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浪漫学驾之十

    刘心武拍拍他肩膀道:“想不到小弟这方面的本事高强,脑瓜子也特灵哟。”立马掏出电话,以不容置疑的口气,指派李若兰去做思想工作。

    酒饱饭足,林乐买了单,和刘心武分手,站在街头,给李若兰打电话,要她如此如此。

    茶楼那边,李若兰笑的个喘不过气来,这纯洁无比的学生妹纸,也该适应适应美好的生活嘛,同是一个小组的,乡下娃又不属于哪个专用,大家乐乐,彼此彼此更妙呢,满口答应着,还给出好主意,在开导有了效果之后,悄悄给他打个电话,选择时机,来个三人会面。

    安排完毕,林乐忍不住笑出声来,这唱双簧戏的玩意,和搞诈骗的骗取老人钱财,差不离呢,想到周晓茹梨花带雨的样儿,有些悲天怜人的,这白雪公主一般的好姐姐,若是一直恶心呕吐着,以后如何嫁人生娃嘛,就当做做好事,也该去草上个一两局了。

    再说周晓茹回到实习单位,依然恶心着,一柄鲜活粗大的爱爱,还一直在在脑海里蹦跳着,真像亲眼目睹了长刀杀人见血一般,同事打招呼,也不搭理,一头扎进单位的临时单身寝室,因吐的厉害,胃里空空,倒了杯白开水,就着早上没吃完的半个冷馒头,一点点勉强吃完,也不知为哈,多半是惊吓过度,内分泌什么的受了影响吧,小肚肚明明有些酸胀,去了卫生间,小的手手,如何也解不了哟,苦不堪言,暗暗的骂道,哎呀,在学校遭老师和男同学调细,出来实习,大的男同事,总说些没盐没味的话儿,去驾校基地,却无意间撞见了生鲜活色,莫非天下的倒霉事儿,全落到自家头上喽,而曾经向父母承诺,说是毕业以后,要独立自主,闯出一片天下来,照目前的情况,如何办的到哟,无比幽愤着,又蒙在被子里,呜呜咽咽的哭开来。

    正哭的伤心,电话响了。

    “晓茹妹妹,下午上班不?”是李若兰的声音,唉唉,比起那不要脸的徐胜男来,她毕竟要知羞的多嘛。

    “下午休班,李姐有事吗?”周晓茹清了清嗓子,问道。

    “哎呀,茶楼里下午没啥人,姐想出来逛街,妹纸能来么?”

    “好的。”周晓茹蛮喜欢逛街的,和她约定了地点。

    很快,师姐妹在城里的服装一条街碰了面。

    一方面要替师傅保住学费,一方面要替林乐促成美事儿,李若兰任务可谓繁重,虽说做思想工作的本事,不及校长陈韵,却极为老道,见面之后,一切不提,只是和周晓茹手牵手的,挨个的逛着时装铺子。

    半小时后,欣赏过许多今夏的流行款式,虽然一件没买,周晓茹心情舒畅了许多,小肚肚也没那么酸胀了,找到公厕,终于解了个小的手手,出来后,沐浴着下午温暖的阳光,面上也有了些血色。

    李若兰见她有了笑容,手牵手的继续逛街,漫不经心的拉起家常来,将过去的初巢啦,和男人的第一次啦,结婚啦,妊娠的反应啦,生子啦,其中的苦与乐,细细的道来,还特别的提到,结婚以前,对那方面的事儿,极其惧怕,一想到男人家的爱爱,就有些恶心呕吐,和别的几个男人接触过后,有了比较丰富的运行经验,以后的婚姻生活什么的,才变的无比丰富多彩哟。

    周晓茹默默的听着,默默的叹息着,对自家蝌蚪过敏的巨大缺陷,一直心知肚明的,哎呀,尽管思想道德的境界,纯洁到了圣洁的程度,可真要如此过活下去,以后莫说是独立自主,成就事业,连嫁人生子,也是困难重重哟,不知不觉,黄金宫殿一般的防火墙,慢慢的起了些微妙的变化,暗暗的设想道,既然下边那宝贵无比的膜,已经在大三时给同届的帅哥给破了,能否像李姐所说,在嫁人以前,找个豪壮的娃,以大无畏的牺牲精神,冒死一搏,适应适应甘露什么的,对将来的美好生活,说不定非常的有利哟,闪念过后,吃了一惊,咿呀呀,进了社会,莫非思想改变,有些银当喽。

    再说林乐游荡在另一条街上,估计李若兰的思想工作,须得较长的时间去做,闲来无事,随便的跨入一家书店,信手取下些书报杂志,翻看起来。

    虽说一个乡下娃,在学校里一直是差生,一般的文文,还读的懂哟。

    其中一本杂志的封面,吸引了他的注意:

    爱青千回百转处,我做女膜修补术

    读了那一段文文,不禁抿嘴笑了,哟喂,过去在乡下,只听说能补锅,补衣服,今儿个的科学技术,发达的不行,连那方面的部位,也能修补喽,灵机一动,若是能将那周晓茹爱上一爱,怕她伤心,完事后给她读了,也去做个手术什么的,也算做了又一件好事嘛,于是掏钱买了,揣进裤袋,继续翻开。

    一本小说,封面精美,又吸引了他的注意,一看,《罗威的森林》,小热笨写的,叫什么村上村树,试着读了几页,哟喂,尽管读着,不太舒服,可是写草着好玩,还真有些含糊劲儿,正适合周晓茹之类的学妹情调呀,一位仙人弟子,各种类型的美人儿要办,方方面面的知识也要学学嘛,于是毫不犹豫的掏钱买了,出了书店,一边走一边看,又有点后悔不该买了,咋说呢,其文文的水平,比起今儿个的泱泱大国,许多大作家,差的远哟,为毛就那位魔焰什么的,臭大粪一般的不如,写的文文,故弄玄虚,装模作样,极少看过,只是合了洋人的胃口而已,才能出风头呢。

    走过一条街,穿过一条巷,挂念着可怜的周晓茹,没多久,电话终于响了,一看,正是李若兰打来的。

    “喂喂,李姐,你在哪里,事情办的咋样了?”

    “蛮不错的,我借口上厕所,给你打电话呢,快过来,就在服装一条街。”

上一篇:第295章 浪漫学驾之九 下一篇:第297章 浪漫学驾之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