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草花仙大战拈花医之九

    转眼间,住在中医院,已是第十来天。

    郑天豪的慢性倒阳药物,在他察觉出异样之后,通通注入塑料袋,倒进厕所里去。

    白天,穿着花衣衣,在各病房以及护士值班室装疯卖傻,成了给妇人家们逗乐的活宝,夜里,暗中运转仙界异能,以备趁郑天豪不备,将他的后院,搅的个天翻地覆。

    伤口复原,异能充足,要不挂念着一群美人儿,继续留在中医院已没啥意思,郑天豪查房走后,掩上病房门,闭关潜修,打算在当夜行动,把她们挨个的办了,然后出院。

    宋春的黄脸婆依照秘方,很快采集到草药,熬成糊糊,送来叫他服下,哟喂,半小时后,下边就顺畅多了,感激淋涕的,真心要帮林乐一把,助他大展雄风,一弄一个准儿,绝不草错了部位,走偏了方向。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笃笃笃。”

    黄昏时分,正在床上盘腿打坐,运行气旋,忽然响起敲门声。

    “小林莫非是练内功么?”冷怡不打招呼就推门进来,“一群病友,明儿有几个要出院了,姐妹一场,想合合影,邀请你去呀。”

    “咿呀呀,我又不是妹纸,咋好意思哟。”林乐故作羞怯的道。

    “不是妹纸,已经把你当妹纸了。”冷怡不由分说,拉起他就走。

    转过转角,进入冷怡的1号房,一群美人儿,除了那神秘的李慧芝,早等在里边,有的站着,有的坐着,摆好了拍照的姿势,古诗艳一个杀狗卖的,极为泼辣,一双有力的手,亲热的揪他一把屁股道:“明儿回去杀狗了,在医院里你每天为我们做事,跑上跑下的,也该来合影留念呀。”

    “谢谢了。”钻进美人堆,遭这位揪一下,那位捏一把,尽管没拿着爱爱,心里却甜丝丝的,赶忙斜靠在床架上,抿嘴笑着,反扭手臂,翘起小指头,摆出一副妇人家的姿态。

    “哎呀,你们看,这林乐兄弟,比女人还女人呢。”罗小凤挨着他,最先噗嗤的小林。

    “咿呀呀,瞧他那样儿,有男人人要是想耍盆友,首先会看上他哟。”

    “这一件花衣衣,很适合他嘛。”

    “不认识他的人,看了照片,一定以为是个小美女呢。”

    趁嘻哈打笑着,冷怡摆正手机,及时来个抓拍,翻开给大家一看,都快笑破肚皮了。

    来了一张,又来一张,1号病房里,欢声笑语,响彻整条走道。

    逗乐一阵,罗小凤止住笑,严肃的道:“幸亏林乐及时提醒我们每个人,不接受郑主任的全方位按摩,不然,多半成了他盘中菜喽。”

    美人儿们纷纷攻击她道:“咿呀呀,我们倒没啥,你罗小凤是不是给他办了?”

    罗小凤面红耳赤的回敬道:“都从他手板心里边逃脱,心知肚明的,还要装呀。”

    哄闹一阵,冷怡作为人民教师,最终站出来说了公道话:“人家罗小凤说的实话。”

    “对呀,她说的是实话。”

    “我们都差点给那邪医办了。”

    姐妹们不得不承认道。

    听她们闹够了,终于该轮到林乐说话,嘻嘻一笑,背诵起张婶的名言来:“唉唉,人哪,就那么回事,没啥大不了的,没给他办了,算是幸运,给他办了,算是舒爽嘛。”

    一句话,正像在老房子里开治安会一般,忽然在粪坑里扔了个炸弹--激起了公愤,妇人家们除了那冷怡有点涵养,都气的花枝乱颤,咬牙切齿的扑过去,恨不能将他撕成碎片,纷纷的骂道:

    “呜哇,你林乐把我们说成小姐什么的,给男人办也可,不办也可,贱的不行喽?”

    “既然人就那么回事,我们不就成了母狗,任别人弄着好玩,草着好耍呀?”

    给掐着,揪着,身上多半起了几个青疙瘩了,林乐疼的不行,赶忙改口道:“各位姐姐,莫误了,我的意思是,你们个个既美丽,又漂亮,咋说呢,还幸感着,给一个拈花邪医办掉,实在划不来嘛。”

    一句话,又逗的她们笑逐颜开,纷纷的道:

    “呵呵,还是林乐乖。”

    “假妹纸总会讨人喜欢呢。”

    此时在超市里上班的潘晴,生着明星般的脸蛋儿,不爱说话,撇撇嘴嘲笑道:“人家拈花邪医,胃口不小,一定邪火旺盛,本钱雄厚,而你林乐一个大的男人,爹声爹气的娘娘腔,莫非生着一条不中用的毛毛虫么?”

    一言正中下怀,林乐赶忙辩解道:“哎呀,乐子虽是娘娘腔,邪火却旺的不行,且一柄爱爱,尺把长的,比起他拈花邪医,还高了个档次呢。”

    杀狗卖的古诗艳,和男人玩的局数最多,叉腰站出来,母虎一般的吼道:“吹牛不打草稿么,你乐子真有一柄尺把长的爱爱,我古诗艳要奉陪奉陪,和你连续作战,一决高下哟。”

    林乐正儿八经的应战道:“莫说和你一人连续作战,就是在场的所有姐姐们,乐子也包给舒爽个够,想穿越多少局,就穿越多少局,相信么?”

    如此豪言,不把内能沉厚的姐妹们放在眼里,连冷怡听了,也过意不去:“吹牛也太离谱喽,这里是医院,请文明点,找别的话题发表点说说行不?”

    古诗艳大咧咧的道:“男人的爱爱,又不是没见过,有啥神秘的嘛,老娘来试一试,”言罢,一双杀狗的手,趁他不防,猛的探入裤裆,隔着裤裤,一拿一个准儿,摸到之后,不禁大吃一惊,觉的跟一柄牛牛的东东,差不离的,倒抽一口凉气,“哟喂,说是尺把长,说不定还有余呢,林乐真没吹牛呀。”捏过之后,心神荡漾,居然有点那个了,暗自想到,这样豪壮的东东,不仅没用过,也没见过,甚至连听也没听过,要在自家的巢穴里运行一番,撑的满满的,一定是超级的享受哦。

    妇人家们一听古诗艳之言,呆了,傻了,懵了,有点心惊肉跳的,哎呀,自家的男人或男友,一柄爱爱,还不及他的一半呢,真要给撑着,直达花心,那种通透的滋味,还是在睡梦中体验过呢。

上一篇:第264章 草花仙大战拈花医之八 下一篇:第266章 草花仙大战拈花医之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