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地道战之三

    吴兰婶听得地底下的脚步声,估摸胡翠莲近水楼台先得月,在地洞里玩了一局喽,挤进门以后,见她脸蛋儿红扑扑的,头发乱蓬蓬的,于是心里有点酸溜溜的,却嘻嘻一笑,问着:“翠莲妹,乐子在地洞里么?”

    “嗯呢,”下午的搭救之恩,也该报答报答嘛,胡翠莲顺手别了门,拉起吴兰婶就朝地洞里钻,“兰姐蛮喜欢嫩娃子的,既然来了,和他玩玩嘛。||”

    “好呢,玩就玩,有啥了不得的,”都是一条心的姐妹,还客气啥,由胡翠莲牵着,吴兰婶像流着口涎的母虎,就要去吞吃小羊羔一般,却不紧不慢,踩在地洞的泥梯上,踩实了,一步步走下去,有礼有节的,还没下到洞底,因俩个在下边刚玩了一局,异界的奇香,更加浓重了,给熏着,原本处于一级的战备,巢穴里忽然一热,手脚忽然一软,晕乎乎的,要不是身子骨结实,险些栽下去呢,见了林乐,生怕吓跑他似的,柔声招呼着,“乐子,查夜来的早哦。”

    “婶,你也来的早呀,”林乐瞧她那淡定的样,淡青色的脸,隐隐的泛起了点儿红晕,鼻孔也微微扇动着,莫说处于运行的平台,起码是一级的战备呀,尽管她的突然到访,有点不遵守群的纪录,打乱了整个儿的战略计划,却暗暗喜爱着她那不漏声色的高手样儿,即便是只饿虎,给活活的咬了,囫囵的吞了,也心甘情愿呀,“既然先来,先让乐子娃给爱一爱嘛。”殷勤的拉了她,拉到地洞的床边来。

    “来就来,婶几十岁的人了,莫非怕么,”吴兰婶一转身,唉,胡翠莲真会体贴人,爬出地洞,没影儿了,没人在身边碍着,不再客套什么的,随手扒了他裤裤,露出一柄水淋淋的爱爱来,淡淡一笑,“哟喂,跟翠莲,早玩过了一局喽。”不急不躁,以手指头点了点顶儿,嗨,咋啦,很听她的话一般,弹了弹,挺了挺,算是跟她打招呼呢。

    “嗯呢,跟胡姐玩过了,乐子就等着婶呢。”东东听话,人也该听话哦,林乐主动的靠拢了,低着下巴,只等那粗实的手伸过来,给一番妈妈一般的爱了。

    “好呀,”一柄爱爱,给吴兰婶及时的捉了,极为老练的握在手上,却并不急于把它咋样,另一只手,扒了扒下边的泥丸,忽见一小团的包块,不软不硬,透亮透亮的,生在根子底下,估摸着奇香就从那儿散出的,点了点,好生奇怪,问着,“嗨,啥怪东东哦,莫非是鹿子的麝香么?”

    “没啥,乐子小时候生了疮,留下的,”草神门的秘密,任何人也透露不得哦,给她扒着,点击着,此前为了俭省点甘露,压回了邪火,异能已是十三分的充足了,又不是谦谦君子,如何受的了呢,一柄爱爱,快给血脉胀破了,草鱼棒子一般的弹动着,明知和高手过招,却再也稳不住了,撩开她的衣衣,朝那结实的肚肚上边,狠狠擂了几下子,幺儿撒欢一样的叫唤着,“婶呀,来嘛,乐子要你给爱一爱呢。”说着,随手的朝她下边一掏,哇塞,好深好厚的一片草丛哦,和胡翠莲不相上下嘛,再往下,哎呀,咋啦,明明是高手,也是湿漉漉的,水田一般,还没亲眼所见,凭着过去的经验,掏着卷卷曲曲的花瓣,宽宽松松的泉口,明白她的型号,虽不算顶级的,也勉强和自家匹配嘛。

    “唉唉,”吴兰婶深叹了口气,那声音,仿佛从肚肚深处冒出来的,阴柔的邪火,烧的很旺很旺了,“乐子的东东,玩了一局,还神气着哟,”斜眼瞟了一柱子猩红,却不急于动手,勾起二指头,漫不经心的拨了拨,仿佛一位耍刀弄枪的女土豪,拨弄着一年级小盆友做家家用的小木枪一般,那种见多识广、居高临下的啥气度,比起旧群的群主张婶,也怕高了个等级哦。

    “咿呀呀,好婶婶,要把乐子给办了么?”林乐模仿着姐呀嫂的口气,讨好卖乖的欢叫着,此前和胡翠莲玩了一局,还以小土豪自居呢,而给吴兰婶一拿,一捏,一拨,成一只温顺的小羊羔了,仿佛整个儿的身子,也是水做的一般,随便她揉呀搓的,快化作清风了一般,就是给她办了,给枪尖了,给早蹋了,给吹残了,也甘于奉献什么的,至于她的山峰,她的沟子,她的肌肤,什么什么的,都无关紧要了,靠在她怀怀里,就像靠在妈妈的怀怀里一样,还流着口水,哼哼呀呀的叫着,“能让婶喜欢着,乐子心里好甜好甜哟。”

    “婶就喜欢这嫩娃子的红嫩呢,”尽管眼里要冒出火来,吴兰婶的语气,依然是淡淡的,温暖宽厚的大手,握了一柄滑腻腻、热乎乎的爱爱,明明见粗胀的不行了,还不轻不重的试运行了几下子,仿佛想要升级为自动挡的啥更先进的东东,使得它电光石火的当儿,就要老老实实的窜入自家巢穴里一般。

    “呜呜呜”,“嗯嗯嗯”,玛玛呀,正是节约甘露惹的祸嘛,异能充足过了头,给她一弄,光速的当儿,一股酥麻,从脊背传到脑瓜子,身子一紧,又从脑瓜子返回了脊背,一路的下去,仿佛连脑髓啦,脊髓啦,还有什么露露啦,通通的,一股脑儿的,就要喷发了,一柄尺把长的爱爱,顿时又伸展了两三公分,来的突然,来的紧急,给白耗了,咋行呢,小手手用了不到半秒的功夫,连并她灰的长裤裤,白的大号小裤裤,哗啦一声扒开来,哧溜一声送了进去,要死要活的运行开来,一个劲儿的,一股又一股的甘露,顺顺畅畅、甜甜美美、舒舒爽爽的流呀,流呀,流呀,流呀,流呀,流呀,流呀,仿佛不给抽的个空空荡荡,尽心的奉献给敬爱的婶婶,有点儿对不住人似的。

上一篇:第199章 地道战之二 下一篇:第201章 地道战之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