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故地重游

    然而,草神门弟子,一旦看准目标,就一追到底,不到手不罢休,接连几次,碰了一鼻子灰,却从没想到要放弃。||

    而胡一粤的社会关系极其简单,在家里除了他林乐,几乎没别的盆友,几天后,姑娘的防线,又放开一道口子,给了他电话号码,一个住楼上,一个住楼下,入睡前,拨去电话,嘻嘻哈哈闲聊一阵,互道晚安,才甜甜的进入梦乡。

    上午,胡一粤在三楼的阳台上练功,林乐就在四楼阳台上往下探视。

    有时,行功完毕,透过浓密的香樟树枝叶,见楼上的他正傻乎乎的冲她笑,也忍不住报以微笑,一对酒窝,好深好深哟。

    出租房内,打工仔们白天忙活,夜里回去睡觉,见新来的室友既不上班,也不做生意,成天困在房内,怀疑是逃犯,暗中提防,把贵重物品都带着去上班,还想报警呢。

    林乐对室友们并不在意,而出道以来,给许多男人戴上绿帽,几次遇险,有了职业的警觉,时时留意周围的动静。

    一连几日,和胡一粤在公园里练功,总有一两个黑影,不远不近的跟着。

    到某日,一辆汽车在单元楼下停住,下来两位陌生男人,鬼鬼祟祟的,朝楼上不停观望。

    宁静的高档小区,从此暗含杀机。

    不敢久留,计划在两三日内,和胡一粤完成最后的亲密接触。

    几天的相处,知道这胡一粤定力非凡,软硬不吃,却有个极大的弱点,某日,她家来了个表哥,喜欢喝酒,陪着喝了一小杯,下午在公园里练功,脸上还泛着红晕,招式也完全走样,于是心里清楚,这巨型美人儿极怕沾酒,一沾就醉。

    他又想起何雅美,想起烤肉吃的丛林浪漫夜。

    一天下午,悄悄去菜市上高价买来野兔肉,烧烤串子以及调料,二两装白酒,陪胡一粤在公园里练功后,漫不经心的道:“胡姐,我乡下亲戚带来块新鲜野兔肉,约你去毗河大桥边的松林里做烧烤吃,乐意不?”

    胡一粤有些贪嘴,爱吃麻辣,也没细想,一口答应。

    徒步走向松林,途中,林乐故意垫了垫脚尖,和她比高矮,“看呀,乐子不及你肩膀,要说耍盆友,羞死人哟。”

    胡一粤只管大步走着,轻轻一笑:“你这厚脸皮,有自知之明就行。”

    过毗河大桥,钻进松林,已是傍晚,夕阳的余晖笼罩在树冠之上,朦朦胧胧的,恍若梦中,林乐沿着过去做烧烤的老路,走在前边,回头笑道:“夜里钻林子,不害怕么?”

    胡一粤以甜美的女中音答道:“其实,胡姐从不知怕的滋味,从小学到中学,身边一直有许多男生紧跟着,你能猜出为什么吗?”

    “很简单,你既美丽,又可爱,引得他们来追求嘛。”林乐趁机拍马道。

    “错了,不是他们来追求,而是跟着我,寻求保护呢。”胡一粤得意的道。

    “哎呀,女侠的名号从小就叫响喽。”林乐放慢脚步,跟她肩挨肩的。

    “啥女侠不女侠的,我从小爱打抱不平,对社会上的事,向来不喜欢过问。”一路走一路说笑,胡一粤慢慢放松了警觉,把他当真心盆友了。

    还是过去做烧烤的林间空地,在那儿,一团柴灰,还没被雨水冲刷干净,跟何雅美睡在火堆边的一幕,又浮现在林乐眼前。

    俩人分头行动,扯来干草,抱来干松枝,搭起木架,挂上野兔肉,点燃篝火,一边翻烤,一边闲聊。

    夜幕渐渐降临,松林里暗黑一片。

    篝火越来越明亮,胡一粤的脸蛋儿给映照着,红扑扑的,显的妩媚动人。

    故地重游,气氛依然无比的浪漫。

    烤熟一块野兔肉,林乐亲手塞入她大嘴里:“给,先尝一尝。”

    “我自己来,”她抢过竹签,吧唧吧唧嚼着,几口就吃掉了大半,“真的好香。”

    “让我也尝一点嘛。”他接过竹签,和着她的口水,将剩下的一口吃了下去,这正是跟何雅美玩过的游戏哟。

    “哎呀,我吃过的,怎么行呢。”胡一粤抹抹嘴角,叫道。

    “姐姐吃过的,小弟吃的更香。”

    “又来了,还想打歪主意,小心挨打哟。”胡一粤用竹签轻轻抽着他鼻尖儿。

    “胡姐,就算乐子真心喜欢你,也不敢打歪主意了。”林乐嘿嘿笑道。

    “还要贫嘴。”胡一粤抽了一根茅草,又轻轻抽他一下。

    一边说笑,一边翻动木架子,没多久,野兔肉熟透了,俩人大快朵颐,吃的嘴角流油,没多久,林乐不失时机的摸出小瓶的白酒来,递给她一瓶道:“姐,来来,一人一瓶,你是女侠,不许推辞,”率先打开一瓶,咕嘟的喝下一大口,叹道,“唉唉,真是好酒。”

    “琼浆玉液姐姐也不喝,”胡一粤当然明白自家的弱点,“拿去,你自己喝完。”

    “姐咋不领情呢,要不,你喝一小半,行不?”林乐殷勤的劝道。

    胡一粤自小家教甚严,极少出来玩乐过,在篝火旁吃烧烤,本来就感到新鲜,禁不住他劝,拿出女侠的气概来,应道:“好,喝就喝,又不是毒药,怕啥。”说着,咕嘟咕嘟,仰脖就是一大口。

    “咿呀呀,”林乐朝她竖起大拇指,“姐姐真豪爽哟,不亚于大的男人嘛。”

    胡一粤喝下去,皱皱眉头道:“唉唉,好辣的酒,喉咙真不舒服。”脸蛋更红了。

    “来来,吃点兔肉就没事了,”他关切的递给一串子肉,看她一口一口的吃完,又问,“姐,能猜拳不?”

    “我们女人,有几个能猜拳呢,”胡一粤将酒瓶塞过来,“受不了啦,剩下的你喝吧。”

    “不会猜拳,来剪刀石头布嘛,谁输了,谁喝一瓶盖酒,胡姐,敢不敢来嘛?”林乐退还给她,激将道。

    胡一粤已经不胜酒力,却生性好胜,加上艺高胆大,最不愿听别人说她不敢二字,于是挽起衣袖,娇声应道:“以为胡姐怕了你不成?来,比一比嘛。”暗自想到,自家上学时的剪刀石头布,曾经赢了不少的同学哦。

上一篇:第279章 亲密往来 下一篇:第281章 蛋碎的疼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