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 丛林游击战之一

    贺瑞芳来自乡下,并不娇气,在草笼子里给荆棘扎着,草籽豁着,却不太自在,还没爬起,就愤愤的骂道:“锤子个董事长,一上来就动手动脚的,老娘下山去了。”

    林乐得势不饶人,继续搂紧蛮腰,还顺带捏了一把结实的美臀,为了工作的顺利开展,放下董事长的架子求饶道:“咿呀呀,瑞芳侄女莫要生气,就当我是你的小狗狗嘛。”

    陷在齐腰深的茅草里,近距离吸入浓浓的仙界气气,想要逃离,身子骨忽然间一软,酥麻酥麻的,连站起来的力气也木有了,给搂着蛮腰,捏着美臀,整个儿快要融化了一般,贺瑞芳语气也低沉了许多,“你这小狗狗要草着好耍,山下还有三位美人儿等着呢。”

    “唉唉,咋说呢,小表叔就喜爱你这样儿平常、身子骨结实的老侄女,就像蜗牛肉肉,美丽藏在壳里边嘛,别的美人儿还打不上眼哦。”感觉对方有点情况了,林乐的小手手触摸着她面上凸起的青春痘痘,还嫌不够,小狗狗一般的舌头,对着痘痘舔呀卷的。

    “锤子个小表叔,别的不行,嘴儿倒是蛮甜的。”俗话说女为悦己者容,一句话搔痒痒搔到心坎里,贺瑞芳无比的感动着,哎呀,尽管自家样儿平平,阴柔内能却无比沉厚,爱的热情胜似火焰,历来没把花枝招展的尖下巴城市萝莉放在眼里哟,听了林乐之言,妇人家的起码尊严得到了满足,也不知为哈,原本松动的道德防火墙有了些变化,使得极其宽厚的巢穴,咕嘟的,一大股汹涌澎湃的水资源,毫无预兆的流淌而出,顺着腿缝子,浸透灰色的小裤裤,沾湿黑色的长裤裤,更不自在喽。

    “哎呀,侄女也就莫要推辞了,小表叔除了嘴甜,锤子还蛮不错,尺把长的,打的透底儿呢,”估计火候差不离了,小手手及时的滑入她衣衣里边,插入罩罩,大胆的一掏,哟喂,老侄女身子骨结结实实,就那一对山峰酥软无比,好似两团热乎乎的嫩豆腐一般,不由的心神荡漾,一柄爱爱粗胀的不行,几乎要冒出火来,隔着裤裤,对着她柔韧的小肚肚,不停的顶着撞着。

    “什么锤子皮皮的,有多豪壮的一条草鱼棒子,老娘倒要亲眼瞧瞧哦,”贺瑞芳忽然翻身,七八十公斤级的人儿,母大虫一般的压在他身上,哗啦的扒了他裤裤,将一柄惹事生非的爱爱捉拿在手,嗅到一股更浓的异界奇香,鼻孔耸动,眼里暗芒闪烁,“哦哦,难怪如此大胆,本钱非同寻常哦。”

    “呜呜,老侄女好没道理,想枪尖人么?”给泰山一般的身子压着,林乐一时透不过起来,见她微微抬起,盯着下边的一柱子猩红,眼珠子也不转了,心里暗喜,直接提出了性的要求什么的,“唉唉,天时地利人和,让小狗狗好好的爱一爱你,弄着好耍,草上个一两局嘛。”

    “大的男人了,什么爱不爱的,不害臊啊,”毕竟是妇人家,价值天平什么的不尽相同,听他提出不太正当的要求,好像天生就吃了亏一般,贺瑞芳有些毛火,面色一凝,顺手扯了身边的一根带刺的青藤,呼啦一声,着着实实的抽在一柄爱爱上边,“有了像样一点的东东,就以为了不得喽?”言罢,气呼呼的站起身来,警惕的瞭望四周,生怕给人瞅着,不好解释哦。

    “哎哟,老侄女好狠心呀,”捂着下边,不得不提起裤裤,也四下望望,发现此地有些开阔,还没进入丛林纵深地带,于是拉起她就走,“走,我们爬到上边好好玩一玩嘛。”

    “玩就玩,有啥大不了的。”贺瑞芳面色赤红,血脉运行也到了极端状况,逆来顺受的,不愿挣脱他的小手手了。

    “唉唉,还是老侄女思想开通,人哪,就那么回事,脱了衣衣裤裤,木有两样,当然没啥大不了的。”临战之前,能如此淡定的答应他的要求,还是头一位呢,没链接沟通,就已是一对相好,林乐强压着异能邪火,和她一齐朝上爬着,提前有了一种心连心,身连身的感觉。

    “还叫老侄女,多难听,叫我姐姐就行。”跋山涉水对贺瑞芳来说,原本不是问题,可就像地下工作者,双方接上头之后,想到即将到来的一场巅峰对决,不由的血脉鼓胀,缺氧一般,呼吸变的粗重起来。

    俩人一边爬着山,一边揉呀搓呀,摸摸搞搞的。

    “好姐姐,小弟见着你第一眼就爱着了,也不知你那巢穴到底有多深哦。”

    “唉唉,待会儿你那尺把长的爱爱,试一试就知道了。”

    “好姐姐,你的水资源好丰富好丰富哦。”

    “还不是你害的。”

    “以后安心在公司里工作,小弟不会亏待你的。”

    “尼玛的皮皮,既为你挣钱,又让你草着好玩,想的倒美哟,别的三位美人儿呢,把她们晾在一边么,我可不信。”

    “咿呀呀,既然都一齐上班,就当是好姐妹嘛,还望姐姐做一做她们的思想道德工作哦。”

    “既然小弟胃口不小,行,一齐上班,大家乐乐,彼此彼此,都不会有闲话了。”

    ······

    ······

    俩位暗藏的老手,还木有实质性的沟通,嘴边的话儿,好像已经开局喽,这在过去的草花生涯里,也是从未有过的现象呢。

    不到半里路,俩人的邪火早已旺的不行,仿佛有个什么火星儿沾着,就要猛烈燃烧一般。

    “唉唉,还走啥,有人到这里也看不到我们,来嘛。”林乐实在熬不住,就要解除她的武装了。

    “哦,前边有个棚子呢,我们去看看吧。”即便有一张破床,也比野地里打滚强多啦,贺瑞芳拉起知心的董事长老亲戚,继续朝林子里钻着。

    “那一定是守林人的棚屋,夜里才会来人的。”盯着她那充血肿胀的两片暗红的唇,林乐猛吸一口气,仿佛喉咙里也伸出根舌头来,吧唧吧唧,用力的吸着卷着。

上一篇:第373章 战机 下一篇:第375章 丛林游击战之二