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搭瓜架

    翻山坡,过小河,走田埂,钻村子,一路的东瞅瞅,西瞧瞧,巡查哪家的妇人漂亮,哪家的男人不在,以便以后的治安工作,开展的更加顺利哟。||

    脚步轻快,再翻一座山,多年没去过的马家老房子,就在眼下了。

    好一条深山沟,陡崖下,树木葱茏,云雾缭绕,半坡上,一座很大的老四合院,若隐若现的,里面不知有多少对山峰,多少条美腿,多少双美丽的大眼,在等着他下去,分别的照顾照顾呀。

    “喂喂,乐子治安员,要下山么?”

    站在崖壁边,正寻不着路,背后一位七八十岁的老人,须发全白,仙风道骨,以为是异界的草神师父前来指点迷津呢,细看,却是马家老房子的严三爷,正扛着一捆柴火朝山下走,赶忙应道:“严三爷,马家老房子位置偏僻,乐子正要去巡查一下,顺便问问近来的治安情况哦。”顺手取下他的柴火,扛在肩上。

    “乐子,你真是人民的好治安员哪,”严三爷空手走着,打心眼喜欢这小小的娃了,“要说马家院子的情况,最近倒没丢啥畜生和财物,就一个山那边的单身吴二,脑瓜子有点不对头了,经常来老房子骚扰妇女,还望你管一管呀。”

    “今儿个,乐子正是为这事儿来的。” 嗨,林乐灵机一动,不说也罢,要是进老房子开个啥现场会,将所有的妇人叫来,数落数落吴二哥,诉一诉苦,和他这治安员沟通了感情之后,进一步的沟通沟通身子,顺理成章的,何乐而不为哦。

    “老房子里,青壮年都出去了,就我和张四爷、刘五公公三个老头子,夜里有啥响动,妇人家还不敢起床查看呢。”

    山沟里就这般,看到房子了,还走好几里呢,严三爷在带路的同时,将老房子的人口和牲口的大致情况,向他交了个底儿。

    “哟喂,新上任的乐子治安娃来执行任务么?”下了山,老房子的吴兰婶,正在自留地里搭瓜架,笑眯眯的招呼着。

    “随便的巡查巡查,吴兰婶,瞧你打桩子特费劲的,乐子来帮忙好。”林乐把柴火还给严三爷,去自留地了。

    “唉,乐子是个热心的娃,让他干吧。”严三爷扛着柴火,慢吞吞的走了。

    “唉唉,我们妇人家,哪有打桩子的气力呀,乐子来的正好。”吴兰婶递给一块石头,扶住木桩,脸上笑开了花喽。

    “婶,没啥,乐子该做的。”乍一看,哟喂,这吴兰婶四十来岁,身高一米七几,比他高半个头呢,穿着蛮朴素的,跟她的青灰色的肌肤一般,灰的衣,灰的裤,遍身上下,没哪儿说的上妖艳什么的,男人一般的身材,其壮实的程度,超过了以往的所有相好,明明有的是气力,为哈答应让他打桩呢,来不及细想,闷声闷气的,挥起石头,狠砸了几下,木桩打入土里,随后,她麻利的将几根细竹竿缠在周围,就成了。

    一个打桩,一个扶桩,难免挨挨挤挤的,裤裆里的一柄爱爱,好像藏着的另一只警棍,晃来荡去,时不时的在紧绷绷的臀上擦一下,碰一下,吴兰婶却装作没事一般,照旧用谷草缠绕竹竿,还漫不经心的拉些家常呢。

    心知又遇上一位高手,潜修数日,林乐的异能之火,轰,又燃的很旺了,揣摩着那尺把长的爱爱,要应付这厚实的身子,恐怕还不够呢,打了一排木桩,打第二排时,更加卖力了。

    再说吴兰婶正是壮年,妇人的怀柔阴功,隐藏不露的,尤其贪爱着想和嫩娃玩一玩呢,见个乖巧的治安员,主动的上来帮忙,起初并没啥私心杂念,紧挨着他,忽然的吸入一股浓浓的仙界香气,由于男人在海边渔船上挣钱,一两年才回家过年一次,很久没闻到过这么浓的男人味儿了,不由的暗暗一惊,荒废了一两年的身子,竟然产生了啥化学反应什么的,巢穴里忽然的一颤,一热,一涌,居然有点那个了,青灰色的脸,微微的泛起了红潮,却不漏声色,等他打了桩子,不紧不慢的缠着竹竿,而一柄啥超级的东东,竟在臀上擦来挂去的,晓得这乖巧的治安娃,有点名堂哦,于是在缠谷草的同时,手心手背,也有意无意在那凉棚颠儿上撩来撩去的。

    你稳的住,我一个仙界弟子,莫非稳不住么?都有点心知肚明了,搭瓜架的同时,话题却一直平平淡淡的,啥牛羊啦,庄稼的收成啦,根本没提到啥玉米棒子之类的,然而,闭关之后,异能已是十二成的充足,一柄豪壮的爱爱,在她手心手背一次次的撩拨下,水塘里乌鱼棒子一般的弹跳着,一次次的粗胀着,却没事一般,嗨,嗨,嗨,狠狠的挥动石块,砸向木桩,每一处瓜架,都立的稳稳的。

    搭了第二排,还有第三排,感觉着他裤裆里又在跳了,吴兰婶的手,及时的收了回去,趁他不备,又撩拨一下。

    只剩最后一根桩子了,林乐弄的有点毛火,一柄爱爱,已经伸展到了极限,趁她背朝着,弯腰缠谷草时,忍不住朝厚实的臀上顶了一下,当然,恰好顶在点位上喽。

    “乐子,谢谢你帮忙了,”她直起身来,也装作没事一般,收起家什,“要去老房子,一道嘛。”

    “莫谢,”林乐跟在她身后,“山那边的单身吴二,最近来过么?”

    “嗨,咋没来呢,半路上曾撞见他,想要摸摸搞搞的,让我用一只手,轻易的摔他下了坎,要不看他神志不清,真要打个半死呢,老房子的妇人,少不了受过他的搅扰,你得替她们出出气呀。”吴兰婶平静的说道。

    “哟喂,婶真厉害,看不出哦,”林乐听了,不由的倒抽一口凉气,“干治安员的,照顾本村的妇人,是我们的职责嘛。”

    “我一个妇人在家里,没两刷子,能干重活么,”吴兰婶轻轻的笑了,一语双关的又道,“该照顾着的,就得尽心的照顾哟。”

上一篇:第184章 同行审同行 下一篇:第186章 寻黑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