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临战前夕

    临到此时,林乐邪火旺的不行,一柄豪壮的爱爱,伸展的尺把长,莫说警棍,就算子弹上了膛枪杆子抵在头上,也不愿放弃眼前的机会了,既然尊敬的所长正处于运行的平台之上,还怕什么呢,于是嘿嘿一笑,迎着警棍扑了上去,一柄豪壮的爱爱,隔着裤裤,直接顶在她下边,豪不客气的擂呀擂的,并做起了最后的思想工作:“咿呀呀,邓大姐,人啦,就那么回事,有啥大不了的嘛。||”言下之意,你身为所长,还是个阴柔内能沉厚的妇人家,该干点啥,就莫要太过克制,以免内能长时间的压抑着,水资源流淌不畅,弄出个什么妇科的毛病哟。

    “唉唉,你这林乐,胆子真不小哦。”一柄尺把长的爱爱,好似极其坚实的警棍一般,给毫无礼仪的顶撞着,邓定秦最后一道坚固的防线,终于不攻自破,长叹一声,言语里有了淡淡的容许放肆之意,木有见着裤裤里边的实物,更木有直接运行,却感觉那豪强的气势,比起斯瓦辛格以及肌肉疙瘩极其显眼的刀锋战士什么的,还要高一两个档次似的,打心眼里服了,暗自惊奇之余,无比愁怨、幽怨、哀怨的巢穴,好似有无数个林乐的小手手正在搔着痒痒一般,仿佛不立即寻一只警棍大小的什么东东进去扫荡一番,解不了恨似的,说着,手腕一松,警棍滑落在地,任随他试着解开皮带的扣扣,也装作木有力气反抗了。

    如此信号,作为老手,岂有不能领会之理?哎呀,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到了这一光荣而伟大的时刻,林乐的欣喜之情,无以言表,就算西门庆什么的穿越过来,也难以细细的述说哟,见她面上红霞飞着,红一块白一块的,摇摇晃晃,站立不稳,喝醉了酒一般,估计阴柔内能已经到了某种运行前的巅峰状况,此时就是傻子李二娃前来,也能叫她就范喽,然而作为疑犯,长时间的被困于黑屋子中,有些毛火,此时不戏耍戏耍亲爱的所长一番,以后哪里有绝佳的机会喽,于是邪恶的一笑,小手手光明正大的解了扣扣,朝里边一掏,哟喂,手心手背都滑腻腻的,却又很快缩回来,故作吃惊的道:“哇塞,如此丰富的水水,所长莫非想要润滑着什么,干点高兴的事儿呀?”

    “小混蛋,明知故问,想招惹警长呀。”尼玛的皮皮,临到运行前的要紧时分,还要戏耍老娘一番,邓定秦终于尝到这小子的厉害,迫不得已,彻底放下了所长的面子,主动出击,哗啦一声扒了他的裤裤,露出一柄猩红耀眼的爱爱来,瞧那尺度,真和一柄警棍差不离呢,看在眼里,爱在心里,不由得手心痒痒,羞答答的小姑娘一般,握了它,不轻不重的试运行了一番,噫,咋啦,稍稍的一动,就像草鱼棒子一般的弹跳起来,神气的不行哟。

    “嘻嘻,莫说警长,就是局长前来也敢招惹呢,亲爱的好姐姐,小弟的东东还凑合着吧?”林乐一面应着,很专业的小手手,用了三五秒的功夫,将什么警服啦,里边的衣衣啦,精致的罩罩啦,以及长的裤裤,小的中号粉色裤裤,所有乱七八糟的武装,通通的给扒了,就像疑犯的证物一般,随手弃之一旁。

    “呜呜,唉唉,凑合什么,我们这样做,恐怕不太好吧。”临战前戏,邓定秦喉咙里咕嘟咕嘟,语音也变的模糊起来,解除所有武装之后,毕竟身为所长,有些不好意思,软软的滑倒下去,想要临阵脱逃一般。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有啥好不好的,好姐姐,我们算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嘛。”林乐言罢,尽管仙界异能已自行提升到了八九成,毛火的不行,却耐着性子,将她轻轻的放在地上,习惯性的,在运行之前,细细的鉴赏了一番。

    地面干干爽爽。

    哇塞。

    哟喂。

    哎呀。

    尼玛的皮皮,木有想到,身为所长的邓定秦,身穿警服,风姿绰约,仪态万方,却仅是透出慑人的妇人气质而已,里边的真实内容,让嫌犯们见了,也不知有多少人会为之癫狂哟。

    标致的脸庞,眼里燃烧着热烈的火焰,直直的,勾勾的盯着他,一张平日里极其平淡的嘴唇,此时也极度充血,犹如抹上了一层厚厚的胭脂。

    脖颈均称,露出深处暗蓝的静脉,而表层的动脉,因血流加快,微微的鼓荡着。

    脖颈之下,是两处著名的、让天下男子为之失魂落魄的地带,高高耸立,颤颤巍巍,美好风光,一觅无余,大的轮廓,大的构架,大的峰巅,相比不入流的那些个萝莉啦,粉莉啦,丝莉啦,尖下巴小骨骼的,显的无比的大方、大气、大种,好似可列入世界地质文化遗产的特种地貌,至于叫做什么,林乐此时因邪火直冲脑瓜子,千百种名称,一时想不出哪一种来,其色泽白里透红,极其粉嫩,仿佛随意的一揉一搓,就要弄出些水水一般,却又绵柔厚实,充血状况之中,随意的弄着,很带劲儿,恨不得一口吞了下去。

    山峰之下,是一片凸凹有致的动感地带,腰肢柔韧有力,肚腹稍稍内陷,和一位短跑名将差不离的,小手手在上边轻轻滑动着,感觉极其称手。

    再下边。

    再下边。

    细细的鉴赏着,若是随意的描述,恐怕对尊敬的所长,大为不敬哦,除了林乐本人,除了那位和她离了婚的前夫之外,木有谁了解过核心地带的美妙风景了。

    “呜呜,嗯嗯。”此时,邓定秦完全失去了平日的威风,将自己的每一处角落,无私的坦露给这邪门的乡下娃,逆来顺受的躺在地上,微闭双目,一动不动,只等着活的警棍什么的,突入、侵入、陷入不可测的幽深之中了。

    “尼玛的皮皮,哼哼什么,又不是不给你来点厉害的。”身为嫌犯,忍气吞声了好久,林乐在运行以前,彻底露出了乡村邪少的本相,手持一柄尺把长有余的爱爱,得意洋洋的朝她晃了晃,大咧咧的骂着。

上一篇:第319章 无理纠缠 下一篇:第321章 违纪违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