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浪漫学驾之九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林乐沉声应着,怕有女人要进来解手手,时间紧迫,不再怜香惜玉的,使出蛮力,捧了她小巧的美臀,将整个的人儿捧起,使得她双脚离地,仙界异能很快提升了一二成,低沉的吼着乡间号子,以更高的姿态,更快的节奏,更强的力道,暴风骤雨般的运行着,而豪壮型和微小型的链接,无比的紧密,不留一丝儿缝隙,莫说是犀利的大进大出,就是轻微的往复,也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和刚才突入徐胜男的幽深,感觉完全不同哟,不是冲刷温泉澡澡,而是泥鳅钻洞一般,挤压的极其厉害,仿佛一柄爱爱,不释放一点异能,就要给胀破一般。

    “呜呜呜,坏娃娃,莫要弄死人喽,”仙界神器,尺度超常,每一杆子,仿佛直达脏腑,李若兰尽管身子娇小,巢穴狭窄,却年纪轻轻,弹性十足,无限扩张,尽心的容纳着,三二十杆子后,更多的血液,涌向动感地带,脑子一片空白,身子一轻,就要飞了,于是哼哼呀呀的,娇声叹道,“嗯嗯,姐姐有点那个了。”

    “好嘛,小弟来点厉害的,”哎呀,仙人弟子抱起妇人家的力气,和妇人家差不离呢,捧着李若兰久了,林乐手脚发麻,听得她就要穿越,担心没能草的舒爽,言罢,忽然的变招,就像劳斯莱斯的一档,节奏变慢,力道变强,使得动能的传导,产生出更大的扭矩,每一杆子,死死抵住花心,就算里边爬着万千条毛毛虫啦,鼻涕虫啦什么的,也通通的扫荡而光喽,缓慢的草作着,邪火所致,暴露出乡下小土豪的本相来,低沉的道,“尼玛的皮皮,这皮婆娘,扭扭捏捏的怕大东东,这下老实了嘛?”

    “嗯呢,”要命时分,李若兰不愿多说,咿呀呀,也不知为哈,极度的欢悦,说来就来,身子一紧,每一块骨头都在使力,手攀着可心的娃,双脚僵硬,忽然伸直,死死的一夹,阴柔的力道,很快胜过了对手,酥麻过了头,真怕死过去一般,让一柄尺把长的爱爱,尽量远离巢穴,忍不住柔声叫道,“呜呜呜,你还真行呢。”言罢,水资源涌动不止,和一股股滚热的甘露交汇着,双眼一闭,什么也顾不了,直上云霄了。

    再说树荫下牌局散去,外校教练和学员都吃午饭去了,刘心武见捷达还停在道上,以为俩人还在车内呢,想招呼着一齐吃饭,顺带把伙食费凑了,走过去探头一望,车内没人,正在纳闷,听得女厕内有些响动,门又紧闭着,大为惊奇,莫非那乡下娃吃了豹子胆,真敢光天化日的草着好玩哟,贴在门上一听,蛮有节奏的,正是草作之声嘛,却历练江湖,除了挣钱,对这类事儿,不愿多加过问,极为老道的钻进旁边男厕,等他俩出来再说。

    玩了一局,双方还没尽兴,却不敢在女厕里久留,李若兰稍作清理,拉上小裤裤,提起短裙裙,理了理柔美的短发,先一步开门出来,见外边没人,朝里边招招手,一齐回到车上,等候师傅。

    俩人初次沟通,关系更近了一层,坐在车内,正说些悄悄话,刘心武从男厕出来,装作数钱,自语道:“唉唉,手气顺一点,牌局却撤了,还好,赢回本钱,还赚了几十块呢,”上了车,娴熟的启动,开出训练场,见他俩脸颊绯红,额上冒汗,却装作没事一般,故作歉意的道,“只你俩人,得多凑伙食费了。”

    “没事,挑最好的菜吃,师弟买单。”林乐豪爽的道。

    “那好,我茶馆里很忙,不陪师傅吃饭了,有林乐在就行。”每次练车,李若兰最怕吃午饭,师傅喝好酒不说,点的菜尽是些山珍海味,得凑上百的份子哟,有了冤大头,又能节省些钱喽,进城后,到半途下车,步行回茶楼去了,走在街上,因草的舒爽,神采飞扬,步子极其的轻快,训练场女厕里的一幕,依然回味无穷,唉唉,尽管每天在茶馆里和茶客摸摸搞搞,红杏却从未出墙,这头一回,遇上个可心的娃,如何也值嘛,婚姻生活什么的,有所调节,以后和自家男人的运行,必然会增添些情趣喽。

    再说刘心武领着林乐进了餐馆,点了些大鱼大肉,来一瓶五粮液,一齐连干两杯,神秘一笑说道:“老弟,看不出你本事了得哟,在训练场就把女学员给办了。”

    林乐知道瞒不过,只好承认:“哎呀,练车有些乏味,弄着好玩,草着好耍嘛。”

    刘心武举杯道:“没事,草着好耍,不在我管理范围,随便咋弄都行,今日办了几位?”

    “两位,还有一位是徐胜男,”林乐碰了杯,大胆的道,“而那周晓茹和陈韵校长,思想堡垒,坚固无比,小弟却不太甘心呢。”

    “这有何难?”刘心武从包里掏出花名册,“名册上写着她们的电话,保存下来就行。”翻开后,才想起报名时贪图外快,任他挑选美人小组,科目二的倒车移库还没考,就练起科目三的场地来,不禁愣了。

    林乐保存了四位师姐的电话,见刘心武目瞪口呆的,问道:“刘老哥,小弟这般的草作,不会进派出所吧。”

    刘心武道出真相后,和他同时大笑起来,笑过后淡淡的道,“没事,单日练科目二,双人练科目三,你可以天天来,”又翻开花名册给他看,“你运气不好,目前科目二的小组,并木有美人窝哟,不过,只要稍稍懂些考试流程,花钱过关,不成问题。”

    一瓶酒去了大半,刘心武还挂念着周晓茹的学费,真来要求退费,也奈何不得呀,于是问道:“小弟,今日你没去碰那大学生,为哈把她惹毛火喽?”

    林乐心知师傅怕她退费,灵机一动,举杯道:“怕她不来练车,可以找李若兰去劝一劝嘛。”暗自想到,一个开茶楼的,能说会道,劝她回来练车的同时,对其它方面的事儿,开导开导,使得她的思想堡垒,有所放松,利于草办,何乐而不为呢。

上一篇:第294章 浪漫学驾之八 下一篇:第296章 浪漫学驾之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