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地道战之五

    见高冬梅一动不动的,估计睡着了,林乐挨近床头,瞅着白亮亮的半球,不由的吞了一泡口水,手指头点了点桑葚般的端粒儿,见她还没反应,一股邪火,轰,猛的燃旺了,一柄爱爱,腾,猛的弹起来了,悉悉索索的,将自家的衣衣裤裤,扒了个精光,伸手按了按床,挺踏实的,没啥响动,侧着身子,一点点的,跨上了床去,靠在她背后,却不急着洗温泉澡澡,就要趁她还没醒来,以仙人弟子的职业习惯,将这掐的出水水来的丰盈身子,细细的瞧一瞧,摸一摸,掏一掏哦。--

    楼梯口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高冬梅的一颗芳心,差点从胸口里跳出来,遍身的肌肤,沾上了许多的狗毛一般,火烧火燎的,恨不能给一双杀狗的脏手,恶狠狠的揉呀搓的,才好受一点似的,也不知为哈,多半是吸入了那乐子娃的异香嘛,今夜的巢穴,不同往日,并没谁来招惹,却莫名其妙的,一阵阵的翻涌着,彩色的里层裤裤湿漉漉的,居然有点那个了,仿佛一股股汹涌的暗流,只要给个啥打狗棒子什么的一捅,一刺,一插,招呼着,就会像解冻的小溪一般,哗啦啦的流淌出来喽。

    近了,更近了,上了床,嗨,这狗杂种蒋久长,尽管内能雄厚,毕竟是村野匹夫嘛,往日都猴急的很,一上来就直接的爱了进去,直接的运行开来,该照顾着的朱唇啦,山峰啦,蛮腰啦,沟子啦,什么什么的,都不加理会,啥也不缺,就缺了点浪漫的味儿哦。

    噫,今夜也不知咋啦,狗杂种上来以前,手指头朝山峰顶上的端粒儿轻轻一点,咿呀呀,光速的当儿,一股酥麻,扩散到全身,咕嘟的,一小股春泉,造孽兮兮的涌了出来,弄的彩色的小裤裤,滑腻腻的,而他上了床后,靠在她美臀后边,闷声闷气的,原本假装睡着,巢穴冷飕飕的,就等没收那打狗棒了,而杀狗的脏手,却怜香惜玉的,捧花儿一般,山峰啦,蛮腰啦,沟子啦,挨个的照顾着,明明触动了几根毛丛的尖儿,却收回了手手,却没往下掏,于是身子一麻,泉口一紧,血脉一涌,觉的巢穴的里里外外,仿佛有千百条指头大的毛毛虫在爬一般,痒痒的不行了,而那打狗棒黑铁棒什么的,咋还不见动静呢。

    花儿众多,业务繁忙,林乐上了床之后,觉的她睡的很沉,原本要草着一柄爱爱,直接的运行着,却见白皙的身子,露在被子外边,在暗的夜光下,散发着淡淡的幽光,叫啥来着,如脂如玉的,尽管有些庞大,属于七十五公斤级以上,却是鼓鼓囊囊,曲线起伏什么的,跟心爱的胡翠莲姐姐相比着,大为不同呀,感叹着大耳蚊老爷子的啥进化论,小手手的手心手背都痒痒的,也不管她是睡是醒了,上上下下的照顾了一番,正撩拨着草丛,噫,咋啦,身子微微的一颤,莫不是梦见了小仙弟子喽,朝下边的核心地带略略的一掏,哟喂,梅国黄石国家公园的火山泉口一般,热乎乎的一大团,好丰富的水资源哦,不由的猛吞了一大泡口水,哪里还忍的住,暗将仙界的异能,提升到八九成,一柄滚热的爱爱,不到半秒的功夫,呼的伸展到了极限,哧溜一声,送了进去,四平八稳的运行开来,却不急于唤醒她,也好让她慢慢儿从美梦中醒来,享受凡间同样的极乐嘛。

    夜深人静,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高冬梅一直装睡,正盼着打狗棒什么的,好好的突入巢穴,横冲直撞一番,不料一柄超级的东东,哧溜一声,陷了进去,直入花心,舒爽之余,不禁暗暗一喜,哟喂,多日不见,莫非吃了啥威哥,竟粗了一大圈,长了一大截呢,明明身后的那人,比蒋久长矮了一个头,身子小了个重量级,因是斜躺着的,中间对齐了,链接了,身子的长短,也就无所谓,无关紧要了,没给运行几杆子,觉的巢穴里里外外的毛毛虫,很快捣腾了个稀巴烂似的,再也不想装睡了,喉咙里嗯嗯着,遭火烧了一般,扭摆蛮腰,晃荡美臀,悄声骂着,“狗杂种,这般的粗实,莫非吃了多少狗鞭不成?”

    林乐运行不停,小小的身子,冲撞着一堆海绵宝宝一般的超级弹弹,啪嗒啪嗒的响着,一柄尺把长的爱爱,仿佛陷入了国家公园的火山泉口,冲着满是气泡的温泉澡澡,如此爽滑的滋味,在过去的职业生涯里,还从没领略过呢,听她这一说,却有点毛火了,仙人弟子,一柄神器,本来就豪壮的很,何须吃狗鞭哦,于是嘿嘿一笑,应着:“冬梅姐呀,乐子的东东,比村里村外的男人,都粗实的多,还用吃狗鞭么?”言罢,忽然的变招,暗自将仙界异能,提升到十来成,一竿子下去,扑哧一声水响,仿佛将又厚又软的脂肪球球,穿刺了个通透,玩太极一般,动作缓慢,力道沉厚的运行着。

    “啊---”,黑暗中,高冬梅一直觉的有点不对劲儿,待他弄了十几杆子,听说话的声音,才知身后的男人,并非外村的蒋久长,正是放出豪言,要挨家挨户掏窝的乐子治安娃哟,本来,以她的习惯,未婚的姑娘嘛,须得眉来眼去,暗中的擦出火花,熟悉的很了,那方面的事儿,才提的到具体的日程上来,于是又羞又气,美臀一扭,挣脱了链接,一抬胖壮的腿杆子,猛将他蹬下床去,骂道:“阿玛的皮皮,你这乐子,居然神不知鬼不觉的,爬到本姑娘床上来,执法犯法,告你个枪尖,还得进派出所呢。”而抽走了一柄滚热的爱爱,巢穴里风凉风凉的,缺了啥粗芯儿给撑着一般,仿佛里外的毛毛虫,又趁机造反了,实在有点后悔,毕竟他人小鬼大,且摸的透自家心思似的,既然蹬下床了,又咋好意思请上去呢,只看他脸皮有多厚了。

上一篇:第201章 地道战之四 下一篇:第203章 地道战之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