门哟,赶忙站起身来,就要出门了。

    “舒兰,那吴二哥四五十岁了,神志不清,臭烘烘的,哪里比的上眼前的小林呢?”见她要溜,唐秀丽一把拉着,及时的留住了。

    “跟那不争气的大牛离了婚,白耗了大半年青春年华,舒兰,也该舒爽舒爽喽。”唐秀丽拉了左手,李凤秋拉着右手,拖拽着,又回到林乐身边了。

    “哟,你们俩今晚想玩啥鬼把戏呀?”姚舒兰拿也给拿了,掏也给掏了,身子骨酥软,人也恍兮惚兮的,想要挣脱二人的手,却腿杆子一软,面团子一般,一屁股跌倒在床上,爬不起来喽。

    “今晚执行任务,顺带的爱了爱唐姐和李姐,这床上地上的水水,还没干呢,兰姐既然来了,也顺带的爱一爱你嘛,”时机已到,林乐及时的取了她睡衣,按倒在床上,一个劲儿的劝着,“俩位姐姐都上过了,你怕啥呀。”

    “咿呀呀,这小林娃真是口没遮拦的。”

    “唉唉,既然玩都玩了,一个院子的姐妹,都是过来人,莫非怕羞么。”

    旁边的李凤秋和唐秀丽,很快扑到床边,帮着林乐脱了衣衣,又脱裤裤,好不殷勤哦。

    三五两下的,啥罩罩啦,粉色的小裤裤啦,经过林乐的手,通通的,八格牙路的,垃圾一般,丢到一边去了。

    “嗯嗯,你们这般的弄,我以后如何见人嘛,呜呜。”姚舒兰寡不敌众,光着身,缩成小小的一团儿,捂着脸,半真半假的哭开来。

    既然逃不掉,成了盘中餐,板上肉了,就该干点啥了,林乐嘻嘻一笑,不紧不慢,撩拨着她的身子,以仙人弟子的职业习惯,从上到下,细细的翻看着。

    哇塞。

    好秀丽,好艳丽,好美丽哦。

    整个儿的身子,和唐秀丽不同,有点纤细,有点弱不禁风的,细长的脖颈,藕节一般的手臂,柔柔的,弱弱的,仿佛是稍稍用力的一擂、一撞、一冲,就要弄坏一般。

    肌肤细腻,摸着,滑溜溜的,和李凤秋也不同,不叫白嫩,而叫嫣红嘛,整个儿就像啥一朵玫瑰一般,好惹眼哦。

    一对咪咪,也是小小巧巧,袖珍型的,揉呀捏呀,刚有点怜香惜玉的感觉,噫,咋啦,那两粒颠儿,红艳艳的,突然的挺了起来,见了老盆友一般,蛮有精神呢。

    小手手滑下去,肚肚平平的,腰肢细细的。

    再往下,淡黄的毛发,为数不多,小小的一团儿,稀稀拉拉,点缀而已,造孽兮兮的。

    再往下,核心地带,不见啥惊奇,也小小巧巧的,仅是一溜细细的缝儿,两边的哨兵,竟然不见了影儿,大概还给她妈妈了,两片花瓣儿,却是嫩嫩的,卷曲着,正如她的樱桃小嘴,散发着水一般的光泽。

    再往下,不知咋的,一道涓涓的细流,正悄没声息的流淌着。

    就在他细细翻看的同时,姚舒兰的脸蛋儿对着枕头,呜呜咽咽的哭着。

    “哟,哭啥,哭嫁么?”李凤秋窃笑着,捅了捅她的胳膊窝。

    “唉唉,过来人了,还装啥呀,”唐秀丽更不客气,猛的将她翻转过来,分开腿杆子,提了一条美腿,朝林乐叫着,“弟娃,来嘛。”

    “嗯嗯,就算是过来人,这般的弄,也实在羞人嘛。”哈,姚舒兰揩了揩眼泪,还笑呢。

    “没事,舒兰姐,送进去,咋也不觉的羞了,”林乐嘿嘿一笑,半跪在她面前,草起一柄尺把长的爱爱,昂扬朝天,自顾自的把玩着,习惯性的自我陶醉一番,拱起身子,流着口水,瞄准了,迟疑着叹道,“唉,兰姐的泉口,比起秀丽姐来,还小的多哦。”

    “嗨,看舒兰姐漂亮,就怜香惜玉的,对我秀丽,却草犯人一般,逮着就开干,不公平哦。”毕竟是乡坝头的妇人家,待遇稍稍的不同,唐秀丽就嚷嚷起来。

    “秀丽姐对我治安的工作提了意见,只好公平点了,”林乐言罢,将一柄豪壮的爱爱,抵在舒兰沟子里,哟喂,咋啦,看起来小巧,却轻轻的一送,很滑溜,很顺畅,一点也不碍事的,就送进去了,紧接着用力一挺,全根陷入,稳住不动,异能的邪火所致,哪里还稳的起哦,低沉的叫着,“舒兰姐,弟娃就要爱一爱你喽。”

    “啊---”一声吓人的尖叫,出自姚舒兰的小嘴,打破了小山村的宁静,“啊---”,“啊---”,仿佛突入巢穴的,是一条烧红了的长矛一般。

    “哟,舒兰姐咋啦?”林乐懵了,一柄爱爱,顿时吓的缩减了几公分,莫不是尺把长的型号,弄坏她的身子了?

    “不碍事的,小林随便的弄嘛,没离婚前,她夜里搞事儿,叫的半个村子都能听见呢。”唐秀丽嘻嘻一笑,随手在他后面助了一把力。

    李凤秋站在一边,也噗嗤一声笑了,“莫看她小巧,要说骚劲儿,比我俩还强呢。”

    “呵,原来如此,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看不出舒兰姐弱弱的样儿,还厉害着哟,”林乐言罢,将依然充足着的草花神功,自行的提升到八九成,大刀阔斧的运行开来,一手提她的美腿,一手还照顾着她的小咪咪,咧嘴笑着,逗弄着,“嘻嘻,姐,笑一个,笑一个嘛。”

上一篇:第179章 丢了几只鸡之十三 下一篇:第181章 丢了几只鸡之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