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地道战之十四

    “呜呜呜”,给死死夹着,痒酥酥的,林乐忍不住哼哼着,这种自行收缩,自行草作的能耐,还是头一回见识着呢,仙界的异能,也跟着提升到八九成,闷声闷气的,平稳的运行开来,还习惯性的,说些没盐没味的话儿,“想不到嫂子的特大号,还可以任意的伸缩哦。||”

    “三十几的人,这点本事也丢了,还叫妇人家么,”根蓉嫂半坐着,背靠床头,压着那一万多,生怕它们飞了,没能给大牛救命似的,配合着运行的同时,面色无比的平静,嘴角带一点微微的笑,还能拉着家常呢,下边跟着节奏,扭摆撬动,大气不出的,又问着,“乐子,你很行呀,玩的多么?”

    “唉唉,不瞒嫂说,乐子一个单身的娃,的确和妇人家玩过几局嘛。”瞧她那淡定的样儿,蛋定的内能,单方面来说,比起潘董事长潘伊红,一点不弱哦,对一个仙人弟子来说,对方越是隐藏不露,越是有定力,邪火就越旺着,林乐言罢,忽然的变招,眨巴眼的功夫,将异能提升一二成,横冲直撞的运行开来,弄的床架子吱嘎吱嘎,就像进行曲什么的,其中的伴奏一般。

    “其实呀,自生了小牛后,嫂还没跟别的男人家玩过,你是头个呢,”尽管他凶巴巴的,根蓉嫂依然蛋定着,配合运行的同时,还能腾出一只手来,在他脸蛋儿上爱呀爱的,觉的自家跟一个嫩娃玩着,对方明显吃了年龄的亏了,又问着,“你也算长大了,在外边搞呀弄的,还不如耍个盆友,收了花心嘛,我有个侄女,蛮乖巧的,要是乐意,可以见一见面呀。”

    “谢嫂了,说耍盆友,还早着哟。”林乐运行不停,应着。

    就这样一边运行,一边聊着家常,不紧不慢,不温不火,不急不躁,气氛无比的轻松愉快,玩了十来分钟,也不知几百杆子了,根蓉嫂才平躺下来,腿杆子伸的直直的,僵尸一般,低沉的叹息着,“唉唉,嫂有点那个喽。”原本蛋定无比的,身子却上下撬动,波浪一般,一起一伏的,同时巢穴里猛的一紧,恨不能将一柄爱爱,夹的小了一圈似的,那架势,和一座忽然爆发的火山,差不离的,而一股又一股的春泉,从链接的缝隙间溢出来,又热,又滑,正像喷发的岩浆什么的。

    “呜呜呜”,林乐小小巧巧的身子,不得不跟着上抛下落,要不给死死的抓着,真要抛到床脚下了,感觉像小小的雄螳螂,伏在凶悍的雌螳螂背后,拼着给生吃了的危险,一心一意,将基因片段什么的,留存下来,而自家的生死,也就无所谓了一般,给反击着,将一股股的甘露,一个劲儿的喷发着,和一股股的春泉交汇着,给亲爱的嫂,热乎身子去喽。

    “哟喂,看不出乐子还真行呢,”根蓉嫂收了雨露,身子骨暖暖和和的,巢穴里舒舒爽爽的,喘息一阵,摸摸他的头顶,表示着两重意思的感激,穿越了一局,却是个见好就收的人,并不贪多,下床去,先解了个小的手手,为他到了一杯温热的开开,好心的问着,“乐子,这么晚了,还查夜么,要不,就在我家睡,早点走就行呀。”

    “亲爱的根蓉嫂,乐子既然打了赌,那些个姐呀嫂的,还要去挨家的照顾呢。”事情到了这份上,林乐只好说实话,既然她玩了一局,怕啥曝光嘛。

    “咿呀呀,乐子莫非是仙人弟子,这般的厉害。”草作的过程,根蓉嫂一直平心静气着,此时,却睁大眼,没那么淡定了。

    “没啥,天生的嘛。”林乐真怕露了草神门的秘密喽,穿上衣衣裤裤,和她搂了搂,表示再见,下了地洞,一脚一脚的踩着泥梯,摸到通道里,慢慢的向前,朝下一站摸去了。

    岔洞,又一条岔洞,一个拐角,又一个拐角,尽管先前问清了吴二哥,又亲自踩过点,地道战进行到这时候,玩了几局,运行了千百杆子,有点晕头转向的,有句话叫啥来着,给弄昏了头喽,却又不敢亮手电,不得不走几步,燃了打火机,看清了,再走几步,见着一个宽敞的地下室,估计着上边,就是那又漂亮、又泼辣的来凤嫂的家,踩着泥梯,踩稳了,一步一步的,尽量不出声响,钻出地面来。

    在根蓉嫂那一站,耽搁的有点久,站在黑漆漆的屋子里,看看时间,快凌晨一点了,运行得直接一点,快一点才行哦,借着夜光,睁大眼,看清一间卧房的门,正半开着,轻手轻脚的摸进去,扒了裤裤,就要给敢打赌的来凤嫂,一柄又粗又长的惊喜喽。

    一步,两步,三步,一架床儿,越来越近,听的到均匀的鼾声了。

    伸手一摸,被窝里,热乎乎的,正等着他上去暖和身子呢。

    趁对方睡着,给个梦中的穿越,经验有点丰富了。

    摸到一双脚,噫,咋会有点粗实呢,也没啥奇怪的,老房子的妇人家,走的是山路嘛。

    按了按床,挺结实的,不出声响,即便闭着眼,小手手也能一掏一个准儿,直接掏到窝的。

    滑过腿杆子,进了腿缝子,哟喂,来凤嫂的腿,毛乎乎的。

    终于到了核心地带,一掏,哇,差点呕出来,咋啦,裤裤里边的,不是啥缝子,不是啥水田,竟然是一条软塌塌的东东,懒蛇一般,嗨,走错门,掏错窝,掏到不知哪个爷爷公公了,这在草花的生涯里,也是头一回呢,又羞,又怒,又惊,又吓,那滋味,仿佛在路边的苍蝇馆子里,吃回锅肉时,吞进了好几只活的苍蝇一般,竟楞在床边,不知如何是好,忘了转身逃走喽。

    “哦哦,莫非是喜妹子来了?”床上不是别人,正是养宠物牛牛的刘五公公呢,老伴儿去了多年,儿女们也搬到外地,就是舍不得老窝,却有点寂寞哦,而他年轻时,和外村一个叫赵喜梅的,耍了盆友,也是七十几的人,同样死了老伴儿,真想接过来,一齐过过日子呢,睡梦中,真以为她来了,还老来浪漫,想运行几下子什么的哟,于是变的年轻人一般的灵活,很快坐起来,亮了灯,揉揉眼,看看老相好的样儿了。

上一篇:第210章 地道战之十三 下一篇:第212章 地道战之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