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初次上车

    此学员年纪不大,着装淡雅,虽是山峰不见凸起,美臀不见鼓胀,却身材苗条,模样清纯,叫仙人弟子一眼见了,就涌出怜香惜玉的柔情蜜意来,恨不能将亿万个邪恶的蝌蚪什么的,其中的一条,给她弄个胀鼓鼓的娃包悬着,也让身子的一部分,有个大的凸起嘛,于是一柄隐藏着的爱爱,继续伸展,变的尺把长有余了。--

    “周晓茹,你来的早哟。”李若兰招呼着。

    “李姐,你更早嘛。”其实,周晓茹是个在校大学生,此时进入实习阶段,在城里上班的同时,休班时间,报名学驾,以便适应今儿个的汽车社会嘛。

    “周姐,请吃瓜子。”林乐付了茶钱,捧出瓜子糖,递过去,小指头顺带在她手板心里抠了一下子,不禁怦然心动,哎呀,好温软的小手手哟,挨的近了,吸入一股青春的芬芳,见这周晓茹眉毛淡淡,鼻梁秀气,嘴唇鲜活,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意,无比的可人,暗暗发誓,一定要在学驾期间将她办掉哦。

    “谢谢,我自己来。”周晓茹一位在学校里出了名的清纯玉女,不仅有老师打歪主意,身后追求她的男生,更是排班站队的,无论师生,都想通过给点物质生活方面的实惠,占到些便宜,于是对林乐的殷勤,嗤之以鼻,脸上的笑容凝固,将他的茶钱和瓜子糖,一概拒绝,自家掏钱给了,挪了把竹椅子,远远的坐下来。

    临近八点,又一位黑长妇人,大约三十几岁,大步跨入训练场,叫人粗略一看,还以为是山窝窝里挑红苕玉米卖的,还没到树荫下,就远远的叫着:“咿呀呀,今儿个谁叫了位小帅哥陪练哟。”

    “徐姐,来晚了。”李若兰招呼着。

    “咿呀呀,今儿个还有位黑珍珠姐姐来学驾校呢,”林乐学着她的口气,高声叫着,等走近了,细细打量,哟喂,此妇人面色黝黑,眼珠黑,眉毛黑,两片肉嘟嘟的唇,色泽深红,唇纹清晰可见,一笑,露出一口洁白如玉的牙齿,蛮好看的,身高一米七左右,属于丰盈结实型,山峰高耸入云,小肚肚圆润厚实,美臀状如磨盘,阴柔内能,明显旺盛着嘛,打心眼里喜欢着,殷勤的给了茶钱,捧了瓜子糖,“姐姐,小弟不是陪练,也是学员呀。”

    “尼玛的皮皮,小组里尽是妇人家,五毛钱的伙食费,都算的清清楚楚的,你看人家大的男人,是如何的慷慨豪爽哟。”黑妇人嗑着瓜子,扫了俩位学员姐妹一眼,哈哈笑道。

    李若兰和周晓茹听了,楞她一眼,怪不自在的。

    “姐姐,还不知你高姓大名呢?”林乐问道。

    “我姓徐,名胜男,家住乡下,两口子在城里市场上卖鸡。”徐胜男爽快的应道。

    “徐姐是个鸡贩子哟。”李若兰嘻嘻一笑。

    “你李若兰成天凑麻将组合,和一个人贩子,差不离的。”徐胜男回敬道。

    林乐凑着热闹,和三位女学员嘻哈打笑一阵,很快打成一片,熟悉的很了。

    到八点过,刘心武才驾着一辆破捷达进了场,挥挥手,叫学员上车。

    几位妇人,争先恐后的抢驾驶位置。

    “你们坐后面,让林乐先学。”刘心武回头冷冷的道。

    估计新来的娃,一定塞了更多酒什么的,三位女学员不敢吱声了。

    八点过后,其它驾校的人车多了起来,刘心武叫林乐坐上驾驶座,以怠速慢慢绕场溜了一圈,将单边桥啦,起伏路啦,直角转弯什么的,大致提示过,说是由老学员带新学员,进步更快,下车喝茶打牌去了。

    林乐下了,坐在后座,左边挨着李若兰,右边挨着周晓茹,有师姐师妹陪在身边,感觉车内的气氛,实在是浪漫无比哟,对比之下,估计李若兰作为茶楼小老板,接触的人三教九流都有,难免摸摸搞搞,思想意识方面,一定先进的多,妇人家的马奇诺防线什么的,自然不那么坚固嘛,于是在行车过程中,向左靠了靠,腿挨着腿,亲热的道:“李姐,你的茶楼在哪条街,日后林乐也来照顾生意嘛。”

    “李若兰,他的意思明白木有?日前不来,日后来哟。”徐胜男一个鸡贩子,最为泼辣,抓紧方向盘,口没遮拦的开起玩笑来。

    “徐姐,我们都是过来人了,又不是没见过男人家的东东,日前日后,只要他肯来照顾生意,有毛的关系呀。”李若兰高声笑道。

    “哎呀,俩位大姐,说话文明点行不?”周晓茹听着三人的对话,脸上发烧,真想打开车门跳下去喽。

    “咿呀呀,徐姐和李姐,该文明点,不是日呀日的,是爱嘛。”林乐斜了一眼周晓茹,见她面上红霞飞着,明明是个呆萌嘛,心生邪恶之意,一柄爱爱,变的尺把长有余了。

    “哈哈,却不知小小的娃,不仅嘴甜,还会说笑呢。”徐胜男对新来的林乐,无比赞赏,开到了s路,也不知为哈,稍稍分心,砰的一声,捷达出了道路,撞在树上,将车内的其余三人,吓的个魂飞魄散。

    “真是的,你们这些个女刘芒,男刘芒,一齐学车,好烦人哟。”周晓茹的脸蛋儿,红的个红苹果一般,就差没朝他们吐口水了。

    “周妹,随便哪个姑娘,给男人家办了,也是迟早的事儿,说一说,并木有动真格的,有毛的关系哟。”李若兰言罢,挨着林乐近了,吸入浓浓的异界奇香,因男人近来公司里业务繁忙,一直没回家,身子荒废了多日,一直没给照顾着,更加敏感了,也不知为哈,竟莫名其妙,巢穴内酸酸的,胀胀的,痒痒的,阴柔内能,忽然的涌动,并不见丰富的水资源,几乎要咕嘟而出了,弄的整个的人儿,没了说话的底气,不再吱声了。

    车内顿时一阵沉默。

    徐胜男定定神,过了s路,目视前方,又高声说道:“李若兰,咋哑巴了?莫非给旁边的小娃,掏了要害喽?”

上一篇:第285章 报名学驾 下一篇:第287章 浪漫学驾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