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地道战之六

    “呜呜,姐呀,还是你打了赌,叫乐子来的哟,”呜哇,毕竟是重量级的,力道沉厚,给随便的一蹬,林乐骨碌碌滚下床,连翻两个筋斗,要不是用手抓稳了木质的楼梯口,就要腾云驾雾的滚下阁楼哦,又惊又怒不说,原本运行的好好的,也不知为哈,竟将她惹毛火了,莫非是嫌弃尺度太大,不想玩太极不成?仙界的异能,刚提升了一二成,又给忽然的灭了,哪里心甘嘛,于是不屈不饶的爬起来,半跪在床边,伸着下巴,流着口水,小手手怯怯的碰了碰又胖又白的腿杆子,讨好卖乖的夸赞着,“冬梅姐呀,你既美丽,又漂亮,既丰满,还白胖着,弟娃真心的想爱一爱,咋会蹬我下床嘛。||”

    高冬梅瞧他那造孽兮兮的样儿,跟蒋久长在床边低声下气,跪求春泉,差不离呢,姑娘家的自尊心,及时的得到了满足,不禁噗嗤一笑,风情万种的,曲了腿杆子,让那两瓣肥美的臀,正对着他,说话的语气,也温和的多了,“这老房子,美丽又漂亮的姐呀嫂的,多着呢,何必来纠缠着高姐呀。”

    “有一首歌叫什么来着,没有理由,没有原因的,弟娃就喜欢冬梅姐哟,”见她翘起美臀,既色青,又银当的,仙人弟子如何会不明白呢,小手手在爽滑的臀上绕了几个圈儿,朝沟子里掏了掏,呜哇,泛滥的一塌糊涂了,还等啥哦,再次的跨上了床去,一柄豪壮的爱爱,试探着,见她蜷缩着青蛙般有力的腿杆子,有点温顺了,哗啦的,再次全根的没入,不紧不慢的运行着,问道,“姐呀,给弟娃爱着,舒爽么?”

    “嗯呢,”沉厚的女中音,仿佛出自下边的小肚肚,不过七八杆子,高冬梅伏在床上,白胖的身子,波浪一般的起伏着,最后的波峰,到了美臀,和后边的力道交汇着,凶巴巴的,使得一柄爱爱的运行,更加的豪迈,还加油添醋的鼓励着,“咿呀呀,弟娃的东东,爱的好深好深哟。”

    “喜欢着姐,当然使劲儿喽。”一句心里话儿,对仙人弟子来说,就算最高的奖赏了,林乐言罢,轰的,邪火燃的更旺,暗自将仙界异能,提升到十成以上,嗨,低沉的一声吼,忽然的变招,ak47一般的突击着,使得她身子的波峰波谷,再也跟不上节拍了,不到半分钟的功夫,就运行了一百三二十杆子以上,一柄爱爱,在温泉泡泡里边,哗啦哗啦的进进出出着,还没停下来的意思呢。

    “嗯嗯嗯”,“呜呜呜”,高冬梅疯豹子一样的哼哼呀呀着,流着口水,死命的啃咬着枕头,觉的后面那突入巢穴的超级打狗棒什么的,尽管运行的神速,却每一杆子,都扎扎实实的穿刺到了花心,探了底儿,身子忽然的一紧,发羊癫疯一般,就要穿越了,却跟不上他的节拍,竟忽然的挣脱链接,翻过身来,以女子柔道8段的功夫,大山一样的胖壮身子,锻压机一般,将他压在下边,手脚像绞索一样的缠了他,极为娴熟的,自主的运行开来。

    “嗯嗯嗯”,“呜呜呜”,林乐同样的哼哼呀呀着,给绞着,给缠着,差点儿透不过气来,而她自主运行的力道,比起自家的草控来,有过之而无不及呢,很快,异能提升到十一二成了,不得不翘起一柄豪壮的爱爱,给碾磨着,给锻压着,毕竟是温泉的泡泡,厚实的脂肪球球,不像给荣琼压着的那般苦楚嘛,弄到此时,地道战的第二场雨露,就要无私的奉献给心爱的冬梅姐了。

    “唉,姐受不了喽。”高冬梅低沉的吼着,忽然身子一软,没了锻压的劲儿,竟使出柔道九段的功夫,紧紧的缠着他,猛的一滚,想交换一下位置,把草控的权利,重新的交到这所谓的大男人手中,没想到用力过猛,连带着他,一下子滚到了床底下,尽管事出突然,俩人的链接,却狗狗一般,舒心的保持着。

    “来呀,弟娃全给姐了。”滚在楼梯口边上,林乐顾不得疼了,仙界异能一成不剩的喷涌而出,恨不能将亿万个小小的蝌蚪什么的,其中一只的基因片段,钻入她的花苞什么的,也好造出个小小巧巧的仙人弟子嘛,翻滚着,死死的保持着链接,一股股的甘露,一个劲儿的涩呀,涩呀,涩呀,涩呀,涩呀,涩呀,涩呀,激荡飞扬,仿佛不弄个八九斤重的娃胞出来,心有不甘似的,悉数的献给白胖的冬梅姐了。

    “嗯呢,姐全要了。”高冬梅就在接收了仙界热力的当儿,一股又一股的,极为丰富的水资源,就像给钻头探中的地层石油一般,从钻头的紧密缝隙间,汹涌着,翻滚着,没完没了的流着,原本胖壮的身子,此时羽毛一般的轻盈,搂着可心的治安娃,轻飘飘的,升上了夜空,开开心心、快快活活、安安逸逸的飞呀,飞呀,飞呀,飞呀,飞呀,飞呀,飞呀,飞到了云端,飞到了仙境,云裳飘舞,数星星,赏月亮去喽。

    俩人躺在阁楼上,歇息了一会,高冬梅意犹未尽的,伸手拿了那一柄爱爱,见它很神奇的,不到一两分钟,又伸展开来,恢复到一级的战备了,比起蒋久长的那打狗棒,也不知耐用多少倍呢,忍不住哗啦哗啦的,试运行了几下子,噫,很听话的抬了起来,于是柔声的夸赞着,“哟,乐子还真行呢。”

    地道战的第三局,结束的还算完美哦,还有很多的姐呀嫂的,等着照顾呢,林乐哪敢耽搁太久,将白皙的身子,从上到下,匆匆安抚了一番,笑着,“冬梅姐呀,今晚打过赌的,弟娃还要照顾别的姐和嫂哟,改天陪你了。”说着,草草的穿起衣衣裤裤,下楼梯了。

    “嗨,开玩笑的,就当真啦。”高冬梅目瞪口呆的坐在楼梯口,衣衣啦,裤裤啦,也不知给他抛到哪儿去喽。

    “不是当真,难道是假的?”时间紧迫,业务繁忙,林乐应着,已经下了楼梯,钻进地洞,就要摸到隔壁的王秋玉家去了。

上一篇:第202章 地道战之五 下一篇:第204章 地道战之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