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草花仙大战拈花医之六

    “郑主任好,我没事,下边开始结疤,纱布也拆掉了。”

    “注意好好休息,不要随意走动,以免摩擦着,伤口再次裂开,”郑天豪掩上房门,叫他脱了裤裤,查看一番里边的爱爱,见它焉丝瓜一般,心里暗喜,语重心长的嘱咐着,“虽然结了疤,还得输几天液,确保不发生反复感染。”

    林乐提起裤裤,点头应着:“主任咋安排,就咋弄嘛。”

    郑天豪安抚他一番,亲手挂上输液瓶,吩咐身边的护士,叫2号病房的古诗艳去按摩室。

    十几分钟后,林乐趁着护士不在,自行关上输液软管,拔了针头,偷偷溜出病房,来到主任按摩室门外,糟糕,门紧闭着,那内能强盛的古诗艳,多半在里边给他办了。

    正猜测着,门开了,古诗艳秋风黑脸的走出来,直接回病房去。

    再看按摩室的郑天豪,坐在床边,面红耳赤,呆若木鸡,裤裆里,明显搭起了凉棚,于是幸灾乐祸的,差点笑出声来。

    “哎呀,林乐,刚开始输液,你咋会跑出来呢?”护士见了他,高声问道。

    “姐呀,输液太多,我忍不住出来解了手手嘛。”

    俩人的对话被郑天豪听见,很快从拈花美梦里清醒过来,走出按摩室,严肃的道:“林乐,想去卫生间,须得跟护士打招呼嘛,自行拔了针头,很危险哟。”

    “好的,郑主任,下次一定注意。”想摸清主任的美事儿,林乐反倒有点心虚,跟着护士,很快回到病房,重新插上针头。

    在一个杀狗卖的妇人面前失了手,郑天豪极为纳闷,却不知其中缘由,一柄爱爱,粗胀的不行,又亲自到3号房,叫小腿骨折的罗小凤前来接受按摩。

    十几分钟后,拈花的手,刚要插入罗小凤裤裤里边,接触那最敏感的部位,也不知咋的,只听她一声尖叫,从床上一弹而起,冷冷的道:“对不起,郑主任,全方位的按摩,也就免了,还是多用药物治疗吧。”

    下午,郑天豪继续叫4号,5号,6号的女病人前来接受按摩,通通从他手心里逃脱,一柄爱爱,几起几落的,弄的邪火无处发泄,就差没走进卫生间自行的运行了。

    这种连连失手的现象,在拈花生涯里还是头一回呢,回到主任办公室,冷静下来,对当日的工作流程,做了一番反思,却想不出啥地方出了差错,搔着头皮,百思不得其解。

    再说林乐被叫回38号病房,一两小时后,再次把一瓶药液输入体内。

    到傍晚,去1至16号房嘻哈打笑,寻着开心,装疯卖傻的,和美人儿们越来越熟悉了。

    入夜,关闭房门,坐在床上,调息之后,运转仙界异能,却没一点动静,好生奇怪。

    哎呀,扒了裤裤,自行运行一番,却软塌塌的,不见翘起,不禁吓出了一身冷汗。

    更要命的是,大男人的小咪咪,继续粗胀着,长此以往,恐怕跟妇人家的真货差不离了。

    这还不算,心境也有了微妙的变化,闭上眼,在面前晃荡着的,不是妇人们,而是郑天豪那一张英俊的脸。

    唉唉,草神门的弟子,居然幻想着,下边生的不是爱爱什么的,而是一道天生的创口,想要啥了不起的东东,给运行一番似的。

    这种酸酸的、涩涩的感觉,要给异界的师父知道了,必然要责怪他不争气哟。

    和郑天豪一样,惊吓之余,慢慢冷静下来,冥思苦想着,到底是咋回事。

    首先排除了师父收回异能的可能。

    最大的可能,是体内接收了啥奇怪的东西哟。

    每日吃饭,都是在楼下伙食团里排队,和别的病人,吃着同样的食物。

    去开水房接的水,也应该没啥问题。

    最后剩下的,就是每天输下的那一瓶药液了,细细回忆其中的过程,终于觉察出其中的蹊跷,一个拈花邪医,也不知为哈,关照自家一个乡下娃,比关照美人儿还要周到,每次输液,都必须亲自到场。

    更奇怪的是,瓶里的药液,并不是护士们调配的。

    一个可怕的念头在心中升起,也许自家办过的妇人太多,得罪了某人,出高价买通医生,要用药物把他变作不男不女的怪人。

    一闪念过后,吓的汗毛直竖,真想从床上翻身爬起,冲出医院。

    可是,如此一走了之,却没法揭开真相喽。

    有句话咋说呢,叫做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既然那郑天豪存心害人,干脆继续留在医院,和他斗上一斗,看看到底鹿死谁手嘛。

    每日输液,挂上瓶子后,郑天豪很快会离去,护士也是偶尔来查房,何不在被窝里藏个塑料袋什么的,拔了针头,慢慢漏进去,看他到底想怎样。

    这还不行,既然他输入的药物,是想把他变作人妖什么的,说话做事,甚至穿衣,都得慢慢模仿着妇人家哟。

    在美人堆里过惯了,这一点,当然难不倒他嘛。

    伪装的差不多了,让他以为暗中得手,没有防备时,再出去买一件花衣衣,披在身上,神不知鬼不觉的,从那1号房的冷老师开始,一夜之间,将康复科搅的个天翻地覆。

    主意已定,于是胸有成竹的,躺在床上,忍不住嘻嘻的笑出声来。

    第二天上午,郑天豪照常前来38号房,面带微笑,和蔼的问道:“林乐,伤口不疼了?”

    “谢谢郑主任的细心照料呀,好多了。”握了他手,学着妇人家的嗓音,娇声娇气的应着。

    “身体没别的不适吧?”郑天豪将输液瓶挂上吊环,亲手调节流速。

    “哎呀,很舒服的。”为让他放心,还扭扭捏捏的,故意翘了翘小指头。

    郑天豪又嘱咐他注意卫生,不随便乱动,去别的病房了。

    见他和护士都走了,林乐很快拔了针头,插进被窝里的塑料袋内。

    就这样每日输液,注入的药物,计量一天天的增加着。

    而林乐的性征,也在不知不觉的变化着。

    说话的声音,一天天的变的爹声爹气。

    甚至连脸上的笑容,也是无比的妩媚,和真正的一个美人儿,不相上下了。

    不知何时,趁中午打饭的时间,去街上卖了一件新潮的女式花衣衣,套在身上,有模有样的,扭摆腰肢,在康复科里来来去去。

    新来的病人,还以为他是个小妹纸呢。

上一篇:第261章 草花仙大战拈花医之五 下一篇:第263章 草花仙大战拈花医之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