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捞人

    林乐出道以来,镇长、校长、董事长、所长也沟通链接过了,可要跟副市长攀上关系,凭着乡坝头的言谈举止什么的,如何能沾着她的一根毛毛哟,连连摆手道:“算了,人家一位副市长,老百姓见一面都难,想要沟通,想也不敢想哟。”

    潘伊红话锋一转:“既然如此,也不勉强,公司开张,潘姐可利用过去的老关系,从其它渠道替你拉些生意,不愁赚不到钱,”又淡淡的一笑,妩媚的双眼里流露出某种深意来,“不过,姐帮你的忙,莫忘了常来鹤巢聚一聚哦。”

    林乐朝她蛮腰上边靠了靠,心领神会的道:“哎呀,就是潘姐不帮这个忙,小弟也会常来聚聚,温习功课嘛。”

    世上除他能一齐玩喜结十二雕,别的刀锋战士什么的也不行哟,此言一出,正合潘伊红之意,却轻描淡写的道:“暗道的钥匙在你手上,随时来,潘姐随时欢迎。”

    沙发上,俩人亲密的靠在一起,就公司开张那天的一档子事儿,做了些初步的构想。

    潘伊红当然明白,商场如战场,今儿个不是有资金有能力就能辉煌腾达的,还有更多决定性的因素,无名小辈想在城里立足,更须得多重关系不可,铁了心要帮他,却又不便抛头露面,于是决定,等他的新公司开张那天,暗中向政界商界的相好们以及闺蜜们通个气,叫来捧一捧场,凑凑人气。

    “唉唉,小弟的所有一切,都是你潘姐一手扶持的哟。”林乐听了她的安排,怀着感激之情什么的,凑着那娇艳的红唇,给了个热热的吻吻。

    “凡事莫要张扬,”喜结十二雕的一一温习,潘伊红的阴柔内能消耗到了极致,神清气爽,身子绵软,将他搂在怀里,“若是有人问起你我的关系,就说你是我老家的侄儿,千万莫要漏了嘴呀。”

    林乐自然明白,一位极品妇人,身居所谓的上层社会,和自家一对一的私下沟通链接倒是随心所欲,在她的圈子内必然有所顾忌哟,于是拍拍胸口应道:“小弟又不是傻子,当然知道该怎么说嘛。”

    离开鹤巢,联系上陈道明,马不停蹄的在城里奔忙,复印资料,盖上一个又一个大红公章,事实上,自办证机关作了一番改革,简化程序之后,注册一家公司,并非想象中的那么复杂,门槛比过去也低的多了。

    在注册资金的问题上,在贺二哥没出狱前,怕陈道明暗中使诈,来个釜底抽薪,林乐多了个心眼,先行象征性的投了两万元。

    和陈道明分手,走在十字路口,回味着中医院里大败拈花邪医、一锅端了美人儿的战绩,以及驾校里一一搞定师姐们的美事儿,正想着该去找哪位相好乐乐,忽然手机响了,哟喂,是邓定秦打来的,莫非还敢在派出所里来上个七八局么?

    “喂喂,亲爱的邓姐,几天不见,想找小弟乐乐呀?”

    “呸,少来这一套,”电话那边,邓定秦又恢复了所长应有的威严,“你想办的事儿今儿个成了,我交代说你就是他的家属,带上身份证,赶快去监狱里接人吧。”

    “哎呀,真心的谢了,”林乐对着手机响亮的啵了一口,“好姐姐,日后用得着小弟的地方,随叫随到哟。”暗自笑道,除了一柄警棍一般的爱爱,还有什么用得着哟。

    邓定秦沉声骂道:“吊儿郎当的,小心邓姐掐了你的烂根子,前些天我和那万林已经见面,想试试看能不能凑合着过日子嘛,以后见面,若是不正经,非得再关你禁闭不可。”

    出道快一年,猜摸妇人家的心思,林乐已能够八九不离十的,估计在所里运行了十来局,邓定秦尝到滋味之后,阴柔内能彻底复苏,重又燃起了美好生活的希望什么的,嘿嘿一笑应道:“好,遵命,姐姐大喜的日子,切莫忘了请小弟喝酒哟。”

    “网开一面,放你出来,姐姐若有喜事,当然要送个大礼哟,不过,记住以后见面,木有我的家人,我们就以表姐弟相称哦。”

    不到一天就认了两门干亲戚,当了侄儿当表弟,林乐妇人家一般,噗嗤的笑出声来:“我这干表弟,尺把深的链接也有了,比亲的还亲哟,”刚要挂了电话,忽然想起什么,“姐,如今求人办事,一文不花,哪里行的通呀,我立马给你送点钱过来,去监狱里打点打点,行不?”

    邓定秦沉吟片刻,应道:“也行,我那老同学倒没事,别的干部总得表示表示嘛。”

    林乐挂了电话,叫了辆出租车,风风火火的赶往邓定秦所在辖区。

    再说贺二哥在道上混的久了,进监狱两三月,凭着铁骨铮铮,武艺高强,很快取代了过去的狱霸,成了狱中的新头儿,因熟悉法律,暗中操控犯人们与监狱管理层对抗,令管教干部头疼不已,却拿他木有办法。

    某日,管理层内一位干部休班期间,老同学邓定秦忽然登门拜访,一番叙旧之后,委婉的提到贺中富的名字,说是受人之托,来求行个方便,给此犯半个保外就医什么的,让他提前出狱。

    干部巴不得早将这烫手的山芋抛出去,老同学求情,做个顺水人情,何乐而不为呢,对这类事儿,轻车熟路,满口应道:“行,不出半月,可让他出狱,”半推半就的收了她塞给的厚厚一摞钱,“你我之间倒木有什么,里边的同事,包块监狱附属医院,都得打点打点呀。”

    一切在悄然进行着,过了几天,贺二哥被干部叫去单独谈话。

    后来,有人暗中塞给他一种能引起短暂心律失常的药物。

    不久的一天早晨,在狱中的广场点名集合之时,他当着众多狱友的面,口吐白沫,紧闭双目,轰然倒地,“突发”心肌梗塞,被送往监狱附属医院急救,很快,症断书下来,冠状动脉狭窄,窦性心律不齐。

    在医院里住了几天,回到监狱,竟稀里糊涂的得到了一张保外就医通知书。

上一篇:第323章 赚钱机会 下一篇:第325章 公司选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