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地道战之十八

    “哪里,丢了裤裤,吓着的嘛。”给拿稳了,牵着,林乐很乖的,低头靠近了她,刚才在王三娘家里的那种滋味,又如何说的出口哟。

    “有婶在,老房子里,啥样的麻烦,也可以帮你的,”吴兰婶说着,放开了一柄不争气的爱爱,厚实的手,妈妈一般,在他的后腰上,来来回回的滑动着,到了臀上,还不轻不重的掐了一下,又说,“老房子的姐呀嫂的,个个都是厉害的角色,玩累了,歇一歇嘛。”

    “嗯呢,”林乐应着,不由的暗暗的惊奇,这吴兰婶对美事儿的领会,不比那张婶差哟,一下就拿准自家的命门了,摸着,捏着,掐着,很快像个乖乖的小娃,躺在妈妈的怀里,整个儿的身子,软了,化了,也不知为哈,只有一个地方,变的硬邦邦的,前边的爱爱,竟很神气的挺了起来,处于一级的战备了,于是朝她结实的小肚肚上边擂了擂,流着口水,撒娇一般的叫着,“婶呀,乐子要来爱一爱你喽。”

    “要说爱,是婶想爱你嘛,”身上的活儿做到点位了,吴兰婶随手一捞,碰到那一柄爱爱,估计它来了劲儿,差不离有尺把长了,既然已经是盘中的餐,放长线钓大鱼一般,并不急于捉拿,搂着他,在他脑瓜子上摸呀摸的,“唉唉,你和我家在外边打工的二愣子,差不多大小呢。”那口气,仿佛是狼吃羊之前,还有点歉意似的。

    “哎呀,婶比起老房子的姐呀嫂的,咋说呢,灵性的多,乐子最最喜欢哟。”林乐真心的说着,轰,邪火又上来了,哗啦,扒了她裤裤,一掏,哇塞,不来就不来,一来就是猛的,折腾好半天,她的下边,早已滑腻腻的一大片,比水田还水田呢,这种来的缓慢的沉厚内能,打心眼里喜欢着,拱起身子,也不咋瞄准,嗨,她更高,站在一起,链接的部位,刚好对准哟,一柄滚烫的爱爱,慢慢的,就送进了该去的地方。

    “几十岁的人,还值得喜欢么。”既不年轻,又没啥姿色,吴兰婶却是个有自知之明的妇人,就喜欢别人夸她灵性,夸她懂奥妙呀,听着,心坎里蛮舒坦的,轰,阴柔的邪火,一下燃旺了,站着,靠在一起,朝前挺了挺,使得一柄豪壮的爱爱,全根的没入,还没等他表现什么的,又退了退,再朝前一挺,自主的运行开来,轻松娴熟的程度,老房子的任何一位妇人,也没法可比哦。

    “其实,乐子就喜欢几十岁的人呢。”给搂着,给运行着,紧靠着她大山一般的身子,居然有了啥安全感什么的,那滋味,就像个啥小莉啦,粉莉啦,萝莉啦什么的,给一个古铜色皮肤、遍身肌肉疙瘩的特种病什么的搂紧了,爱呀爱的一般,要是别的大男人知道了,实在羞人哦,尽管有点惭愧着,给她运行的毛火了,仙界的异能,顿时自行提升了两三成,一柄爱爱,更加的豪壮了,嗨嗨嗨的,吼着号子,压着她的节拍,火速的运行开来。

    “呵呵,乐子果然行哦。”吴兰婶低沉的叹着,弄的比他更毛火了,一双有力的大手,紧紧的捧了他臀,竟以特种病的力道,轻易抱了起来,让他身子悬空,完全的失去了草控权利,链接着,也像生了肌肉疙瘩的特种病一般,以比他更强的力道,更快捷的节奏,凶巴巴的草呀草的,那样儿,仿佛一柄啥仙界神器什么的,生在她下边一般。

    “咿呀呀,婶好厉害哟。”职业生涯里,还极少向哪位相好甘拜下风过呢,林乐学着姐呀嫂的口气,妇人家一般的真心叹服着,一柄爱爱,顺其自然的,在她又宽厚、又温暖的小肚肚里边进进出出的,冲着爽心的温泉澡澡,越来越多的口水,在嘴角边流呀,流呀,流呀,流呀,流呀,流呀,流呀,就像妇人家的巢穴,永远流不干一样。

    夜深人静,地洞里轰隆轰隆的,闷雷一般,她背后的洞壁,许多细碎的泥沙,悉悉索索的掉落下来。

    “唉唉,婶有点受不了喽。”此时吴兰婶的声音,听起来的确像个大的男人,强力的草作了三五十杆子后,觉的身子里边,仿佛有个啥大的怪兽,就要出来咬人一般,节奏慢了下来,手上一软,让小的治安娃,滑落下来,却如何也舍不得丢了链接,那种要死要活的滋味,恐怕只有宫中的次西太后,才体会的到哦。

    “好呢,该乐子来了。”既然对方是个顶尖的高手,紧要关头,林乐哪敢大意呢,也不顾玩过几局了,言罢,将仙界的异能,提升到排山倒海的程度,又是一二十杆子以后,点点滴滴的雨露,和一股股汹涌的春泉交汇着,使得她厚重的身子,忽然的变轻,飞呀飞的,飞出老房子,飞出凡间,遨游仙界去了。

    一局过后,说些羞人的悄悄话,休息一会,本想抽身走人,说声改日再什么的,麻烦可来了,却不知吴兰婶是个不干则已,一干就不肯罢休的老手,黑暗里,拿了他一柄爱爱,觉的有了点劲儿,勉强可以重启了,紧抓不放,嘿嘿笑着,“这般能干,再陪婶玩上一两局嘛。”

    本打算雨露均匀的遍洒,到这时,战略计划,给定计划的吴兰婶完全打乱了,毕竟是群的执事,林乐咋好意思推脱呢,不得已,只好给她拿着,重启之后,有点机械的运行着,过了十几分钟,在双方的共同努力下,终于同时到点了。

    在一个人身上,就玩了三局,和她分手后,顺着地洞,继续朝前爬着,觉的有点疲软,异能所剩不多了,看看时间,已经是两点过,还有好几个嫂呀婶的,还没照顾着呢,既然夸了海口,要是没办到,以后哪有脸面进老房子哟。

    钻过一条岔洞,又一条岔洞,拐了右拐,又拐左拐,爬着,计算着,唉唉,脑子里遭抽空了一般,到底总共玩了几局,也记不清了。

上一篇:第214章 地道战之十七 下一篇:第216章 地道战之尾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