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特殊任务

    “死娃娃,办公地点,敢放肆,讨打啊。||”易春香刚骂了一句,大门咔嚓一声,有人从外面插入钥匙,赶忙拦着他的手,开始低头看账本。

    易春华开门进来,说着,“春香,没你的事了,拿着账本回去做,”等她走后,紧闭大门,凑近林乐耳边道,“你莫走,待会儿由她送饭来,等到十二点过,有个人要来见我们,一齐商量大事。”

    “好的,我等着。”林乐点了支烟,吐个烟圈,对夜半的神秘来客,不说也心知肚明的。

    夜深,村上漆黑一片,村委办的门虚掩着。

    零点以后,村上的机耕道上汽车轰鸣,没多久,一个黑影,鬼魅一般的挤了进来。

    “老大,等你好久,”易春华神色肃穆,呼的站起,掩上门,“还敢开车来,不怕出事么?”

    “各路口有兄弟伙看守,有异样,打来电话,可从小路出村,”贺二哥负案在逃,不敢久留,大咧咧坐上村长的位置,开口问道,“关于中坝,下午你们商议的如何?”

    竞选村长,拿到砂石开采权,都是他一人操控,易春华见了他,如见顶头上司,不敢坐下,垂手应道:“村委和几个投资人暂时拿不出个主意,决定先叫一拨老弱病残去中坝闹一闹,壮一壮声势,谅赖三娃不敢叫人动手,再带信叫他过来谈谈。”

    贺二哥脸上的刀疤抽了抽,淡淡一笑:“闹一闹,就能逼他过来谈,你们太天真了。”

    “那么,依贺二哥之见,该如何应对呢?”林乐怯怯的问道。

    “他的后台,是市里的老大冯汉,资产上百亿,红黑都吃的开,连市委的人也不敢随便招惹,过去仁贵强上面有人,也吃不过他,就凭你们,想讨回砂石的地界?”贺二哥抛给林乐一支烟,反问着。

    紧张的密谋一阵,贺二哥对易春华和林乐提出的对策,一一否决了。

    想不到道上的事儿,比草花的业务复杂的多,林乐脑子有点晕了,摇摇头道:“占一百多米宽的砂石,要损失两三百万,没其它办法么?要不,我们也去攀一攀冯汉的关系嘛。”

    贺二哥皱皱眉头道:“要跟冯汉合的来,哪里会混的现在这般窝囊?七八年前,我曾给他当过保镖,一天,在茶楼喝茶,有个对头用枪抵住太阳穴逼着他,我拔枪拔慢了点,就直接给开了,再也没理我。”

    “依老大说来,我们只有认栽喽。”易春华幽幽的说。

    “办法倒是有。”贺二哥歪了歪嘴,示意他回避。

    “好的,你们谈,我先回去。”易春华知趣的抽身离开,临走,掩上村委大门。

    “注意外面动静。”

    “这个自然。”

    等村委办只有他俩人,贺二哥掏出几章照片,拿起其中一张,“这女人你认识不?”

    “当然认识,新上任的镇长沈传欣嘛。”

    “她是某位很有背景的副市长的外侄女,经济管理博士毕业,镇上的官员,只有她,才敢跟县级市里的老大冯汉叫板,迫使赖三娃让出地界,当然不在话下,”贺二哥又抛出三张照片,“这几个人你认识么?”

    照片上的三个年轻男人,一个比一个英俊,林乐摇摇头,“一个也不认识。”

    “这是某集团公司的总裁,这是名牌大学的教授,这个呢,是市内特种部队的队长,”贺二哥一一介绍之后,补充道,“都是沈传欣的前三任丈夫,出于不明原因,结婚没一两年,很快就离了。”

    “二哥是叫我去搞定,让她给赖三娃施压,夺回中坝的地界么?”林乐直接问道。

    贺二哥的脸上,露出少有的笑容,“小弟,你有搞定女人的真本事,也很聪明,”又发给他一支烟,亲手点燃,“给出她前夫的照片,是要你明白,搞定她,不像跟乡下的妇人随便的弄着好玩,草着好耍,是多么的困难。”

    了解到沈传欣的大致底细后,林乐有点心虚了:“二哥,乐子恐怕不行哦。”

    贺二哥的脸,忽然变的无比狰狞,一把揪住他衣领:“可要记住,你那烂根子,是在二哥的刀口下留住的,行,要做,不行,也要做,做好了,你我都有利,做不好,损失两三百万,还望你三思。”

    自从找人了村上的第一美人杨玉蝶,林乐一直给他这阴影罩着,任何时候,都不敢说个不字,只得应道,“二哥,莫生气,小弟一定去试试。”

    “好,爽快,”贺二哥在他身上捏了一把,骨头快要捏碎一般,“我搞到点资料,你看看。”

    林乐翻开一看,贺二哥不知从哪儿搞来沈传欣第二位前夫,那大学教授的一篇日记,细细的读了起来。

    某年某月某日,小雨间阴。

    今天是周六,也是她休息的日子,一大早,天还没亮,我躺在床上,不知何时,她偷偷起来,去客厅里打了个电话,又偷偷的钻进卫生间,解了个小的手手,不断的冲洗下身,仿佛要洗的干干净净,给另一个我所不知的男人享用似的。

    以为我睡着了,她对着镜子,化了淡妆,朝我这边瞅了一眼,又蹲下去,再解了个小的手手,冲洗之后,出门了。

    结婚一两年来,这样的情况出现的太多,每次她回到家里,总是神采飞扬,晚上,照例要求坐一坐爱什么的,下边却有点松垮垮的,仿佛很多的激情,都释放在外边的某个男人身上了。

    唉唉,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每一天晚上,她都要缠着,要我爱一爱,穿越了好几局,还嫌不够,婚后我的体重,下降了差不多十几斤。

    明明知道她在外边找别的男人,我由过去的愤怒,变作现在的无奈了,谁叫自家的本事有限呢。

    查阅医学资料,发现女人有一种病,叫做非正常性的欲亢奋,发生的几率,仅是四百万分子一,而且由天生的基因突变引起,不易根治,看来,这沈传欣,必然属于这种病例。

    我对目前的婚姻,也没抱多大的希望,真像活在地狱里,也不知哪天才能解脱。

上一篇:第219章 秘密会议 下一篇:第221章 尼姑庵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