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草花仙大战拈花医之四

    “不用谢,哎呀,咋说呢,我受了点伤,正康复治疗着,”娇小的身子,靠在他身上,吸入美人儿的芬芳之气,一柄爱爱,腾腾的,又翘的老高老高,差点隔着裤裤,擦挂着她的美臀喽,估计她腿上不舒服,走动不便,又问着,“姐姐,你住在几号房?我扶我回去嘛。||”

    “好的,再次谢谢了,”想不到这满口土话的娃,倒是有点爱心哟,冷怡攀住他肩膀往回走,“我住在转角那边的1号房,小弟弟,请问你叫啥呀?”

    “我叫林乐,树林的林,快乐的乐,”扶起她,贼溜溜的小手手,顺带搂了搂蛮腰,噫,居然没毛火呢,于是邪火旺着,一柄爱爱,伸展的老粗老长,给纱布裹着,快爆炸一般,怪难受的,而根子上边开出的一道小伤口,真要崩开了,也不知何时才能运行哟,却隐忍着,“姐姐,你的芳名呢?”

    “哎呀,你的大名,真好听,容易记住,哦,我叫冷怡,是城里二小的语文教师。”冷怡踮着脚尖,艰难的走着,蛮腰给拿了,不仅不见怪,还心存感激,走过几个病房门口,觉的给他扶着,小手手细软无比,蛮舒坦的,此时来了个护士,问明情况,要扶她回房,连连说不用了。

    “冷老师,你既美丽,又漂亮,又有气质的,能作你的学生,也算福气哟,”林乐一手搂着她的蛮腰,一手抬起来,抹了抹嘴角的口水,觉的跟人民教师说话,言词欠佳,又补充道,“唉唉,我们乡坝头的娃,只知道说心里话,就不知咋表达才好呢。”

    “谢谢,”这种恭维的言语,冷怡也不知听过几千上万遍了,出自这林乐的口,听起来却极为顺耳,“在学校里是师生,出来了,就是盆友嘛,叫我冷姐就行。”

    林乐巴不得走道修的更长,小手手也能在美人蛮腰上多待会儿嘛,不知不觉,就要转过转角,到她的房间了,及时的问道:“冷姐呀,你年纪轻,气色好,为哈要进医院呢?”

    “谢谢小弟关心,姐呀,没啥,就一点妇科的小毛病哦。”给他扶着,挨的很近,肌肤相亲,冷怡却并不在意,毕竟是个不到二十的嫩娃嘛,而时间长了,吸入一股股浓浓的异界奇香,居然莫名其妙的,巢穴里忽然一热,一酸,一胀,比刚才在按摩室里,还要厉害的多呢,不是一小股,而是一大股的水资源,咕嘟的喷涌而出,弄的刚收拾过的白色小裤裤,又一塌糊涂的,更不自在了,不禁暗暗的一惊,噫,怪了,这不起眼的娃,身上所散发的男人气味,居然能引起化学反应什么的,不由的倒抽一口凉气,一拐一瘸的,走的更快,想尽早回单人病房,掩上门,好好的清理一番下边了。

    “哎呀,对不起,小弟随便的问问嘛。”林乐扶着亲爱的冷老师,感觉她身子微微颤动,估计雄藏散发的奇香,有了些效果,让她找回了蛋碎的美妙感觉,却不敢得寸进尺,毕竟是语文教师嘛,暗暗的计划着,在住院期间,一定遵照老师的教导,要一步一个脚印,极有耐心的的把她给办了才行。

    “林乐,真是谢谢你。”推开1号病房的门,冷怡回头道。

    “冷姐,不客气。”林乐做了好事,转身要走。

    “有空过来玩呀。”冷怡掩门之前,说道。

    “好的,一定过来。”主动叫我来,求之不得呢,回38号房途中,想到她独自在房里,打扫下边清洁的那副狼狈样儿,又忍不住扑哧的笑了。

    “林乐,开心啥?手上扎着针头,还到处乱走,快回去。”此时郑天豪前来巡查康复科情况,正好和他撞了个正着。

    “好的,听从主任吩咐。”林乐做了个立正姿势,赶忙回房去了。

    郑天豪把这林乐,作为目前工作的重中之重,暗自想着,瞧他那乐陶陶额的样儿,没事一般,莫非刚输入的雌激素和神经药物,没有一点的效果么,不敢大意,查完其它病房,很快进了38号房,一番拿脉问诊,觉的他脉象洪大,极为阳盛,差点气的七窍生烟,打算再加大药量,在一周之内,见到明显药效。

    查房过了,林乐还在猜摸着,这郑天豪作为一位拈花邪医,对自家照顾有加,多半是瞧着他的一柄爱爱,惺惺惜惺惺,同行惜同行嘛,欢喜不尽,趁着护士还没来输液,旁若无人的,哼着小曲儿,踏着跑跳步,到冷怡那边找乐子去了。

    一连两三天,康复科的护士们,觉的他并非主任所说,有些亢奋什么的,就一个没头没脑、有点冒失的乡下娃嘛,不再严密监看,任随他在各病房里走到,串门,也不向郑天豪报告一声。

    没了护士的跟踪,林乐更加大胆,有事没事的,去1至16号的美人窝里遛一遛,和那些个单人病房的妇人家们,一一的熟悉着。

    有了冷怡介绍,顺利进入2号房。

    这2号房,住着一位大名鼎鼎的女病人,三十多一点,姓古,名诗艳,名不符实,是个豪壮的女汉子,七八十公斤级的体重,一米七几,满身血腥味,为毛呀,原来她是地下屠场专门杀狗卖狗肉的,做生意独挡一面,因性格暴躁,脾气古怪,又极为吝啬,几年下来,挣了上百万,在家里很是强势,不给男人零花钱,一切自家说了算,气的他离了婚,远走他乡,尽管阴柔内能,属于顶级的,一人过活,却不在意,因为和她联系卖狗的老顾客,起码几百个嘛,寂寞了,一个电话就搞定。

    这古诗艳杀狗,成天站在血水里,天长日久,害了风湿,尽管满身血腥,邋里邋遢,却给郑天豪以专业的眼光,一眼就看出,她是个草着好耍的顶级高手,对男女之事,已经到了心有灵犀一点通的程度,唉唉,咋说呢,男人家嘛,不一定非要天姿国色,才合的上胃口哟,于是安排她住下,等到合适的时机,给按摩一番,情愿忍着狗血的腥气,也要和她运行上几局了。

上一篇:第259章 草花仙大战拈花医之三 下一篇:第261章 草花仙大战拈花医之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