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潜水观察

    “谢谢镇长在百忙之中,抽出宝贵的时间,来接见,哦不,会见我。…………”林乐点了点头,哈了哈腰,却不敢跟她握手了,慢慢的退着,退出了镇长办公室。

    “没事,”沈传欣没等他说完,扭头拿起一叠文件,开始别的工作了,“注意,以后工作中的问题,请及时和村长沟通,让他向镇上分管领导汇报就行。”

    碰了一鼻子灰,真想打退堂鼓,走出办公楼,想着就此罢休,却有点不甘心,就像跟潘伊红一般,随便的一草,给草出两三百万的现金来,实在诱人喽。

    既然从杨洛轩口里,了解到她的全部底细,只要时机成熟,何愁上不了床嘛。

    于是,一个比老房子地道战更大胆的战略计划,在脑瓜子里初步的酝酿着。

    毕竟是镇长大人,并非闹着好玩,离开前,在宿舍楼外走走,潜水观察一番。

    据事前调查,沈镇长的住所,在宿舍楼的三单元三楼10号。

    站在楼下一望,三楼的一个阳台上,一些个罩罩,小裤裤,名牌时装什么的,彩旗一般,正在迎风飘扬,一定是10号了。

    环顾周围,上班时间,没人注意,蹬蹬蹬上了三楼,实地考察了一番。

    每一层有两家住户,10号门关的紧紧的,门上住户一栏,正写着她名字。

    对面那一间,写着个男人的名字,叫廖勇,房管所所长什么的。

    怕引起别人怀疑,看清了,及时飞奔下楼。

    在宿舍楼底楼逛两圈,习惯性的,查看单元的楼梯口,内外进出口等情况,牢记在心。

    镇政府风水不错,依山傍水的,紧挨一座山梁,宿舍楼正好背靠半坡,照过去的习惯,离开前,去了坡上,钻进草笼子观察了一番,发现三单元三楼和半坡的直线距离,不过十几米。

    取了个正面的角度,透过淡色的飘窗,可以看清客厅里的大致情况,而从楼梯口镂空的花墙看去,能注意到每个上楼的人。

    这种远距离监视的能耐,还是从小鸡公手上学来的呢。

    明白沈传欣瞧不上一个乡下治安娃,软的不行,非的来硬的不可了。

    细细观察着,从三单元一楼到三楼,有一条粗的排水管,正是小鸡公所指,翻墙入室的最好攀沿物。

    看准了,潜入10号房间的计划,正如伟大的诺曼底登陆一般,不断的完善着。

    回到河坝村,不敢耽搁,直接回家,做一些准备工作什么的。

    “哟喂,乐子当官儿了,忙乎的整日不见人喽。”前脚跨进院门,小鸡公后脚就跟进来。

    “小弟给你那些个钱,用完了么?”

    “又是打牌,又去镇上找了几个老妞,口袋里还剩几块了。”

    “给,省着点,免的饿肚子哟。”林乐随手掏出几百块,数也不数,塞给他。

    “嗨,乐子够哥们,”小鸡公掏出一包卤肉什么的,“今晚就在你家喝酒,行不?”

    “当然好,家里还有点腊肉,煮熟下酒嘛。”

    还没天黑,煮熟腊肉切了,哥们俩你一杯,我一杯的喝开来。

    喝了一二两,林乐藏不住话了,抖出了当夜要去镇上办一个妇人的事儿。

    “哎呀,乐子真行,从村上玩到镇上去了,升级喽,不知想办谁呀?”

    “对不起,鸡公哥,天机不可泄露,只求你指点一二就行,”林乐将宿舍楼的格局,说了个大概,“须得带些啥工具才行?”

    “还用说,小的笔筒手电,绳子,望远镜,爬墙的铁钩子嘛,”小鸡公得了钱,想真心帮他一把,问着,“嘴上说不清,画个图看看,哥给你出点子。”

    林乐取了铅笔,画一座山,旁边一座楼,从一楼到三楼,阳台,楼梯,镂空的花墙,画了个大概,问道,“鸡公哥,你看要进入三楼房间,咋样才行呢?”

    “嗨,”小鸡公粗略的瞄了一眼,一拍大腿道,“有镂空的花墙,何须用绳子吊上阳台嘛,直接从一楼攀上去,用个小铁钩,钩稳阳台,轻轻就翻过去了。”

    “唉唉,还是你偷鸡贼在行嘛,”林乐欢喜的不行,搂着他的肩,“来,干一杯。”

    “你要办事,悠着点哦,”小鸡公仰脖喝完,“等你的好消息。”

    “要办了这关键的妇人,能挣大钱呢,”林乐呷了一小口酒,露了点口风,“到时候,小弟少不了你好处,手头紧了,支持两三万没问题。”

    天麻麻黑,带齐工具,因是去镇上办业务,不敢带着大黄,赶了它回去。

    天阴沉沉的,云压的很低,有点像要落雨,不过,对职业的草花人来说,正是好天气嘛。

    趁着夜色掩护,出家门,翻乱风岗,过田埂,专挑偏僻的小道,到了镇上。

    长沟镇,属于有名的山地古镇,古建筑群落,高高低低,错落有致,许多年来保持着原貌,入夜,茶楼饭馆,以及镇上的住户,都亮起了灯火。

    钻进草笼子,站在镇政府背后的山梁子上望去,远处,夜幕中的古镇,真有些好看哟。

    此时的林乐,没心思欣赏夜景,摸出望远镜,伏下来,直接对着靠山的镇政府宿舍楼。

    十几米的距离,给镜筒一拉,更近了,像是在眼前。

    挨近九点,各楼层的窗户,透出明亮的灯光。

    移动着镜筒,对准三单元三楼10号,却发现房间里黑漆漆的一片,那沈传欣还没回来。

    人不在,转移镜筒,对着三楼的楼梯口。

    一盏巷灯,还算明亮,从镂空的花墙看去,进出的人,清清楚楚。

    从九点到十点,更高楼层的住户,出去应付饭局的,散步的,陆续经过三楼,回家了。

    在这一个小时的监控中,林乐发现,好几个男人,路过10号房间时,要么把耳朵贴在门上听听,要么从锁孔朝里瞅瞅。

    一个单身的美女镇长,自然要引起关注,看来,业务的难度,超过以往的任何一次。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也许,他们在平日的工作中,觉察到什么情况了。

    观察着,思量着,心上心下的。

上一篇:第231章 单独谈话 下一篇:第233章 鲜活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