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草花仙大战拈花医之十二

    交战正式开始。||

    对方是个高手,林乐不敢大意,把平生所学,什么蛟龙入海啦,釜底抽薪啦,太极推手啦,施展的淋漓尽致。

    一番交手,古诗艳才明白这位穿花衣衣的娃,无论内能招数,都超过了以往所有相好,年岁不大,却是个久经征战的老手喽。

    十点过后的康复科,病院们基本上待在房里歇息,除了那望风的宋春,没有谁知道2号房里,正在上演着一场爱的盛宴。

    运行不到几分钟,古诗艳手脚一紧,钢丝般的柔韧有力,死死缠着对方。

    林乐忽然变招,运行加快,力道加重。

    古诗艳随即身子一轻,哼哼呀呀,舒心的飞了,无须歇息,继续给不紧不慢的运行着,上了第二局运行平台,毫不客气的翻身而起,夺回了草控的主动权,成为一台凶悍的锻压机。

    向性妙师太学会延迟不倒的秘诀后,给一上一下的锻压着,林乐承受着巨大的冲击力,稳如泰山,一柄爱爱,如钢似玉,和她继续打了个平手。

    第三局。

    第四局。

    第五局。

    第六局。

    到第七局,一股股滚烫的甘露,与一股股汹涌的泉流交汇着,一齐到点,将古诗艳的阴柔邪火彻底燃烧完毕,林乐的第一局,才算是正式宣告结束。

    十几位女病人中,就算她内能最为沉厚,看看时间已过去一小时,到十一点了,业务繁忙,不敢耽搁,躺在床上,喘息片刻,悄悄说道:“古姐,小弟内能还充足着,请你去敲一敲1号房的门,领我进去,和冷老师也草上几局,草着好耍,行不?”

    古诗艳尽管邪火燃尽,却意犹未尽,恨不能将仙界奇珍回收至狗屠场,日日快活,夜夜好耍,却转念想,一个嫩娃,不属于自家专有,能让病友们同乐,来个皆大欢喜,增添些情趣,住院也不嫌单调嘛,迟疑片刻,满口应道:“好,我去叫门,你随后跟着进来。”

    再说冷怡自从吸入异界奇香,一直有点恍兮惚兮,斜靠在床上,看了一段连续剧,灭灯后,闭上眼,到十一点还翻来覆去睡不着,眼前晃荡着林乐的影子,暗自揣摩着,真要照他所说,今夜挨个的掏窝,自家那道坚固的防线,到底会不会崩溃哟,正心上心下的,忽然有人敲门,不禁一惊,哎呀,还不知是谁,巢穴里居然咕嘟的,又一股水资源,莫名其妙的涌出来,作为人民教师,好羞人喽。

    “冷老师。”古诗艳压低嗓门叫道。

    “古大姐,这么晚,有事吗?”冷怡一听是她,不知是庆幸,还是失望呢。

    “请你开门,有点小事。”

    既然是隔壁病友,冷怡仅穿了里衣衣,小裤裤,刚将门拉开一道缝儿,古诗艳庞大的身子挤了进来,她身后一个黑影,一时没看清是谁,也紧跟着进了门,不禁失声叫道:“咿呀呀,来的是谁?”

    “嘘,别人都睡了,小声点,”古诗艳顺手带上门,“莫怕,林乐进来了。”

    “古姐,你搞啥名堂哟?”尽管没开灯,月色下,春景暴露在男人面前,冷怡羞的不行,赶紧钻进被窝,惊吓之余,花枝微颤着。

    “冷妹纸,实话说,刚才我俩在2号房玩了好几局呢,你要乐意草着好耍,也没啥关系嘛。”古诗艳坐在床头,语重心长的劝导她。

    “哎呀,这种事,还多个一齐玩,有人知道了,岂不羞死哦。”冷怡说着,赶紧拉起被子蒙住脸,不敢露面了。

    “冷老师呀,说不定你家男人也在外边随便的草,偶尔乐上一乐,生了娃后,有个环环作保险,怕啥呢。”听她声音无比的娇弱,林乐估计有戏,小手手神速的探入被窝,一把拿了极品咪咪,揉着搓着,心里咯噔一下,哎呀,好温软好娇嫩哟。

    “林乐,玩笑归玩笑,请你放尊重点。”给拿捏着,冷怡明白自家的弱点,就是禁不住直接的侵入,电闪的当儿,柔弱的咪咪,仿佛碎了,化了,嘴上反抗,身子却没反抗的力气喽。

    “唉唉,同乐同乐,何必扭扭捏捏的,”古诗艳顺手揭开被子,起身说道,“你们好好玩上几局,我不打扰,过去睡了。”出去后,轻轻带上房门。

    古诗艳走后,林乐不再客气,拿出土豪的气势来,随手将被子扔下床,豪迈的道:“呀呀,我和过去的班主任,还玩过许多场呢,冷老师,一齐草着好耍,除了古诗艳,你知我知,哪能曝光嘛,来来,让乐子好好爱一爱。”言罢,有些粗鲁的把她薄衣衣啦,罩罩啦,白色圣洁的小裤裤啦,通通扒了,垃圾一般,顺手扔下床,扑上去,伏在她胸前,小猪猪的嘴,吭哧吭哧的啃咬着。

上一篇:第267章 草花仙大战拈花医之十一 下一篇:第269章 草花仙大战拈花医之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