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潜在危机

    在封山育林区,陪沈传欣穿越一二十局,丰田车的减震,也不知弹动了几千上万遍,挂念着医院里的养蚕妹纸,心上心下的,从不嫌累的爱爱,有点疲软了。--

    凌晨五六点,沈传欣给伺候到位,才表扬几句,开车到三岔路口,叫他步行回家。

    站在路口,等她驾车离去,抄小道回到医院。

    住院部的值班室里,几个护士值夜班后,有点没精打采,见他返回,来了精神。

    “你这死鬼,上次玩过一场,就不闻不问,回来了,玩玩再走嘛。”

    “想瞧瞧你那根子下那雄藏什么的,是不是长大喽。”

    手上功夫,本来就弱,加上和镇长玩累了,手脚瘫软,给她们一抓,没法动弹,裤袋一松,一柄爱爱,湿漉漉,软塌塌的,就算是呆萌,也知道他出去干些啥。

    “哟喂,出去和镇长谈工作,现在才回来,到底谈了些啥?”

    “莫不是溜到半边去,跟哪个相好,在草丛里滚了一夜哦?”

    姐妹们见过不争气的爱爱,大失所望,气呼呼的,放开手,烂根子一般,丢弃不管了。

    “姐姐们,那廖家荣咋样了,我想去看看。”林乐勒紧裤带,说着。

    “呸,”吴雨桐撇撇嘴,“她吃的假药,没事,天没亮就走了。”

    回到家里,也不知为哈,眼前总晃动着廖家荣的粗辫子,一夜过后,愁眉苦脸的,成了大的男人一般。

    一连几天,相好们反复打来电话,要他出去干点啥名堂,一一的回绝了。

    心灰意冷的,在家修身养性,闭关潜修,殊不知,长沟镇的一场政坛风暴,就要席卷而来,将他连带进去。

    再说镇上的房管局长廖勇,既想和镇长沟通工作,更想和她沟通身子,没能如愿,反倒给她处处找茬,心生恨意,一日,和一个政界老友喝茶,无意得到个消息,说是她的副市长舅舅,分管城市建设,找亲友注册个空壳公司,向地级市高价贩卖花木,包揽全市的街景树栽培,一次栽不活,又来二次,三次,死了又栽,栽了又死,黑吃国家票子,赚了几百万,还有其它的问题,比如贪污受贿,私藏小蜜等,已经给双规了。

    老友还提到,新到任的沈传欣,那经济学博士的文凭,是高价买来的,无论说学历、资历、能力,哪方面都不够胜任镇长一职,估计市上的窝案,很快要清理到她头上。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廖勇心里暗喜,几天里,向消息灵通人士打探到,估计不出几天,市上就要暗中派个调查组,前来长沟镇,专门收集沈传欣的各种违纪违规材料,于是打定主意,在合适的时候,抛出那段住房门口的春景视频。

    一日,林乐正在家里静心潜修,异能升级,忽然接到沈传欣的电话。

    “喂喂,林乐,你马上到封山育林区的三叉路口等着,我有要事找你。”

    “哎呀,大白天的,要乐子陪你镇长大人,能行么?”

    “哪里叫你陪我,不要哆嗦,快租个车赶过来,半小时之内,一定到达。”

    估计有啥要紧事,林乐风风火火出门,在村上租了个摩的,赶到路口。

    沈传欣的丰田,早就等在那儿,等摩的走了,见四面无人,打开车门,叫他上车,在公路上行驶着,一面和他作个别谈话。

    “镇长,莫非我们的事,有人知道了?”瞧她那秋风黑脸的,招他前来,哪像玩穿越的样儿嘛,林乐有点心虚了。

    “少废话,听我说,”婶传欣极其严肃的,皱着眉头,紧握方向盘,目视前方,“掐指算来,你头一晚上爬进我的卧室,到现在,过去两三个月了,不知你是否照我指示,没能在外边透露只言片语哦?”

    “你放心,莫说好哥们,就是亲兄弟,也没提一个字。”

    “我的意思,是想提醒你,万一有人找到你,问起我们之间的关系,你得死死咬定,就一般的工作关系,上下级关系,能挺的住么?”

    “就是坐老虎凳,插竹签子,也一定能挺住,能陪镇长,是看的起我,何况,还有河坝那两三百万的砂石利润嘛。”林乐拍拍胸口,打了包票,却暗自想着,自家又不是啥英雄好汉,真要进了派出所,或是给大官儿一吓,给一提衣领,说不定屁滚尿流,啥样的事儿,都竹筒倒豆子一般的抖出来喽。

    “请不要嘴上硬,心头虚,万一找到你,问来问去,要是怕说错,不要多说,就一句话,我不知道,谅他们不敢把你怎样的。”沈传欣轻踩油门,丰田以四五十码的速度行驶着,一面细细的教他对付询问的招数。

    “好的,又没杀人放火,心中踏实嘛,就一个不知道,没干过,就行。”林乐应道。

    “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那中坝重新划界,本来不属于我直接分管,暗中插了手,为你捞了大笔好处,我却一个子儿也没得到,估计河对岸的赖村长,要给我抹点黑,当有人问起你其中的过程时,注意一口咬定,我是公平处理两岸的纠纷,没收受任何好处,事实上也是如此,这一点,你应该记的清楚,也说的清楚。”沈传欣满面愁云,接着说道。

    “好的,没问题,镇长放心,乐子一定要守口如瓶,哦不,一定实话实说,你没捞到好处。”林乐结结巴巴的应道。

    沈传欣开着车,细细回忆那个雨夜,这贼溜溜的治安娃,不知哪来的胆子,敢撬门进她卧房,且对她一切生活习惯,拿捏的清清楚楚,掏窝子,一掏一个准儿,直到此时,才觉的有些蹊跷,在公路上来来回回绕圈儿,暗自有点后悔,毕竟是乡下的娃,一齐厮混,不太保险嘛,却转念想,和自家玩过的男人,又有谁比他内能沉厚,能满足她的无底洞呢,心上心下的,打定主意,要这场风暴过去,能保住镇长位置,定要死死拴住他,以备长期留用。

上一篇:第240章 夜半谈公事 下一篇:第242章 接受讯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