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草花仙大战拈花医之十八

    “莫非乐子不敢么。--”越不容易搞到手的的,越能吊足胃口,而房里可心的美人儿,也不知她的来历,即便刀架在脖子上也顾不得了,于是咔嚓一声,将钥匙插进去。

    差不多同时,宋春见电梯口出来几个男人,身形干练,动作利索,拨通林乐的电话:“喂喂,注意,有几个人上了三楼。”

    林乐以为是官儿杀回马枪,不敢大意,闪身躲进女卫生间,几分钟后,探头一望,见几个男人,一看就知道是道上的,由护士长小陈陪着,站在17号门口,正在询问着什么,才知道这李慧芝非同寻常,等几人离去后,不敢再去开门。

    计划美中不足,有个美人儿漏网,林乐依然满意,回到38号房,一觉睡到天亮。

    仙人弟子斗智斗勇,神不知鬼不觉的,大败拈花邪医,可以出院了,第二天,还装疯卖傻的,待在病房里偷乐着,想看看战局的效果嘛。

    1号房的冷怡,月子里落下的腰酸腿疼,原本属于妇科小毛病,吸收了仙界的异能热力,也不知为哈,胜过打针吃药,第二天一早起来,神清气爽的,伸伸腿,弯弯腰,哎呀,啥样的问题也没了,心态也随之改变,暗自想到,就算男人在外边乱来,也是自家从生娃以后,有些性的冷淡,经常把他拒之门外嘛,一夜过后,这傻乎乎的乡下娃,重新激起了她生活激情什么的,只希望早点回家,好好的配合男人运行喽,于是提早办了出院手续。

    2号房的古诗艳,一位著名的女汉子,长年累月的杀狗卖,挣了大钱,一声招呼,就能左右城里的狗肉价格,可日日站在血水里,慢慢觉的不适,任凭狗贩子们如何雄强,三天两头的草着好玩,对她的腰腿风湿,也没能起啥作用,可夜里和仙人弟子运行了几局,让浑厚的仙界异能冲击着,第二天醒来,踢踢腿,伸伸懒腰,哎呀,怪了,数年的慢性病,不用按摩针灸,居然给治好了,于是欢喜不尽,因挂念着生意,想尽快出院,下楼办手续去。

    3号房配送海鲜的罗小凤,因车祸小腿骨折,手术后住在康复科,已过一月,能下床走路了,本来可以出院的,却回忆着男人手机上的含糊短信,恨意未了,更气愤的是,自从住进医院,男人从来没过问,一定是移情别恋嘛,想拖延些时日,等出院后去民政局离婚算了,夜里和那乡下娃草着好玩,纯属报复行为,可运行了几局,舒爽的不行了,才有所感悟,结婚多年,强势的过了头,经常以扣他的床上伙食,来操控着家里的经济大权,甚至三番五次的在床下给跪了,才偶尔给点情面,允许上去草上个一两局,也实在是造孽兮兮的,在外边乱来,理无可恕,情有可原嘛,于是重新燃起了美好的希望,放弃了离婚的念头,风风火火办了出院手续,上三楼收拾行李,打算回家重新和好了。

    其余美妇人,除了脑梗的老太太和那李慧芝,都有所感悟,却无从回报,要出院的,不出院的,不约而同,一大早涌向38号门外,叽叽喳喳闹个不停,相互一听,哎呀,情况类似嘛,不便说破,却心知肚明,笑的更欢了。

    林乐被吵醒过后,听出是妇人家的声音,打开门,哟喂,给一大群新的相好围着,大的英雄一般,飘飘然的,仙人弟子的虚荣心,及时得到满足,自然不用说喽。

    古诗艳在外边久经征战,对这方面的事儿,最是口没遮拦,哈哈笑道:“姐妹们的小毛病,连医生也治不断根的,却给你一夜间治好了,这康复科要你来办,生意会更红火哟。”

    其余的新相好,嘻嘻哈哈的,纷纷附和着。

    再说郑天豪值完夜班,本来可以回家休息了,却对昨夜康复科的一系列怪异现象,百思不得其解,趴在办公室桌上睡了一觉,醒来已经天亮,打算上三楼再巡查一番,非要闹个明白才离开医院,上楼后,忽然听得一阵喧哗之声,再看值班室,两位护士也不知为哈,还趴在桌上睡的正香呢,到38号病房外,朝里一瞅,唉唉,大群的美妇人,其中不少是不接受全方位按摩的,正围着林乐有说有笑的,不禁面色一凝,严肃的道:“各位,请小声点行不,医院也是公共场所嘛。”

    妇人们回头见他来了,伸伸舌头,啥也不说了,表情怪怪的,捂着啥秘密一般。

    郑天豪询问几句,问不出所以然来,更加相信,这林乐多半和她们有了某种亲密的链接,却抓不着什么把柄,回到办公室,喝了浓茶,想清醒清醒头脑,却越来越糊涂,细细回忆焉割计划的实施过程,每次输液,明明是自家亲手将玻璃瓶挂上去的,药物剂量之重,想来都有些后怕,表面看来这乡下娃差不离是个妹纸了,为毛还有功能,把自留地里的美人儿逐一的给办喽?又自我安慰道,唉唉,多半是虚惊一场,瞧他那土的掉渣的样儿,本事如何能超过拈花邪医哟。

    心上心下的,值过夜班,郑天豪有些困倦,走出办公室,打算驾着奔驰,回家休息了,刚站在门口,忽见两三个医院的临工,秋风黑脸的,抱着大把的床单,正在朝电梯口走去,随口问道:“前天刚全部换了床单,你们忙乎啥呀?”

    一位大婶应道:“看嘛,多半是一齐约过,小姨妈同时来的。”气呼呼的扯开,上边现出一团不规则的美丽图案来。

    郑天豪心里一惊,沉声问道:“几号房的?”

    大婶一边走,一边答道:“从1号房到16号房,除了那老太太,通通的弄脏了。”

    郑天豪眼前一黑,感觉天旋地转,一头扎进办公室,掩上门,哇的,吐出一大口鲜血来。

    过了半小时左右,终于稳住心神,再回38号房,却见那土包子没了人影,一问护士长小陈,说是已经出院了,不由的雷霆打发,吼道:“没经过我的同意,你们为毛要放他走?”

    小陈无比委屈的道:“他走前,结清了所有费用,我们没理由拦着,这是病人的权利嘛。”

上一篇:第273章 草花仙大战拈花医之十七 下一篇:第275章 再回鹤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